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吵架

    不管是哪一桩事情,都没法一蹴而就。

    云染恼怒过后,也就慢慢的平顺下来。

    选秀的事情要等到明岁三月,就算是皇上现在下旨,明年三月开选,各地的秀女能平安到达京都都不错了。

    得了好名声,云染对这事儿也不怎么排斥,她总不能真的让司空穆晟的后宫空一辈子。

    这个罪名她担不起,司空穆晟也会觉得沉重。

    所以,如果两人感情深,就算是后宫美人成群,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如果两人的感情不好,就算是日夜提防,也是做无用功。

    想开了,这日子也就好过了。

    何况,云染还挺有信心的。

    再说句难听的,云染也不想让太后有机会对着他们夫妻说教,然后趁机给自己口上一个善妒的帽子。

    一个皇后善妒,这可不是好事儿。

    反正灭了太后可能出手的途径,云染还是很惬意的。

    这事儿揭下不提,眼下就还有一桩林书薇的事情,还有惠太后跟太后合谋的事情。

    这两样都还没有查清楚,只能慢慢的等消息。

    等待,是最磨人的事情。

    但是在这深宫里,你总得有点消遣不是?

    **

    司空穆晟带着穆逸跟一帮子武官出城跑马去了,今儿个早朝上让宣王接管了秋汛的事情,朝堂之上瞬间就鸦雀无声了。

    当时司空穆晟心里就特别的得意,吃着皇家的俸禄,拿着皇家的赏赐,享受皇家的尊荣,你好意思不为皇家出力吗?

    司空穆晟觉得云染的想法是对的,既然拿了好处,就得给他出力才成。

    想起宣王黑着脸,捏着鼻子接下差事的时候,司空穆晟心里简直是爽翻了。

    宣王这个人装了一辈子,最后好给他不停的添堵,现在他总算是知道怎么治他了。

    不说宣王回了王府怎么骂娘,一王府的人全都当起了缩头的鹌鹑,生怕自己成了出气筒。

    宣王在屋子里跟困兽一样,对着宣王妃怒道:“我就知道他没那么好心,这样的差事,怎么不交给别人,偏偏给了我。费力不太好不说,这一来一回,爷过年都未必能赶回来,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

    宣王妃现在也没了之前的得意,神色有些恹恹的,听了宣王的话,就道:“那又怎么样?皇上派了差事,你还敢不去不成?既然总是要去的,何不高高兴兴的去?”

    “难道你还让我去他跟前卖笑不成?”宣王一把就把黑漆螺钿的炕桌给掀翻了。

    外头的奴才们,听着屋子里的动静,头都不敢露,个个躲在外头听动静。

    宣王妃看着屋子里一片狼藉,气的胸口直颤,指着宣王骂道:“在外头受了气,回来倒是跟老婆逞威风,有本事你去跟皇上闹啊,在一个女人屋子里掀桌子,这算是什么本事?满大街说说去,看看别人笑不笑死。三尺男儿顶天立地,好意思拿着妇孺来出气,我又不是你屋子里的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妖精,撒泼出气的时候,你怎么不想着她们……”

    两口子闹了起来,外头的丫头婆子个个不敢出声,这样的情况见得多了,谁敢凑上去。

    自打皇帝登基后,王爷跟王妃的关系就变的不好了,三不五时的总要吵一架。

    宣王摔了门帘子,大步走了出来。

    里头屋子里就传来了宣王妃悲悲切切的哭声。

    一院子的奴才做木头人,也没人敢进屋子里去。

    就算是气个半死,宣王在王府里发了一顿疯,还是不得不收拾东西,带着人当差去了。

    这一走,没个三五月都回不来。

    听了宣王府的闹剧,司空穆晟回了关雎宫,就说给了云染听。

    云染惊得目瞠口呆,实在是很难想象,宣王妃那么温柔持重的人,会做出那等泼妇行径的模样,“真是想不到,他们夫妻会走到这一步田地,想当初还是挺好的。”

    “经历了大起大落,难有几个心性不改的。不过是被人捧惯了,猛地摔下来,受不了罢了。”司空穆晟嗤笑一声,显然是瞧不上的。

    云染只是有些可惜,在她的脑海中,总还记得宣王妃温柔的笑容,虽然后来有些变化,但也不及现如今给她的意外。

    “可见这人不是自己的东西,太过于执着也不好。”云染摇摇头叹口气。

    司空穆晟闻言就看着云染,忽然想起来云染从四品官之女做了高高在上的王妃,没见她有什么自高自傲。后又进宫做了皇后,这些日子以来,云染好似还是住在对门的那个小姑娘般。

    时光跟地位,在她的身上似乎并未发生么什么变化,好似这些人人毕生都在追求的东西,于她而言并不重要。

    许是司空穆晟的目光太过于灼灼,云染抬起头看着他,“看什么?”难道她脸上有东西不成。

    司空穆晟就笑着摇头,算了,问这个也没意思,正是她一如当初,这也才是自己动容的地方。

    这世上很难有面对权势地位不改变的人,偏偏让他遇上一个。

    把皇后锦衣玉食,前呼后拥,地位尊崇的生活,过成了寻常人家一日三餐的温馨日子。

    嗯,他们饭桌上吃的东西,都要比这后宫里别的东西重要多了,只看这日日不同的菜单,司空穆晟就笑了。

    恐怕她花在菜单上的功夫,比做皇后还要多些。

    这样也挺好,这诺大的后宫,只有回了关雎宫,才有种过日子的感觉。

    云染觉得司空穆晟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多想,这几天胃口不太好,喝了一小碗粥,就放下了。

    “怎么吃这么点?”司空穆晟皱眉说道。

    “没什么胃口,等饿了让小厨房再做点送上来就是。”云染就道,“早上的时候贪嘴,茶点吃的多了些,有些撑。”

    司空穆晟:……

    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云染也有些不好意思,这贪口腹之欲,要是她一点点小爱好,其实无伤大雅的吧?

    但是你笑的那么无奈,是几个意思啊?

    吃完了饭,司空穆晟正想着带着云染在院子里散步消食,郑通就到了,“皇上,北冥袭击我朝边关多处城池,发来急报,请皇上过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