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5:薛定愕的下场

    长夜漫漫,这一夜久别重逢的男人,格外的彪悍。

    床、第之间,他一声声唤着她的名字,就如同那些寻不着她的夜里,一个人低声反复的呢喃。

    惊涛骇浪之后,云染只觉得自己要死在他的身上,可他那一声声,不断地叫着她的名儿,那模样又令她心酸又心疼。

    这一夜昏昏沉沉,待到第二日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人已经没了影子

    她坐起身来,却又一下子躺了回去,心中大窘,只觉得腰似折了般酸痛。

    隐隐听着外头有声音传来,侧耳听去,却是司空穆晟压低了声音正在说话。

    细细碎碎的声音,在外间屋子里回荡,原来他并未离开,隔着一道帘子,正在召见将士。

    云染慢慢的撑着身子做起来,轻手轻脚的穿上衣衫,拿过铜镜来放在小几上,握着木梳仔细的梳头。

    外头说话的声音,就像是和缓流淌的小溪,流过她的心上,令人的心情愉悦舒适起来。

    等到她这里收拾妥当,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听着外头一群人往外走的声音,云染就抬起头往外看去,恰看到司空穆晟掀起那简陋的布帘子大步走了进来。

    有些意外云染不仅起来了,居然还把自己收拾妥当,以前她自己哪里需要做这些,身边伺候的丫头们自会将她服侍的妥妥当当。

    走过去做在云染身边,凝神看着她,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云染瞧着他的模样,大约猜到几分他的心思,就微微一笑,道:“可都忙完了?”

    司空穆晟点点头,“把你吵醒了?”

    原本是可以去府衙的,可是自从寻回了她,便一刻也不愿意离开她了。

    总仿佛一眼瞧不见,就好似不见了。

    “哪能啊,这都什么时辰了。”云染瞧一眼窗外太阳都老高了,也有些囧。

    若是不是他昨晚太……她怎能睡到日上三竿。

    “那就先用膳吧。”

    云染的确了,妖精打架也是个体力活儿,何况还是加了个通宵的夜班。

    早饭可比他们之前丰盛多了,云染吃的眉开眼笑,能有好吃的,就是一件顶顶幸福的事情。

    用完膳,云染就问,“穆逸呢?”

    一直没见到人,心里就有些牵挂。

    “我把他留在旬阳驻守,等咱们回去的时候,从旬阳带上他一起离开。嗯,焦砚声也在那里,本来想跟着一起来找你的,但是万马城那边还有些事情,他就走不动了。”司空穆晟开口说道。

    云染颔首万马城那边还有毛石蒋三家需要善后,焦砚声管着马场的那边的事情,他的确是要留下主持大局。

    把穆逸留在旬阳城,云染想想也能知道理由的根由,纵然猜不到十成,也能明白七八分。

    “如此也好,他留在后方,也能镇定人心。”

    司空穆晟听着就笑了,知道云染猜到了他的心思。

    “米氏母子的事情现在有些棘手,北冥那边还没有具体的消息,怕是还要等一等。”

    云染微微蹙眉,没想到米家的事情这么复杂,她就看着他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回大晋,回大晋之前,不知道米家的事情能不能有个着落。”

    听着云染话里的担忧,司空穆晟就笑了,“你是想要为米氏母子撑腰,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云染瞬间眼睛一亮,“真的?什么办法?”

    司空穆晟本想吊吊胃口,可是对上云染的眼睛,就缴械投降了,笑着说道:“原本秋狩就是为了两国和谈一事,虽然中间出了薛定愕的事情,但是现在薛定愕已经被拿下,和谈的事情自然还是要提上日程,北冥国君邀我前去洛中城共商此事。”

    那就是他们能去洛中城了?

    云染原以为打完这一仗,就要班师回朝了,这才着急米氏母子的事情,没想到事情还能有这样的转圜余地,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

    司空穆晟本来没打算去洛中城的,和谈的事情只要派费经跟着大晋的使臣前去就好,但是看着云染着实担心米氏的事情,就想着走一遭也不是不可以。

    虽然云染先对那母子有救命之恩,但是硝烟燃起的时候,米氏母子能在离开的时候,带上云染,后来云染离开又能拿出银子相赠。乱世不比太平盛世,更能瞧出一个人的秉性。

    云染心心念念的记着米氏母子的事情,怕是也是因为这个。

    “那什么时候启程?”云染就想着总不能这样去洛中城,那他这个大晋皇帝也太寒酸了。

    “不着急,等皇帝銮帐到了我们再启程,更何况秋陵城善后的事情还需要些时日。”

    云染这才松口气,她纵然是愿意帮助米氏母子一把,但是首先要考虑的是自家夫君,能这样两厢周全,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那薛定愕……”云染知道薛定愕被捉,但是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

    司空穆晟脸上的神情有些奇怪,他跟薛定愕交手多年,如今分出上下,却并不如想象中开心。

    若不是他坐上帝位,只怕他的下场未必能比薛定愕好多少,总有种兔死狐悲的郁闷。

    “抓住薛定愕的当天,就已经脸色押送回洛中城,北冥皇帝是要亲自审他的。”

    云染一怔,“那……他,他的下场会如何?”

    若是薛定愕战死在沙场上,云染指不定会拍手庆幸,开心至极。

    可是一代枭雄,却落得尊严扫地押送回去,本该是高兴地事情,云染却总有种不开心的感觉。

    两夫妻四目相对,都不由得一怔,一瞬又同时笑了起来。

    两人竟是想到一处去了。

    薛定愕算不上是好人,他的手段比司空穆晟可是阴狠多了。

    只想他曾几次杀她这个弱女子,就知道此人行事如何。

    秉性不说,只论成就,落得这般下场,足以令人唏嘘。

    “就要看北冥皇帝念不念旧情了,薛定愕为北冥的确是战功赫赫,若是皇帝真的杀了他,也难免令人齿寒。”司空穆晟徐徐说道,“不过,大晋跟北冥何谈,所以他的下场就难说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