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思量对策

    359:思量对策    “哟,今儿个你们怎么一起来了?”荆王妃盯着三人开口说道。

    荆王妃不是个好相处的人,说话扎人,行事刻薄,这么直白的话别人不好开口,她是敢说的。

    定王妃是个沉得住气性子阴沉的人,十句话里有九句半是不能信的,此时也是神色淡淡的打量着三人,似乎要看粗些什么似的。

    云染虽然年纪最小,但是她却知道一个道理。

    四位王爷里,司空穆晟是最有权势,最不好相处,个性最强的那个,因此其他几个王爷在他面前并没有多少底气。

    至少,比起打仗来,三个串成一串儿,也不是司空穆晟的对手。

    许是因为这个,靖王妃跟定王妃看着云染就格外的不顺眼,因着她年纪小,总想着压她一头。

    人一旦被人压下去了,想要再翻身可就不容易了。

    气势上输了,那口气也就散了。

    云染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是自己又不能跟司空穆晟似的毫无顾忌,因此行事的时候,虽有几分顾忌,但是也不曾让自己吃亏。

    此时,靖王妃这寒酸试探的话,云染就轻声开口不软不硬的堵了回去,“在宫门口正好遇上宣王妃姐姐婆媳,就一起来了。”

    宣王妃带着儿媳孙氏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此时也说了一句,半开玩笑的强调,“这话说得,我怎么闻着一股子醋味,昨儿个我还跟你一起来的呢。”

    定王妃的眼睛扫过云染,就见这位最年轻的洛王妃,神色自在的坐在那里,那双眸子深深浅浅的让人看不分明。

    这几日的相处下来,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顾氏可不是个好拿捏的小姑娘。

    难怪能稳稳的坐上洛王妃的位置。

    若是没点手段,也不会令司空穆晟那样的男人,松口娶了做王妃。

    论身份地位,就算是她是诚国公府一脉,但是到底是分出去的一脉,并非嫡枝。

    心里这么想着,她就说道:“也该开始了,不要说话了。”

    每日哭丧都是有时辰的,何时哭,何时歇,都有规章。

    哭丧是个技术活儿,哭的时候要悲戚落泪,真情真意,不哭的时候要赶紧的养精蓄锐,收敛情绪。

    这几日熬下来,大家的精神自然萎靡了许多,不过是强撑着而已。

    按理说,几位王妃是长辈,不该这样辛苦。

    几位王妃都是有座位的,但是做儿媳的可没有座位。

    云染作为最年轻的,不好一直坐着,因此大多时候她是半蹲着的,表表姿态,免得被皇后太子妃捉住把柄,得不偿失。

    又是一天。

    云染扶着秋禾的手出宫的时候,双腿已经酸软的没有丝毫的力气。

    今日太子妃哭得昏厥在堂前,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昏倒的时候抓住了云染的袖子,差点害得她一头栽倒在台阶上。亏得秋禾力气大,稳稳地抓住了她。

    太子妃乔氏昏倒了可以去休息了,云染却还要继续守灵。

    这么折腾下来,实在是有些吃不消。

    等上了马车,云染抱着暖手炉,长长的松了口气。

    马车摇摇晃晃的回了王府,胡乱的用过饭,就一头扎进锦被中,陷入酣睡。

    先有太子妃的“昏倒”差点害的云染摔跤,第二天继续进宫,云染午膳的粥碗却被人悄悄的换了。

    若不是云染素来谨慎,吃喝一向极为小心,发现之前给她的粥碗碗沿上花纹略有不同,可能就真的中招了。

    那碗粥,云染没敢动。

    就这样回了王府,晚上的时候肚子也有些不舒服,连夜请了郎中进府。

    她入口了不良之物,易导致腹泻。

    云染的神色渐冷,看来是宫里的人忍不住了,这是要对她下手了。

    就是不知道是太子妃乔氏还是皇后。

    再进宫,云染不管是喝水还是用膳都只是做做样子,沾沾唇,丝毫不敢咽下去。

    如此在宫里硬抗一天,晚上回府在吃饭,没熬几天,整个人都憔悴的不成样子。

    宣王妃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悄悄地把自己盘子里的糕点,偷偷地裹在帕子里,塞到了云染的手里。

    在太子即将要送入皇陵下葬的时候,洛王回京。

    那天是个极好的天气,万里晴空,云染远远地就看到司空穆晟甲胄鲜明,龙行虎步踏过宫门,阳光落在他的身上,让人忍不住的多看一眼。

    英武非凡。

    知道他会安然无恙,但是脑海中闪过的有关庞姝仪的画面,还是让她很不安。

    不知道庞姝仪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司空穆晟怎么躲过那一场埋伏。

    不知道埋伏他的人是北冥的人,还是……当今的人。

    看着他平安入了宫,云染这才真真切切的松了口气。

    “这下好了,洛王回来了,你也能松口气了。”宣王妃站在云染身边轻声说道。

    “这几日多谢宣王妃姐姐周旋照顾。”云染道。

    “举手之劳而已,你不必放在心上。”宣王妃垂着头轻声说道。

    又到出宫之时,云染随着大家走出宫门,前面的人忽然顿住脚。

    她也跟着停了下来。

    抬头望去,就看到宫门之外,一人背对众人,双手负后,仰望星空。

    似乎是听到了身后有人走出的声音,他缓缓地转过身来。

    云染惊喜的对上他的眸子,脸上带着压抑不住的笑容。

    就这么看着他缓步而来,穿过人群,径直走到她跟前,看也不看别人,牵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众人:……

    云染:……

    一直到上了马车,云染都还觉得做梦一样。

    这人也实在是太……太高调了些。

    众目睽睽之下,云染现在想起来,心口还砰砰直跳。

    看着云染拘谨的样子,司空穆晟微微挑眉,索性做到她身边去,上臂一伸,将人揽入怀中。

    鼻端全是他的气息,强烈的令人无法忽视。

    云染心里的那根弦,此时终于松了下来,放缓自己靠着他,轻声说道:“你终于回来了。”

    “嗯,回来了。”司空穆晟缓缓地勾起唇,这会儿瞧着云染这幅模样,这才满意了。

    方才那模样就跟看个陌生人似的,真是让人不舒服。

    “你瘦了许多。”司空穆晟揽着她的腰,微微皱眉。

    “整日宫里王府两头跑,瘦些也没什么。”云染倒是没当回事儿,“等太子下葬,就能轻松了。”

    司空穆晟有很多话要问云染,但是看着她一脸的疲惫,把心里的话压了下去。

    云染此时心里也是忐忑不安,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那封信,索性靠着他假寐。谁知道竟是真的睡了过去,一直到下车的时候才醒了过来。

    司空穆晟给她罩上大氅,牵着她的手下了车。

    王府门前灯笼高挂,管家带着人前来迎接,司空穆晟牵着云染的手一路进了王府。

    众人齐齐低头,眼角瞟着两位主子握在一起的手,各有思量。

    司空穆晟入京之后直接进宫,一路风尘,云染推了他进净室沐浴,自己进了寝室找了他的衣裳,悄悄地放在屏风外面的长凳上。

    隔着屏风,灯光映照下,还能看到他健硕的身影。

    云染脸一红,转身走了出去。

    多了一个司空穆晟,仿佛整个王府都多了一股子鲜活的气息。

    云染让人去叫穆逸过来一起用晚膳,吩咐厨房加菜,忙里忙外一刻也不消停。

    穆逸到了,小家伙高兴地在屋子里叽叽喳喳的,带着云染也轻松开心起来。

    司空穆晟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云染跟穆逸正坐在大榻上,娘两个高兴地说话,晕黄的灯光,落在他们的笑容上,温暖、柔和。

    “爹。”穆逸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就下了榻,扑进了司空穆晟的怀里。

    司空穆晟拍拍儿子的头,神色舒缓。’

    云染也下了榻,道:“先去吃饭吧。”

    外头都摆好了饭菜,冬日寒冷,略放就会凉了。

    三口坐下吃了顿饭,吃晚饭,司空穆晟就送穆逸回前院休息,爷两个趁机说说话。

    云染则进了净室沐浴更衣,等她收拾完出来,司空穆晟也回来了。

    云染瞬间就紧张起来了,略有些不自在的坐在床头,正想着怎么开口,司空穆晟就在她身边坐下了。

    她就看到司空穆晟拿出了自己写给他的那封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