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秋后算账

    458:秋后算账    “三弟妹这话的,一家人互相关心本是应该的。”

    听着这话,好像上回逼着她拿出令牌的不是她一样。

    云染笑笑,“大嫂说的是,一家人本就该互相关心。上回听说蒋姨娘又有孕了,大嫂治家有方,真是令人佩服。”

    谭氏脸上的笑容就有些维持不下去了,她是真没想到顾云染,就真的敢拿着蒋氏的事情来给她添堵。

    她怎么就敢?

    可她真的干了!

    憋着心头一把火,谭氏盯着云染,以过来的口气说道:“开枝散叶本就是做姨娘的本分,这也不算什么。说起来三弟妹进门时间也不短了,怎么还没有好消息?要不要我替你寻个郎中看看,别是有什么隐疾才好。”

    云染笑着看着谭氏,“我进门还没一年,王爷说了不着急。说起来当年大嫂进门也是年余才有了焱哥儿,可见这妇人怀孕是不能着急的,顺其自然就好。”

    谭氏气的脸色都要变了,却又要忍着,毕竟云染说的是事实。

    哪里还能坐得住,就站起身来说道:“我能着什么急,不过是看着王爷年岁大了,子嗣的事情自然是顶要紧的,这才问了一句。既然三弟妹好好地,我这就告辞了,家里还一摊子事儿等着。”

    云染起身送了送,也没说留饭的话,以她跟谭氏的交情,还真是不到这个地步。

    若不是看在司空焱在庞府门前相帮的份上,云染只怕会更不客气。

    可惜了,司空焱那样的性子,怎么会有这么个娘。

    谭氏气呼呼的出了王府,心里赌了一口气,只要想起蒋姨娘,她就这心头的火怎么也压不下去。

    女儿在蒋姨娘手上吃了个大亏,她的性子怎么会善罢甘休,不过是现在不能轻易动手罢了。

    她不是没想着出手,只是现在她们搬出去了,盯着的人更多。

    蒋姨娘再受宠,那也是年纪大了。

    她年纪也不小了,跟丈夫几次闹得不愉快,两人现在寻常也只是平常夫妻见见面而已。

    司空穆齐已经很久没在她那里过夜了,以前还觉得伤心,现在早已经磨平了无知无觉。

    对付蒋姨娘的法子有的是,只是以前她不乐意。

    现在她已经让人去江南采买姿容出色的女子,到时候挑选一二,送进府里。

    那蒋姨娘又如何比得上新鲜水嫩的,腰肢纤细,特意调教过的小姑娘。

    以前是自己放不下,现在她觉得无所谓了。

    只要能将蒋姨娘压下去,她就觉得心里畅快。

    曾经的恩爱夫妻,走到现如今这一步,谭氏心里已经再没有波澜。

    谭氏走后,云染一个人坐在临窗的暖炕上,手里拿了本书,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司空穆齐在皇帝昏迷的时候,支持的是荆王之子,等于是背叛了皇帝。毕竟皇帝看中的是宣王之子,内阁大臣当时与皇后打擂台,司空穆齐是站在皇后那边的。

    而现在皇帝已经清醒过来,虽然云染不知道他身体状况如何,但是以皇帝的性子,大约是也不太能容忍这种背叛的人。

    谭氏现在不仅没能察觉到自己的危机,还这样此处蹦跶,居然替别人到自己这里来试探。

    现在的谭氏,不知道是不是被家里一波一波的事情所累,已经没有当初谭夫人的睿智跟气度了。

    生活能将珍珠打磨的更为光彩照人,也能将珍珠磋磨成鱼目。

    真是有些可惜了。

    昨夜的风波,在谭氏见到云染之后,上门的拜帖就消失了很多。

    这个时候,云染就接到了大伯母的信,知道家里人关心担忧,云染也不想昨夜的事情被她们知晓。索性就让秋禾带着些礼物回了陈桥胡同跟双榆胡同一趟,亲自走一趟那边也就安心了。

    秋禾回来后笑着转达了家里人的问候,知道家里一切尚算平安,云染自己也是放下一颗心。

    天刚擦黑的时候,司空穆晟还没有回来,云染免不了担心。

    忽然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云染抬起头看过去,就看到一头汗水的穆逸,身后还跟着小尾巴顾繁,不由得一愣,站起身来说道:“你们两个怎么一起来了?”

    大晚上的,有些意外啊。

    “娘。”

    “姐。”

    两人出声喊人,云染忙让人坐下,又吩咐人打了水来,让他们洗脸净手,忙完之后这才坐下说话。

    顾繁看着他姐好好地,捏了快豌豆黄放进嘴里,狼吞虎咽下去,这才说道:“我跟穆逸去抄了郭章石的老窝,累死我了今天。”

    云染:……

    她幻听了吗?

    什么叫做抄了郭章石的老窝?

    看着云染瞬间变色的脸,穆逸心中暗道不好,立刻找补道:“不是您想的那样,而是奉命行事,我们只是随着别人去蹭了蹭热闹。”

    云染冷哼一声,盯着二人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顾繁还是长这么大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明显是有些兴奋过头,立刻就说道:“姐,你也真是的,你让穆逸盯着那郭章石,怎么不叫上我?”

    “你是会飞还是能打?你跟着穆逸不够给他添乱的。”

    顾繁泪奔,好扎心,原来在他姐心里,他就是个拖后腿的渣渣。

    穆逸强忍着笑,轻咳一声,这才说道:“这不是昨晚上当场活捉了郭章石吗?我爹连夜审讯问出了好些事情,今儿个就上了折子,皇上大怒,命禁卫带着人抄了家,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是我在盯着郭章石,有些东西我比别人清楚多了,我爹就让我过去都个热闹,半路上遇到了顾繁,就带着他一起了。”

    “那郭章石真的被抓了?”云染还有些恍惚,这可是皇帝亲自任命的右翼前锋营首领,守护京都安全的兵马之一,是个十分重要的位置。

    若不是信任郭章石,皇上也不会安排他这个职位。

    但是现在……

    “为了抓到他的证据,我可是废了不少的功夫跟他磨洋工。这郭章石十分谨慎,想要从他嘴里掏出话来,简直是难于登天。不过好在这厮想要从我这里算计我爹,把我当傻子耍,却不知道我将计就计。”穆逸笑的十分的猖狂。

    看着就是欠揍的样子。

    “所以,昨晚上你带着人去盯郭章石?”

    “嗯,只是没想到这个郭章石居然跟薛定愕暗中勾通,皇帝岂能不怒?”

    最亲信的臣子却私通外敌,这件事情又是司空穆晟亲自抓到的,皇帝的脸面在司空穆晟面前怕是一点不剩。

    这所有的怒火,可不是要冲着郭章石去了。

    说起来这厮也是个倒霉的。

    不仅如此,听着穆逸接着往下说,从郭章石又牵连到了肃郡王,从肃郡王又扯到了庞一统。

    本来从庞一统府上就抓到了抓走云染的人,前后串联起来,这件事情落在皇帝的眼中可就不那么简单了。

    内有皇后,外有郭章石,中间还串着肃郡王跟司空穆齐,便成了前朝后宫联合,将他这个皇帝都蒙骗了过去。

    皇帝本就大病一场,人事不知,在这中间皇后可劲的折腾,本来帝后这对奇葩夫妻因为太子是紧紧绑在一起的。

    但是经过这件事情,皇帝这种疑心病高的性子,算是彻底的对皇后起了疑心。

    如今又查出郭章石听命于皇后,皇帝哪里还能忍得住。

    新年开春没多久,皇帝大病清醒之后,先是皇后被软禁,而后郭章石因“卖官鬻狱”“骄奢淫逸”“贪污受贿”十二项罪名入狱,没多久判了斩立决,连秋后都没等。

    紧跟着肃郡王“御前失仪”“口出狂言”被皇上训斥,命其闭门思过,夺其官职,好歹郡王的爵位还在。

    又过一月,司空穆齐手下的一名校官因“顶撞上司”被抓,然后从这位校官口中审问出了司空穆齐好些隐私事儿。刑部呈书预览,帝,惊怒。

    命刑部彻查。

    司空穆齐被刑部带走,一时间大房那边乱成团。

    短短两月功夫,皇帝先后就将背叛自己的手一一收拾,云染坐在王府里也是整日心惊胆战,生怕司空穆晟被牵连。

    随着皇后一系彻底的落败,皇帝的身子越发的不好,荆王之子也已经被皇帝逐出皇宫,三王之子,唯一留下的只有宣王之子。

    一时间,宣王府成为整个京都炽手可热的存在。

    毕竟当今身体不好,这两月皇上的行为大加看在眼里,太子的人选虽然皇帝还没有下旨,但是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一样。

    宣王府那边红红火火,随着司空穆晟的入狱,大房那边就如同没头的苍蝇四处奔走。

    谭氏第一个就找上了云染,话里话外不外就是都是一家人,这种时候怎么能坐视不管,请王爷出面为司空穆齐说情。

    谭氏此人求人还要挺直脊梁,话里话外带着威胁,云染真是要被她气笑了。

    谭氏是有多看不起她,这种时候在她面前还要摆谱,一副她不帮忙,就是对不起她的姿态。

    脸还真是不是一般的大。

    这么多年,司空穆齐在背后算计司空穆晟多次,谭氏怎么不说这个?

    在她眼睛里,自己丈夫算计别人那是天经地义,怎么到了她家男人出事,就是全天下都对不起她?

    哪里来的自信?

    云染没工夫跟谭氏周旋,只是看着她说道:“大伯若是清白的,刑部自然会还大伯一个公道,大嫂不是相信大伯是被人构陷的吗?这件事情由刑部主管,王爷就是一个带兵的,而且跟大伯同出一脉,本就要避嫌,若是王爷去说情,落在别人眼睛里,还以为大伯理亏以势压人呢,您说是不是大嫂?”

    话里话外,将谭氏的话堵回去,瞧着铁青的脸凝视着她,一副你如此无情,如此恶毒的样子,看的云染心生厌烦。

    谭氏自己心里未必不清楚,但是却依旧如此胁迫云染,不过是认为云染年纪轻,抹不开面子不好拒绝她,所以这才上演一出委屈冤枉不成立刻逼迫的戏码。

    没想到云染虽然是个进门没一年的新妇,但是却对这里头的事情门清,不仅豁得出面子怼她,还能从大义上劝说,挡住了她的攻势。

    谭氏带着滔天怒火愤愤离开,云染望着她的背影,只觉得万分疲惫。

    像是谭氏这样的个人,你帮了她是理所应该,你不帮她,便是天理难容。

    反正不管如何,她都是对的,你都是错的。

    二夫人郁氏也上门来,带着司空薇,一脸的为难看着云染。

    司空薇瞧着她娘不好开口,索性直言对云染说道:“三婶婶,我娘不是来求情的,她是没办法了,来您这里避一避。大伯母日日去我家哭诉,我娘若是不走这一趟,我们全家都成为忘恩负义的小人了。”

    司空薇说这话的时候气鼓鼓的,小姑娘脸都红了,泛着酸的眼眶,泪珠倔强的在眼眶里乱转,却不肯掉下来。

    云染:……

    真是没想到谭氏在她这里没得逞,居然又去郁氏那里逼迫。

    也真是人才。

    大约是谭氏觉得自己对二房一家还算是友好和睦,这才把主意打到这上头来,却不知道这样的做法,会令人将最后的情分也耗干了。

    不过想想也是,这么多年了,在谭氏眼中,二房一向是被她欺压的存在。一只大象,自然不用去管一只蚂蚁的感受,施加号令的如此自以为然。

    司空薇一身姜黄色的衫群,衬托的她的身板略有些消瘦。过年好不容易养出来的点的肉,不过短短的时日又没有了。

    看着真是可怜。

    二房不如她有底气,对上谭氏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强硬,难免自己就要憋火。

    郁氏很是有些不好意思,看着云染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命人上了茶点,云染这才轻声说道:“二嫂,有的时候你也该当立起来,这件事情并非是咱们袖手旁观,而是圣命难违。若是大伯真的没有做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又有何惧?只等刑部查明便能回来,若是他做了,凭着咱们又如何救他?”

    “我知道,我只是……”郁氏叹口气,“这些事情听你说的分明,可是让我跟大嫂讲我又糊涂了。我见识不多,一辈子只知道相夫教子,哪里懂得这些事情。”

    “本来这就是外头男人的事情,大嫂这样上门逼迫你我,本就是不对。不要说咱们早已经分家,就算是没有分家,难道洛王府上下百余口人,还能敢违抗圣命不成?”

    郁氏脸一白,忙说道:“当然不敢。”

    违抗圣命那是要杀头的,她怎么会拿着一家老小的性命开玩笑。

    云染倒不是吓唬郁氏,而是如果郁氏不知道强硬起来对抗谭氏,以后被她这样拿捏只怕还会经常出现。自己又不能回回替郁氏出头,最后靠的还是要自己。

    今日谭氏能逼着郁氏来她这里,明儿个谁知道她会不会拿着所谓的大义,逼着她糊弄着她做别的事情?

    郁氏虽然性子有些软,亏得她还知道自己是个内宅夫人,不知道外头的门道,还能来讨个主意。

    “二嫂,你总得想想两个孩子。磊哥儿今年要是下场得了功名,紧跟着就要娶妻,薇姐儿的婚事也不能耽搁了。到时候,要是大嫂插手两个孩子的婚事,难道你也让步不成?”

    以谭氏的强势,这样的事情未必不会发生。

    果然,郁氏的神色就变了,到她自己的时候,委屈一下也许无妨,或者是来云染这里诉苦也无妨。可是牵连到孩子,她就会格外紧张谨慎起来。

    “三弟妹说的是,朝中大事,其实我们内宅妇人能管得了的。”郁氏挤出一个微笑,对着云染笑了笑。

    郁氏能想明白,云染也算是松口气,只要她不跟着谭氏来逼她那就可以了。

    司空薇是个聪明的孩子,此时已经听出了云染的深意,一时间面上又羞又囧,连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了。

    她娘被大伯母恐吓一番,就来三婶婶这里试探。可是三婶婶瞧得分明,只拿出她跟哥哥她娘就妥协了。

    落在三婶婶的眼睛里,她娘也太不堪了。

    云染倒是没多想,这世上多得是柿子捡着软的捏的人,郁氏也没多少坏心眼,上回还提醒过她,她也是念着她的情的。

    只是有的时候难免糊涂。

    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也不要加在别人的身上,好在还是个明白的,知道轻重,也知道厉害。

    送走了三房母女,云染还特意给了司空薇一支白玉嵌宝石的簪子。

    这孩子很聪明,知道她母亲做得不对,对着自己都难为情的要哭了。

    司空薇接了簪子的时候,眼睛都亮了,看着云染的神色带着几分感激。

    把人送走,这一天过得,云染真是觉得累极了。

    司空穆晟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云染歪在榻上身上搭着一张薄毯睡着了。

    放缓了脚步去洗漱,云染听着声音醒了过来,不等起身,就被司空穆晟抱了起来进了寝室。

    云染被他这么一抱,睡意散了些,两人说了说话,云染就看着他更衣问道:“皇上怎么没对庞家下手?”

    跟皇后有关的人,皇帝都处置了,不会对庞家网开一面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