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自己人

    465:自己人    要说起来,宋伯暄跟梁英韶两个人性子上是有共同之处的,二人的性子都有些暗搓搓的坏,黑人的时候,使劲的往暗里使劲。

    这样的两个人很难会相处到一起去,相同性格的人,往往会极致的讨厌与自己一样的人。

    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这二人倒像是王八看绿豆,一下子对眼了。

    这样诡异的情形,连董传章都觉的有些不可思议。

    “全义兄,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梁英韶笑着进了门打招呼,吩咐人上茶,在宋伯暄的对面坐了下来。

    小厮上了茶,倒退出去关上了书房的门。

    宋伯暄就笑道:“今日是令千金洗三的日子,拙荆本是要来的,只是家里的孩子偶有不适,挪不开脚步。”说着拿出一个巴掌大的锦盒来,“些微薄礼,不成敬意。”

    梁英韶连忙谢过,倒也不客气收了下来,人家特意上门来这份情要领。

    “除此之外,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董先生让我来跟你说一说。”

    梁英韶一听到董传章的名字,下意识的挺直脊梁,这个人是王爷身边的幕僚,能耐大得很,他是一点也不敢轻视,略一沉吟,就道:“不知道董先生有什么事情吩咐?”

    “户部那边要有动静了。”宋伯暄的眼睛朝被望了望,然后看着梁英韶,“不知道翰林院那边是个什么打算?”

    梁英韶蹙眉,看着宋伯暄神色有些紧绷,“那边又不安稳了?”

    “边关素来变数极大,北冥那边收成不好,打秋风是常有的事情。以往王爷亲自镇守还有几分震慑,北冥不至于太过嚣张。但是,现在王爷被皇上拘在京都,又上交了大将军令,这事情传到了北冥那边,你也知道后果。”宋伯喧说话有一种奇特的韵律,落在人的耳朵里,十分的受听。

    梁英韶虽然上了洛王的船,但是对于船上的人有多少,这艘船有多大,其实知道的不多。

    只他知道的几个就足够心惊,这些事情不能往外说,但是也震撼于洛王的实力不俗。

    他跟宋伯暄有几分投契,现在忽然找上门来,与他说这些事情。他心里有种感觉,王爷在翰林院不是没有别的人选可用,但是董先生那边还是选了自己,只怕是跟王妃脱不开关系。

    如果,王爷要有动作,而自己在这个时候出力襄助,那自然是不同的。

    心里有几分紧张,更多的兴奋,这至少说明自己的能力能被董先生看重,这件事情做好了,自己在王爷这艘船上才算是真的他有了一席之地。

    这样一想,他反而更加慎重起来,看着宋伯暄说道:“全义兄知道,翰林院一向是庞大人一言堂,不过自打顾大人进了翰林院,这形势就被打破了。”

    这个顾大人便是顾钧和,只是这个时候并没有当着宋伯暄的面,称呼一声姑丈,反而以公事论之,更显公正。

    “是,顾大人的性子一向令人敬佩,敢作敢当,敢说敢言,常人所不及。”宋伯暄提及顾钧和也是打心里敬佩的,若是别人总有书生意气,沽名钓誉之嫌,但是偏偏顾钧和这个人坦坦荡荡,任性直率,便是作为他的敌人,也是不得不服气的,何况他们。

    “所以现在翰林院还是大有所图,董先生若是想要我古董翰林学士上书,此时有六成把握。”

    梁英韶坦率直言,宋伯暄脸上的笑容更深,“你倒是瞧得清楚,我这边还没说清楚,你就能想到了。”

    “能让全义兄亲自跑一趟,这事情的轻重我自然是知道的,所以就不难想到先生想要我做什么。”

    “董先生夸赞平章你聪慧坦直,倒真是慧眼如炬。”宋伯暄笑。

    “全义兄不要在夸我了,否则我可是要摸不到北了。”

    两人对笑一声,宋伯暄说起正题,“正是这个意思,但是现在需你秘而不宣暗中进行,等到合适时机一举出手。此事非翰林院一衙门之事,需要大家周旋配合,听王爷号令,届时先生会派人与你送信……”

    两人在书房商议具体事宜,不知不觉天便黑了下来,送走了宋伯暄,梁英韶在书房里负手深思。

    浑身绷着一股劲儿,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王爷这是要……

    想到这里看向皇宫的方向,目光灼灼,若是真如此,他便也能有那从龙之功,梁家便能更上一层楼。

    深深地吸了口气,梁英韶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没错,洛王是个能成大事的人。

    **

    “事情就是这样的,你帮我查查庞家那边到底许诺了许家大房三房什么,让她们敢于这样做决定。”云染依偎着司空穆晟开口说道。

    窗台上三足瑞兽玉香炉里飘起袅袅白烟,淡淡的香气在屋子里环绕,令人心旷神怡。

    阳光透过窗子落进来,给相依偎的人影镀上一层金边。

    “庞家现在自顾不暇,就算是许诺了什么,现在也不会兑现了,其实你不用担心。”

    “我倒是不担心,就是想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交易。”

    “好,回头我帮你查一查。”

    “今天不忙了吗?”

    “一会儿就要出门。”

    “哦。”

    两人的对话在屋子里此起彼伏,渐渐地归于寂静。

    云染靠着司空穆晟的胸膛昏昏欲睡,只觉得这样的日子,就算是这样一直过下去,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云染以为自己真的要睡着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一声轻轻地叹息,“我可能要走了。”

    “嗯,那你去忙。”云染随口回了一句,就慢慢的坐直了身子。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猛地转过身去对上司空穆晟的眼睛。

    司空穆晟与她平静的对视。

    越是这样的波澜不惊,云染心里就漫上一层恐慌来,下意识的抓着司空穆晟的袖子。

    皇帝的身体愈发的不好,脾气也是越来越诡异,就这段日子,已经听到不少朝中大臣受到斥责,更有甚者连官职都丢了。

    这样情绪不稳的后面,是代表着皇帝对自己身体状况越来越无法掌控的恐慌,试图以这样的手段掌控自己快要失去的东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