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7:聪明男人太可怕

    表姐妹再见面,都有些激动,尤其是云染又怀了孕,焦宝惠羡慕坏了,当初她可是比云染生的早,现在肚子还没消息。

    梁英韶现在在宋伯暄手下做事,俩人性子类同,做事风格也有些接近。按理说该是同类相斥,倒不想他们居然投契,不仅是上下属,私下里也多有走动,成了好友。

    因为这个,如今焦宝惠跟韩慧初也是时有往来,二人在宫外,见面可比云染方便多了。

    “慧初也有了身孕,明年三月的产期,真是羡慕死人。”焦宝惠笑着说道。

    云染也是带着惊喜,算算日子应该是她随着司空穆晟去北疆前后有的,有看着焦宝惠有些失落,笑着说道:“你着什么急,该来的总会来的,都生了一个,难道还怕不能生不成?”

    “也是。”焦宝惠心宽,云染这么一说也笑了。

    慢慢的就说到了正题,听着云染问这事儿,焦宝惠就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

    云染:……

    “别提了,提起来我都觉得恼火。”焦宝惠嫁人之后,日子过得比在娘家还舒心,这性子倒是跳脱不少。到底是青梅竹马的夫君,夫妻之间感情好了,做妻子的能有这样的性子,才证明过的好。

    “这话怎么说的,难道那个……我记得是云氏,真的是个不好的?”云染蹙眉问道。

    焦宝惠就道:“一开始也的确是不错,可是不是有句话,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吗?那云氏才进了门的时候,的确是很柔顺。可是我娘你也知道,待人宽和,当时丁氏闹得家宅不宁,这样的情况下,大家难免对那个云氏就越发的好些。

    后来紧跟着又有了身孕,家里上上下下待她就越发的好了。可这人心一旦养大了,本性也就刹不住了。丁氏被送去了庄子上,我大哥院子里的事儿,就让云姨娘管了起来,后来又生了个儿子,也就更没人说什么了。

    可是,后来不是丁家的儿子没了吗?丁家那边学乖了,也不敢去闹,倒是摆出了一副可怜的样子。我娘到底是记着当年的恩,心里一软,又看着大嫂有知错就改的意思,中秋的时候就把人接回来过节。这一接回来,可不是要出事儿了吗?”

    听着焦宝惠说,云染这才慢慢的明白过来。

    一个是想要悔改的正妻,一个是野心渐长的贵妾,而且两个人都是有心计的,当着焦氏的眼前,面上一团和气,私下里却是没少争锋斗气。

    偏偏焦砚堂那是个万事不管的人,一心扑在他的那些石头瓦块上。家不过是他落脚的地方,一整天呆在衙门的时间,可比家里多多了。

    回来了,那妻妾二人一个温柔贤惠,一个善解人意,焦砚堂那根木头,自然就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还觉得这样安稳的日子挺美。

    不用他操心后宅事,满意的不得了。

    焦宝惠也是没想到,这二人小打小闹就算了,家里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哪里想到,居然会把主意打到了孩子身上,把焦宝惠气的,回家就发了一通火。

    可她到底是出嫁了的姑奶奶,有些话也不能说的太深太重,心里正着急呢。

    接了云染的旨意,也就想着进宫来找她讨个主意。

    表姐妹俩想到一块去了。

    “自古欲壑难填。”云染叹口气说道,“当初家里对丁氏心存厌恶之心,上上下下难免会带出几分轻慢,再加上又被送到庄子上去。云氏乖巧得了人心,又生儿子挺直了腰板,自觉自己有了立足之地,心大了也属正常。”

    “我现在就有些后悔,当初其实不该把丁氏送到庄子上去,就该让她留下看着云氏。”

    “她留下了,云氏的孩子未必生的下来。”

    “倒也是。”焦宝惠心烦得要死,实在是忍不住的抱怨道,“过个清静的日子,怎么就这么难呢?”

    哪家没有糟心的事儿?

    云染看着表姐,这是她嫁人后,小日子实在是过得太舒服了,所以格外见不得这样的糟心事儿。

    若是没成亲前,她是不会这样说的。

    那时候的焦宝惠,冷静自持,心有盘算,可见嫁人后无忧无虑的日子,真的是能改变一个人。

    “我这里有个法子,你听听看怎么样。”云染倒是没说是司空穆晟的主意,不然被人知道,堂堂皇帝陛下,居然掺和别人家后宅妇人家的事情,还不得笑掉大牙。

    听了云染的建议,焦宝惠惊愕的看着云染。

    对上她的眼神,云染就觉得有些奇怪,“怎么这么看着我?”

    “云染啊,娘娘,我们家的那头老狐狸也说,要是能想个法子,把大哥调出去,这事儿就解决了。”

    云染:……

    所以聪明的男人,解决这种家务的事儿脑回路都是一样的吗?

    哼,那梁英韶果然是个不能小看的,这人实在是太聪明了。

    云染看着,明显被梁英韶养的越来越傻的表姐,心里就有些犯愁。再这么养下去,她这个表姐一辈子都被这个老狐狸吃的死死的?

    万一要是哪天梁英韶对不起她怎么办?

    不由得又想起许朝英跟英浩来,许朝英可没有宝惠表姐的好福气,嫁了个丈夫虽然待她不错,但是远远没有这对青梅竹马的感情来的深。

    需要她自己在这段婚姻里,一步一步的摸索着前行,甚至于要用自己的委屈跟伤口,换的丈夫的内疚跟感情。

    待到,晚上司空穆晟穆晟回来的时候,云染看着他忽然就问道:“当初你娶我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

    云染现在回想起来,好似嫁了他之后,自己在他这里就没受过委屈的。

    他们既不是青梅竹马,又没有感情基础,可是成亲后居然过得一帆风顺。

    云染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所以,对比许朝英跟焦宝惠,她就忍不住的想要问问司空穆晟,他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

    在他的心里,是怎么看待她,又是怎么想的这桩婚事的?

    心里好奇的不得了,一直没睡,熬着夜就等着问这话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