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这哥俩感情真好

    自从进了腊月,过年的气氛就越来越浓。

    今年以为滇西的事情,司空穆晟封笔晚了两日,等到他封笔之后,没几日就要过年了。

    除夕群臣盛宴,云染这个怀了孕的皇后,自然是受人瞩目。而被司空穆晟亲自带在身边的司空瑜,更是被众人围观。

    司空穆晟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儿子,云染有了身孕受不得累,于是穆逸就被司空穆晟临时抓包,把司空瑜往大儿子怀里一塞,玩去吧。

    于是大家就看到了从穆逸背上再也不肯下来的司空瑜,一口一个哥哥叫的软浓浓的,听着都令人心化了。

    穆逸抱着弟弟喜欢的不得了,带着弟弟去了外殿龙枭卫那一群人。

    不知道是不是司空穆晟特意要为穆逸树立威信的缘故,今岁除夕盛宴,特意命人在外殿给龙枭卫加了一桌宴席。

    虽然是在外殿,但是这样的恩荣,却令人相信在皇上的心里,穆逸就算是养子,那也是分量极重的养子,又占了大皇子的名号,可见喜爱。

    现在皇帝把小儿子往大儿子怀里一塞,就不管了。

    不少朝臣跟命妇,都想要看看皇后娘娘有什么反应。

    结果皇后只是笑着叮嘱一句,“别总闹你哥哥,去玩吧。”

    皇后是真的信任大皇子啊,眼睛都不眨的把亲儿子交了出去。

    然后,等到大家看到赖在哥哥身上不下来的二皇子后,就明白了为什么皇后叮嘱那么一句了。

    这哥俩感情真好。

    今年能到皇后跟前有个座位的人,除了顾家、许家、焦家以及三王家等人之外,又加入了个新鲜的面孔。

    滇西侯夫人带着长女也到了。

    京都里勋贵这么多,不可能人人都有荣幸在皇后面前露脸,所以每年过年能在皇后面前出现的人,哪怕是在末座,那也是极有脸面的事情。

    滇西侯进京叙职,皇帝特意留他在京都过年,因此滇西侯夫人今年就有了个座儿。

    瞧着滇西侯夫人的女儿也能得了个座儿,大家的心里活泛开了。

    都知道这位滇西侯的掌上明珠是回来嫁人的,倒是没想到滇西侯在皇上那里这么有面子,居然还能给女儿求来这样的体面。

    能在皇后面前站一站,若是运气好能得皇后一句称赞,这婚事自然就不愁了。

    而此时,云染也还真的把罗舜英叫到跟前去,笑着与她说话。

    出人意料的这个罗家姑娘虽然肤色比不得京都的贵女白皙,却透着健康的活力,一双眼睛黑黢黢的,言行举止间颇为爽朗。

    说话的声音也很响亮,不知道哪家的夫人低声轻笑,引着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名门淑女,说话自然是轻声细气的才好,这般的大嗓门,的确是令人惊讶。

    云染就看到罗舜英的脸色微微透着几分红色,但是却依旧能坐在那里安稳如松。可见是个很要强的姑娘,这个时候能不羞不臊,还能挺直脊梁,就这份胆气都能令人喜欢。

    云染越看越喜欢。

    这样的女子,也能制住焦砚声那猴子般的性子。

    罗舜英也有些意外,皇后居然待她这么亲切,并不因为她嗓门高而心生厌恶,心里的那点担心慢慢的放下来。打起精神与皇后回话,不敢有丝毫的轻慢。

    别人都没看出什么不同来,毕竟现在皇上打算对滇西用兵,滇西大将军滇西侯就是个最关键的人物。

    现在皇后待滇西侯夫人跟女儿亲近,估计也是因为滇西的原因,所以压根就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

    毕竟今晚的盛宴上,皇帝在前殿与群臣同欢,后宫云染跟太后与命妇们交谈。

    今晚上,云染还特意让后宫的嫔妃们出来落座,给足了颜面,并且还让娘家在京都的夫人们,能与自己的女儿私下里说说话,可以说的上是十分的宽容了。

    现在后宫因为秋狩归来恩裳,提了位份的董嫔最为受关注。

    这位又是太后娘家的人,董夫人坐在席位上,都觉得面上有光,言语之间难免有些洋洋得意。

    云染远远的看着,心里冷笑一声,这真是个蠢的。

    这种时候,不知道低调做人,还这样出风头,也不想想自己又不是董嫔的亲娘,不过是同族的婶娘而已。若不是董嫔的父亲没有官职在身,其母没有夫人之名,董家进宫的人可就要换一换了。

    想到这里,云染忽而就想到了一件事情,董嫔上回替她背了一回锅,这份情自己总是要换回去的。

    现在她知道怎么办了。

    太后脸上的神色今日十分的高兴,毕竟董嫔的风光,也是代表着她这个太后的荣光。

    林书薇站在皇后身后服侍,自打年前将秋禾她们嫁出去后,关雎宫里就是以梁嬷嬷与她为首了。

    梁嬷嬷果然收了她做干女儿,如此一来,她跟秋禾也算是干姐妹了。

    那天做了认亲的仪式之后,她才忽然有了对这个陌生的时空一种归属感。

    云染并未到宴会的最后一刻离开,以前退席半个时辰,她有身孕在身,大家自然是都理解的。

    到时离开的时候,穆逸抱着睡着的司空瑜回来了,就顺道一起把弟弟跟母后送回关雎宫。

    云染路上就对穆逸说道:“你年纪也到了开始说亲的时候了,若是新衣哪家的姑娘,你偷偷来告诉我,母后替你掌掌眼。”

    被戏谑一番的穆逸几乎是落荒而逃,半大的小伙子,头一次听着母后说起以后妻子,脸红如血。

    他心里想的婚姻,应该是像是父皇跟母后这样的,心心相印,荣辱与共。

    只是也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遇上那样的一个人。

    云染换下了华丽的凤袍,摘下凤冠,整个人就觉得身上顿时一轻,看着林书薇进来,就问道:“瑜儿那里安顿好了?”

    “娘娘放心,二皇子已经睡着了,奶娘守着呢。”林书薇身后跟着宫女端着铜盆跟热水进来,伺候皇后泡脚。

    云染看着林书薇就开口问道:“董嫔娘家的事情,你可知道?”

    林书薇闻言一愣,就抬起头看着皇后说道:“奴婢倒是听董嫔提过一回,娘娘怎么忽然问起这个?”嘴里说着,手却探向铜盆试试水温,微热正合适,正要服侍着皇后脱了鞋袜,把脚放了进去。

    云染挥挥手,“这些哪里用你做,让小工人来就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