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上交军权

    367:上交军权    人这辈子很多时候没得选择,但是也有的时候是自己的选择。

    比如她落水定亲,这是无可选择之举。

    比如顾书萱与人做妾,这是自己选择的结果。

    云染无法理解,顾书萱就算是再爱司空焱,何至于害了她一条性命不够,就连她自己的前程都要搭上,做妾是那么好的事情吗?

    堂堂国公府嫡女,云染实在是瞧不上这样的做派。

    看着在她面前抹泪的顾书萱,云染十分平静,听着她的哭诉,她也无法理解,她为什么来找她哭。

    毕竟她们可没什么姐妹情谊。

    “这样的日子真是过够了,整日的要提防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下黑手,可我又没有别的办法,你帮帮我好不好?”

    美人梨花落泪,楚楚可怜,惹人心动。

    可惜,云染一点都不动心。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的结果,当初你既然抛弃了家族,抛弃了前程,宁可委身做妾,就应该知道,你这辈子头顶上都会压着一个更名正言顺的女人。”

    听了云染的话,顾书萱的哭声一顿,抬起头挂着两行泪,看着她,带着几分怨愤,“我们到底都是顾家女,你就真的眼睁睁的看着不管?”

    “你这话说的可真是有意思,我就算是与你同为顾家女,就算是我是洛王妃,但是也没有做婶婶的插手侄儿房里事儿的,这说出去还要不要脸?”云染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顾书萱一时接不上话,脸上红了又黑,黑了又白,“你就真的见死不救?”

    “你也不至于到了水尽粮绝那一步,更何况那穆沁岚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你自己疑心生暗鬼,不过是自己吓唬自己罢了。”云染端起茶盏轻抿一口,“那日宴会上我帮了你一回,也不见你一个谢字,我这是何苦费心费力不讨好?”

    顾书萱想起上回的事情,倒是她疏忽了。

    “上回的事情是我不对,我跟你道个不是,可这次你还是要帮帮我,当我求你。”顾书萱最近心憔力悴,穆沁岚步步紧逼,她真是要扛不住了。

    看着云染还是不开口,顾书萱是真的有些急了,顾不得别的直接说道:“现在有我挡在前头,那穆沁岚一时顾不上你,若是没了我,你不要忘记了,她也是曾经想要你命的人。”

    看着云染神色微动,有了犹豫之色,顾书萱心头大喜,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我,我也不喜你,可是现在我们联手绝对是有利无害,你何必拒我于千里之外?”

    云染收敛神色放下茶盏,看着顾书萱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再说一遍,你们房里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伸手的。”

    顾书萱顿时有些气馁。

    “不过,如是穆沁岚主动惹到我,那就不一样了。”云染轻笑一声看着顾书萱。

    顾书萱闻言神色一动,看着云染,“你说话算数?”

    “当然,不过现在穆沁岚可不是那种冲动的性子,你就算是想要做什么,她也未必如你的意。”穆沁岚做事素来谨慎小心,但是若有机会又绝不放过,这样的敌人可不好对付。

    “那你就不用管了,只要你记得今日答应我的话,他日若是有这样的机会,不要放过就好。”顾书萱开口说道。

    云染无可无不可的点头,“当然,对我有利的事情,我怎么能放过?”

    顾书萱深吸一口气,她现在是越来越看不透顾云染了,现在的她跟当初的那个小丫头简直是换了个人一样。

    “祖母想要请你去国公府做客,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云染握着茶盏的手一紧,故作不经意的说道:“老夫人怎么忽然请我去做客?当初两家闹得不愉快,怎好轻易上门?”

    这话一出,屋子里就安静了一瞬。

    “已经过去的事情,你何必耿耿于怀?当出祖母也有待你好的时候,你怎么不说那个?”顾书萱有些恼了。

    “呵呵。”云染不太想搭理她,但是想起太夫人,到底是……心有所牵。

    毕竟上辈子,全靠太夫人护着自己,才能在赵氏手下轻松过日子。

    “太子刚过世,这个时候也不好出门,就算是要做客,至少也要等年后吧。”云染叹口气说道,不为别的,就为了上辈子的恩情,去看看她老人家也没什么。

    “年后也没多久了,你答应了就好。”顾书萱就站起身来,“我会给祖母写信回去说一声,到时候再定年后哪一天吧。”

    云染倒也无可无不可,轻轻颔首,“也好。”

    “那我就先告辞了,你也好好休息。”顾书萱心情好,出口的话也带了几分情谊,走了两步,忽然转过头来,看着云染说道:“那庞姝仪跟穆沁岚走的近,两人是多年好友,你可要小心了。”

    “多谢提醒。”云染自然知道这个,倒是没想到顾书萱还会提醒她一句。

    顾书萱扶着腰在烟卉的搀扶下走了,看着她的背影,云染无声的叹口气。

    曾经那样骄傲的人,现在嫁了人,有了身孕,也不得不低着头抬了通房跟穆沁岚打擂台。

    日子过到这个份上,瞧着她的样子是不后悔的,可是有什么意思呢?

    顾书萱这样磨着自己答应娶诚国公府做客,云染心里就知道这事儿不简单。

    就算是太夫人这辈子对她冷些,毕竟是有亲疏远近。上辈子,她老人家是真真切切的护着她十几年的。

    当还恩吧。

    司空穆晟回来的时候,天都黑透了,落了一身的雪珠子,进门带着一股子寒气。

    旁边屋子里穆逸在读书,云染就迎上去,推着他先去换衣裳暖一暖,自己拿了换的衣裳给他送进净房去。

    等他沐浴出来,屋子里都摆上了饭。

    “爹。”穆逸轻快地喊了一声,脸上带着笑意。

    司空穆晟坐下应了,问了几句功课,父子俩一问一答倒也有趣。

    “行了,先吃饭吧,等吃完饭你再考校他的功课也不迟。逸哥儿跟你说了吗,许先生让他明年参加府试的事儿?”

    “说了。”司空穆晟点头,“试一试也好,总得看看读的书怎样。”

    云染点头,再无言语。

    食不言,寝不语。

    等到吃晚饭,司空穆晟带着穆逸去了前院,云染就收拾了自己的账册打开来看。

    年底也该盘帐了,前些日子耽搁了,现在就该捡起来。

    算了半本账册,司空穆晟就回来了,看着云染拨着算盘在对账,笑着说道:“算盘倒是打得熟练。”

    听有些稀奇的样子。

    云染就道:“这有什么,哪家的主母看不懂章册,不对账册的。”说着就把账册收了起来,看着他说道:“今日进宫还顺利吗?”

    司空穆晟颔首,看着云染忽然说道:“今儿个在宫里荆王的四子跟宣王的幼子打起来了,可真是热闹。”

    云染想了想,这才说道:“我记得荆王四子今年八岁,宣王幼子十岁了吧?”

    “是啊。”司空穆晟点头。

    “好端端的怎么打起来了?”说完这句,又接着问道:“皇上接了几位王爷的儿子进宫?那定王府谁去的?我记得定王最小的儿子也有十三了。”

    这可是个大动作。

    “正是他。”司空穆晟看着云染坐在铜镜前拆头发,晕黄灯光笼罩她,越发添了几分朦胧美。

    云染忽然放下梳子,看着司空穆晟,“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上辈子皇上好像没有这么快接人进宫。”

    司空穆晟笑的更开坏了,“是。”

    “那……这事儿跟你有关系?”

    “正是我促成的。”司空穆晟直言说道。

    云染吸了口气,看着他,自己蹙眉深思,好一会儿才说道:“皇上怎么会愿意?”他那么讨厌你。

    “正因为我这么大公无私,皇上才会觉得我的提议很公正,一口就答允了。”说完看着云染,又道:“我将大将军印交给了皇上。”

    云染刚拿起的梳子,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惊讶的看着他,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军权交出去,那岂不是如砧板上的肉。

    看着云染惊恐的样子,司空穆晟过来扶着她,笑着说道:“你在怕什么?我在边关经营这么多年,一块大将军印不过是个摆设罢了,有什么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