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彪悍的子嗣群

    焦砚声也是没办法了,他的确是不知道这些要嫁给他的人家里,哪些是能用的,哪些是不能用的?

    而且他的根基就是跟着皇上起来的,所以就想着,反正成亲是为了家里老娘放心,而且也因为大哥那里实在是搅得家宅不宁,所以他要娶个媳妇,就不能是个好拿捏的,应该娶个性子略微强一些的,才能压住的啊。

    与其自己胡思乱想,倒不如让皇上给掌掌眼呢。

    这样的话呢,皇帝至少怒火应该小一些了,而且他这婚事得了皇上的首肯,以后总不至于再拿着婚事压他吧?

    最紧要的是,前些日子滇西那边夷民听说是闹了些动静,朝堂上就有折子送上来,惹得皇上大怒。

    若是朝廷对滇西用兵的话,他也想去啊。

    所以皇上的大腿要抱牢。

    焦砚声的那点小心思,司空穆晟怎么会不知道,不过是不戳破罢了。

    但是肯定不会这么松口答应他的,只是说让他自己费心,就把他打发走了。

    等到回了关雎宫,司空穆晟想起来还觉得好笑,就把这事儿说给了云染听。

    云染这几日没什么胃口,吃什么吐什么,他也是着急,关雎宫的小厨房更是换着花样的送上膳食来,可都没什么用。

    一丁点的荤腥都是不能闻的,屋子里的熏香也是一概不能用,全都撤掉了。

    今日听着司空穆晟的话,倒是有了几分的精神,歪在暖炕上,笑着说道:“这样的话,你想给他指门什么婚事?”

    听这话的意思,就是云染断定他会插手了,就反问她,“你怎知我会答应?”

    “你若是不想管,就不会说给我听了。”

    这倒也是。

    司空穆晟靠着她半躺下,垫着软枕与他说话,“我这里有个人选,不过要抻一抻焦砚声的性子,也不能他一开口就应了。”

    “二表哥必然是真的被唬到了,大约是想着反正盲婚哑嫁的,倒不如娶一个你看着顺眼的人家的。”云染轻轻说道,她知道司空穆晟在生气,因为乔家的事情惹得她心烦意燥,孕期反应又厉害,难免有几分迁怒。

    她这个表哥机灵得很,必然是猜出来了,所以这才想着自己送上门来让司空穆晟小气,又能自己得一门好婚事,算盘打得极好。

    想想,云染就没忍住的笑了,“我这个表哥也不容易,你就高抬贵手吧,你看中的是哪一家的姑娘?”

    云染也比较好奇。

    “焦家那样的情况,若是个性子软和的,进去后必然是受不住的,也撑不起来。”

    云染就颔首,“是啊,我也担心这个,焦家现在需要个厉害些的掌管中馈的儿媳。”

    “滇西侯的长女自幼随着其父在滇西长大,这次滇西侯回京叙职,其长女也回京准备婚配,我觉得这门婚事挺好。”

    滇西侯?

    云染还真是没有多少印象,只记得这个滇西侯与其他的勋贵不一样,家里是世世代代镇守滇西的。女眷多是留在京都,男人都在滇西为朝廷效命。

    文宗帝还在的时候,在位几十年,滇西侯奉旨回京的次数,十根手指都数不满。

    “我隐约记得这个滇西侯,好像只有嫡出的只有一儿一女,其他的子女全都是庶出。”

    滇西侯常年不回京,之所以云染听说过他,是因为他那彪悍的子嗣。

    嗯,除了嫡出的一儿一女之外,这位滇西侯太能生了,还有庶子女八个,四子四女。

    这人也有些意思,十个孩子,男女各占一半。

    因为嫡出不一样,嫡长子生下来后,就一直随着母亲留在京都,这样镇边的勋贵大将,妻儿父母都是要留在京都皇帝眼皮子底下的。

    刚成亲的时候,据说滇西侯夫妻感情挺好,先生了嫡长子,后来也没庶子女出生。再后来,文宗帝招其回京奏对。然后这人回京到了半月,其嫡妻在其走后没多久就发现有了身孕,然后生了个女儿。

    这一走再回来就是四五年后了,滇西侯回京述职,看到粉雕玉琢的女儿喜欢得不得了,特意请旨带女儿赴任。

    儿子是带不走的,妻子父母是不能随着上任的,文宗帝也不好驳了他的请求,于是就松口让他把女儿带走了。

    这一走,就是七八年不能回京。

    这七八年,滇西侯的庶出的孩子一个一个的生,只要生下来,就往京都送。

    唯独他的嫡长女一直带在身边,据说还是滇西侯亲自教养长大的。

    也正因为,滇西侯这人对朝廷忠心,忠心的表现就是生下来的孩子全都送到京都来了。

    这样一来,文宗帝也不好意思,让人家把嫡出的女儿送回来,就这么一直让滇西侯带着长女在滇西。

    一转眼这么多年了,这位滇西侯家长女,也到了改成亲的年纪,这次回京叙职,才舍得带回来嫁人。

    “嗯,滇西侯对这个女儿极其疼爱。据传闻武能骑马射箭,文能写诗看帐。据说滇西那边的大将军府里的事情,全都是这位大姑娘管着,滇西侯的妾室一个都不能插手。”

    云染:……

    果然彪悍啊。

    “会不会太厉害了些?”云染担心这样的一个女子嫁进了焦家,就怕焦家压不住啊。毕竟焦家没有爵位,人家可是有实权的侯爷长女,还是嫡出,这婚事不太搭对。

    “滇西那边最近不省心,我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过去。滇西侯在滇西这么多年,势力盘根错节,做了罗家的女婿,这次焦砚声去滇西领兵,必然比别人去顺利。”

    “要对滇西用兵?”云染吃惊的问道。

    司空穆晟颔首,“你若是不放心,就先见见那位罗家的姑娘,实在是看不上就再说吧。”

    云染就看着司空穆晟,“我是信你的,你既然跟我开这个口,必然是对罗家的情况打听得清清楚楚。要是那罗家姑娘不是个好的,你定然不会做出这个决定。”

    听了云染这话,司空穆晟就觉得自己心里顿时舒畅了。

    他还真的不希望云染误会,以为他只拿着焦砚声的婚事为自己谋利呢。

    不过,能让司空穆晟首肯的人,云染倒是对那罗家大姑娘很感兴趣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