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司空穆晟的承诺

    云染简直是听下去了,看着米夫人说道:“明明是他对不住你,你又有何愧疚的?”

    米夫人抿抿鬓边的碎发,看着云染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娘娘,他没有对不起我,公主硬要嫁他,他总不能置米家于不顾。我们夫妻多年,他身边从没有别人,况且他现在都没有再生孩子,已经对得起我了,是我对不住米家。”

    这话什么意思?

    云染呆住了,难道说米镛跟那位公主薛凌云一直没有孩子?

    听着米夫人的话,倒像是米镛故意不生孩子……这可真是令人吃惊了。

    难怪米夫人对丈夫死心塌地,对米家这么维护,云染心里就有些说不出来的复杂心思。

    “若真是这般,倒也算是个男人,不枉米姐姐你一番痴情。”

    米夫人笑,笑着笑着眼眶却红了,“他本就是极好的,当年米家大少何等风姿,却偏娶了我这个百姓之女,婚后又带我一心一意。但凡我出身高些,公主也不敢这么强行逼迫,不过是命贱罢了。”

    云染这也才知道米夫人不过是出身寻常百姓家,若是这般的话,事情就又有了不同之处。

    话至此,却也不好说什么了。

    “我想着咱们同路,都是要到洛中城去,便想着一起,米姐姐你觉得如何?”云染岔开话题笑着问道。

    身份之差,便是她当初嫁给司空穆晟的时候也是饱受非议的,更何况那时她爹爹还是官身。

    这其中的滋味,也只有谁尝谁知道了。

    米夫人哪里不知道云染的用意,她们母子跟着大晋风光回洛中城,不管是公主也好,还是米氏族人也好,便是有不满,却也不好过分了。

    顾皇后这是要给她撑腰,她心里自然是万分感激的,忙站起身来,深深地福了一礼,“多谢娘娘。”

    没有推拒,而是直接应下了,云染这会儿是真的开心了,她其实喜欢的也是米夫人这样直爽的性子。

    当初她说要走,她也没留,跟今日是一样的。

    因挂着儿子,米夫人也没多呆,便匆匆告辞。何况明日就要启程,也着实需要准备下。

    临走前,米夫人对云染说道:“战王当初拿着我们母子要跟米家做交易,我原还想着,这下子事情要糟了。哪想到战王兵败,倒是解了我的困局。娘娘跟陛下都是我们母子的恩人。”

    云染不成想米夫人还会这般想,就笑着说道:“这也是巧了。”

    “便是巧了,那也是恩德。”米夫人又行一礼,便转身走了。

    米夫人走后,云染一个人坐在那里微微发呆。

    林书薇端着刚洗好的水果,后头秋禾捧着茶,二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娘娘,您尝尝这果子,今儿个刚送来的,大晋那边是没有的,酸甜酸甜的,还挺开口。”林书薇笑着说道。

    云染就伸手捏了一个放入口中,拇指大小的果子,通体火红,脆爽酸甜,果然好吃。

    秋禾将茶盏放在桌上,这才说道:“娘娘,给米夫人母子准备的马车,车上一应用的东西全都备好了。”

    云染轻轻点头,“那就好,到时候让米夫人的马车跟在我的马车后面就是。”

    秋禾有些迟疑,林书薇倒是说道:“那也好,等到了洛水城,米家的人见了,也不敢放肆!”

    显然林书薇对米夫人的情况知道了些,瞧着秋禾一脸雾水,她就低声解释了几句。

    秋禾也是黑了脸,这样的事情,放在哪个女人身上,谁能乐意?

    “若是换了我是米夫人,便再也不回洛中城去,在旬阳城岂不是更逍遥。”秋禾恨恨的说道。

    “那倒也未必,秋禾姐姐可是忘了你们在山里的时候,米夫人母子可是差点没了命的。”林书薇道,“做生意都要米夫人亲自出面,在旬阳米夫人也是当家的夫人,若是说没人背后下黑手,她怎么会亲自出面?”

    可见在旬阳也未必安全。

    “黑了心肠的,抢了人家当丈夫,还要赶尽杀绝,这样人怎么老天爷不开开眼。”

    抢了人家的丈夫,还要赶尽杀绝,云染就忽而就想起自己来。

    顾书萱为了抢她的婚事,不惜一把火烧死她,他们还是有血缘的姐妹。

    像是公主跟米夫人之间就是陌生人,又有什么下不了手的。

    想起顾书萱,云染已经很久没去刻意去想诚国公府一家人了。

    对这一家人,她的心思太复杂了。

    顾书萱倒是如愿嫁给了司空焱,可惜做了个妾,一辈子都要对着穆沁岚低头。

    诚国公府自从司空穆晟登基后,就渐渐的在朝中越发的没有立足之地。司空穆晟什么都不用做,他只要不用诚国公,诚国公府很快就会没落。

    以赵氏高傲的性子,只怕再也没有什么比她这个国公夫人,沦落成别人的笑柄更为难受的。

    云染不愿对诚国公府下手的根本原因,其实还是因为太夫人。毕竟上辈子,太夫人一直护着她,即便这辈子偏了顾书萱,那也是因为她不是顾书栊,而是顾家旁支的女儿,两选一,其实不难选。

    只是心里难受,这才选择漠视。

    她不会主动做什么,只需要这样看着就好。

    看着她大厦将倾,看着她慢慢落败,看着那诚国公府里的人,从高往低走,这样折磨对她们这些汲汲营营全是地位的人来说,才是最煎熬的。

    司空穆晟回来的时候,就看得出来云染不太高兴的样子,换了衣裳出来,就问她,“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米夫人做了什么惹她不高兴了?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旧事而已。”云染打起精神来说道。

    司空穆晟的眉头就皱紧了,那些往事他是知道的,听着云染这样说,细细一想,就想明白了。

    米夫人的遭遇,倒也跟她当初有些类似,这是兔死狐悲?

    司空穆晟心里也翻滚起来,看着云染就道:“诚国公府跟司空穆齐那些人,总会给你个交代的。”

    登基之后,朝务就已经是忙碌不堪,再加上新君登基,一举一动都被人瞩目,便是做些什么,都要前思后想。

    而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掌控大局,那些以前的事情,等这次回去,自然就可以清算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