795:只能选一个

    郑通完全想不明白,也不敢去问,瞧着阴沉着脸的皇上,大气也不敢出,整个昭明殿异常的安静。

    二皇子来的时候,昭明殿可是十分热闹欢快的,现在郑通都很不能现在二皇子出现在这里。

    焦急的等待中,很快的穆逸就到了。

    “皇上,大皇子求见。”郑通上前回禀道。

    “宣。”司空穆晟坐在御案后,神色莫测的说道。

    “宣大皇子觐见。”郑通高声通秉道。

    很快的穆逸就大步金殿,跪地行礼,“儿臣参见父皇。”

    司空穆晟看着自己这个儿子,又看着郑通等人挥挥手。

    郑通心里明白,立刻带着昭明殿的宫人倒退出去,轻轻地掩上了宫门。

    “你起来说话。”司空穆晟看着穆逸说道。

    穆逸站起身来,看着父皇黑着的脸,一时间竟有些不敢直视,垂首站在那里,竟也不敢问宣他来做什么。

    或许他心里已经知道了,只是不敢开口。

    看着他这样子,司空穆晟冷哼一声,“看来,你已经知道我叫你来做什么了。”

    穆逸轻轻颔首,“是,儿子想到了,是为了穆蓉的事情。”

    看着儿子还算是明白,就道:“那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穆逸到底是跟着自己的爹长大的,父子之间的情分更深一些,就点头说道:“是,儿子知道,儿子伤了母后的心。”

    “既然知道错了,就应该去改正,你知道怎么做吗?”司空穆晟看着他问道。

    穆逸愣了一下,那句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看着他这样子,司空穆晟就有些明白云染的心情了,看着他就直接说道:“穆蓉已经被董家养坏了,你母后派了三个教导嬷嬷去,丝毫不起作用,不知悔改,依旧我行我素。这样的人,你确定你能把她教好?你确定她一定不会做对你不好的事情?你确定她能一辈子不给你招惹麻烦?”

    他不能!

    穆逸轻轻摇头,“儿子知道母后说的是对的,只是她毕竟是我妹妹,我实在是狠不下心来……”

    “所以不用你狠心,你母后替你做了。你知道她这样的决定要需要多大的勇气,明知道也许这样做了,会招来你的怨愤,可是为了你的前程她还是这样做了。穆逸,你不是小孩子了,分得清楚是非对错,也应该知道有些事情怎么去合理的处置。”

    “是,儿子明白。”穆逸心里都明白,就是过不去那个坎儿。

    这世上这世上,唯一一个血脉相连的妹妹,他真的没有办法视而不见。

    可是他也知道,穆蓉做的事情让母后不高兴了。

    “你想把穆蓉接出琼林苑吗?你母后说了,你若是想把人接出来随你。”

    穆逸愣了一下,然后就感觉到深深地不安来。

    母后的脾性他是明白的,若是母后说了这话,就是给了他两条路。

    要么是选择穆蓉,要么是选择母后。

    对上儿子纠结不安的神色,司空穆晟并没有继续劝说什么,只是说道:“你自己好好想想,然后给我说答案。”

    司空穆晟说完,就不再看儿子,而是开始低头看起折子来。

    滇西那边的军报隔几日就要送来,他也要时时的认真研究一下。

    大殿里安静下来,穆逸站在那里脸上带着几分迷茫。

    母后给他说的话,一字一字的在脑海里回放。

    又想起妹妹近乎于哀嚎的面容,求他救救董家。

    董家与太后对母后如何,他是知道的。

    他要是答应了穆蓉,他就再也没脸见母后了。

    母后最伤心的就是自己对妹妹的心软,是她不知收敛的贪婪。

    他其实心里都清楚,就是……就是舍不得这一份难得的血脉手足之情。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司空穆晟合上最后一本折子,晃晃僵硬的肩膀,道:“你想好了吗?”

    “儿子想好了。”穆逸开口说道,略有些昏暗的大殿里看不清楚他的神色,只有低沉颓败的声音回响。

    “说。”

    “儿子听母后的,我知道母后是为了我好。”

    司空穆晟长长的舒口气,“你既然想明白了,明儿个去给你母后亲自说。琼林苑那边并不缺什么,也没有人会对穆蓉不好,甚至于那两位教养嬷嬷依旧会继续教导她,但是她能不能悔改就不是你能决定的了,看她自己的福气吧。”

    “是。”穆逸应了一声,这话说出口,心底深处也有种难以言喻的轻松感。

    这种感觉他不知道怎么说。

    “穆逸,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你母后说的有道理,穆蓉已经被董家当成傀儡养歪了,很难再教养回来。我们放弃一个,却不能看着你被她带坏了。人这辈子,要做对的事情,你别糊涂了,反而让仇者快亲者痛。”

    “是,儿子知道。”

    “晚上就别走了,住在宫里吧,明儿个去跟你母后说清楚。我跟你母后认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她这么伤心的时候。”司空穆晟走下来,拍拍儿子的肩膀,“我们往前走的时候,总会扔下很多人,有亲有近,有恩有怨,你无须自责,你已经做到了最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

    “爹……”穆逸哽咽出声,“我知道我让母后伤心了,我知道自己是个混蛋,一点事情都做不好,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看着跟我一模一样的那张脸,我真的很难说出拒绝的话来。”

    “所以,董家成功了。儿子,你没有对不住她,你做的很好,百年后见了你爹娘你也能挺得起胸膛。至于穆蓉那边你就不要管了,你母后不会苛待她,就算是为了你,还是会让人纠正她,至于她想不想改正,就看她自己的造化吧。”

    “儿子明白了。”穆逸低声说道。

    司空穆晟跟穆逸一起走了出去,让穆逸去了偏殿休息,司空穆晟直接往关雎宫而去。

    进了屋子,安静的很。脱了大氅,径直往里走去,就看到云染还在帐子里睡着,只是睡梦中还皱着眉头不得舒展。

    司空穆晟坐在床边,伸手抚上云染的眉头,似乎要将那里的褶皱给抚平。

    云染猛地睁开眼睛,就对上了司空穆晟带着愧疚的眼神,迷迷蒙蒙的看着他,脑子一时有些混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