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太子病逝

    357:太子病逝    顾书萱跟赵氏的纠结,云染完全不知道,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就躺下休息了。

    等到小憩醒来,外面天都黑了。

    穆逸也不在家,只剩她一个,就有些懒懒的。

    外头摆了膳,随意地吃了点,就让人撤了。

    自己进来捧着本书,坐在宫灯下,却暗自出神。

    庞姝仪不会无缘无故的去还顾书萱,她今日那一脚,这么巧,是知道了顾书萱怀孕暗下杀手,还是真的巧合?

    庞姝仪跟顾书萱没有利益之争,按理说不应该出手对付顾书萱才是。

    可她就是这么做了。

    云染就估摸着,一定是顾书萱跟穆沁岚联手了,不然以庞姝仪的谨慎,怎么会刚进王府就敢这么多,必然是有依仗的。

    而且,庞姝仪很聪明,她只是伸了一只脚,神不知鬼不觉,事后没证据她能轻松脱身。

    若不是自己有这样的预感,顾书萱今日肚中孩子绝对保不住。

    她就知道这个庞姝仪不是安分的!

    这个消息,她还是要让人透给顾书萱知道的好,让她们去撕吧,她只要看热闹就好了。

    打定了主意,云染这才轻松了几分,看了几页书,便安然入睡了。

    第二日,云染让春信把这消息瞧瞧传出去,谁知道她的消息还没穿出去,春信倒是给她带了个大消息。

    “抬了个通房?”云染真是没想到,顾书萱现在居然能狠得下心用这一招了。

    她那么喜欢司空焱,现在却要亲手把她的婢女送到自己丈夫的床上,这个滋味想必是不好受吧?

    真是想不到,昔日高傲的国公府姑娘,如今也能做到这一步了。

    大家……都变了。

    “是,据说是昨晚上抬的。”春信低声说道,“大少爷知道萱姨娘怀了身孕,昨晚上去探望她,后来大少奶奶身边的丫头去请大少爷,然后萱姨娘就好像是肚子不舒服,把大少爷留下了。”

    真是一出热闹的好戏,昨晚上她一夜好眠,没想到西院那么热闹。

    穆沁岚看着顾书萱怀孕了,必然是心急了,就想着自己赶紧也要怀一个。忍不住低声下气去姨娘的院子里请人,结果呢?

    却被顾书萱打了脸,不仅没把丈夫请回去,顾书萱还抬了个通房给她打擂台。

    这会儿只怕是穆沁岚要气得吐血了。

    云染轻轻一笑,这个结果她自然是喜欢的。

    只是想起司空焱那张干净的面庞,又想起通房这两个字,总有种别扭的感觉。

    向他那般如谪仙般的人物,实在是很难令人将他跟俗世好色男子相提并论。

    然而,司空焱却并没有不同。

    立冬那一日,天气格外的寒冷。

    屋子里烧着地龙,云染只穿了件单衣,手里拿着司空穆晟送回来的第一封信。

    北疆下了大雪,两军并未交战,但是一直在僵持。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大雪,原本一触即发的大战,就被无线延后了。

    这样的天气里,谁又敢轻易的出兵。

    信中司空穆晟讲了些边关的趣事,云染看的眉眼都弯了起来。又提到他故意将司空穆齐支开,去另外一处扎营,两人井水不犯河水。

    云染这才松了口气。

    提笔给司空穆晟写了回信,将家里的事情简单告知,让他不用担心,一切安好。

    信送出去第三日,宫中钟响。

    太子病逝。

    洛王府里立刻行动起来,收红披白,全府肃穆,来往的下人个个屏气静声,不敢带一丝笑颜。

    云染也换上了素服,头上的簪了银簪,神色紧张地坐在那里。

    太子死了,后面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果然,太子病逝之后,先是传来皇后昏倒,皇帝痛哭失子,不能自已的消息,又传出皇帝亲笔写逝太子谥号“懿文”,葬皇陵。

    整个京都一片缟素,人人哀戚。

    云染担心她爹这个时候触皇帝霉头,被他趁机发落,连忙让人会去送信,亲笔写了信给她爹让他小心。

    顾钧和回信,让云染放心,他已经搞了病假。

    云染一愣,她爹还挺聪明,这个时候告病假避开皇帝的怒火,无疑是最好的。

    可是要是皇帝起了疑心,怎么办?

    心里火急火燎的,牵挂不已,就盼着皇帝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想起她爹来。

    太子葬仪期间,宫中气氛诡异,连续数日,接连不断有官员被发落。

    罢官免职都是轻的,还有几个倒霉的直接被推出去斩了。

    一时间人人鹤唳风声,云染越发的担心。

    作为皇室人员,云染是要进宫哭丧的,与她同行的还有谭氏跟郁氏,两人的神色皆不怎么好看。

    太子没了,皇后性情大变,前来吊唁的人,看着皇后的样子个个触目惊心,生怕惹了皇后不开心。

    云染本就是皇后的心头刺,这个时候更是小心翼翼,就这样还是每日被皇后冷落,他们这群人挨冻都是轻的,年轻还抗住的,有那年纪大的直接冻晕过去。

    云染蹙眉,却一言不发。

    谭氏也冷得够呛,东宫里上上下下除了哭丧的声音,其他的一点声响也没有,诺大的东宫,就像是一处地狱。

    她们这些人所在的大殿,连个炭盆都没有,一站就是一天,任凭是谁也受不住。

    云染手脚冷得厉害,她本就是人家母子婆媳的心头刺,这个时候更是咬着牙撑着。

    太子妃那边的人,几次三番的在她身边转悠,不就是想要抓她的小辫子。

    但凡云染有一点的偷懒,她就敢肯定皇后婆媳一定会趁机给自己定罪。

    “荆王府二少夫人晕倒了,快,扶到偏殿去……”

    “去请太医。”

    “太冷了,这是冻得。”

    “嘘,你要找死吗?”

    旁边不远处人群动了起来,云染跪在那里,膝盖早就没了知觉,看都没看那边一眼,低着头守丧,规规矩矩。

    耳边全都是叽叽喳喳的声音传来,郁氏紧靠着云染,神色苍白无力,双手紧紧的抓着帕子,可见紧张万分。

    那边谭氏本来动了动的身子,看着云染跟郁氏都没有动,又跪了回去,心中暗暗叫苦。

    太子死了也这么折腾人,心中抱怨不已。

    终于熬到天黑要出宫,云染坐上了回家的马车,秋禾忙用热帕子盖在她的膝盖上,看着膝盖上的痕迹,眼都红了。

    要是被王爷看到,不知道怎么心疼呢。

    “王妃,不如您也告病吧?”这腿都不能看了,秋禾扭过头去说道。

    云染摇摇头,“谁都能告假,我不能。帝后本就对王爷不满,恨不能抓到他的把柄,这个时候我不能拖他的后腿。不就是守丧吗?也没几天辛苦了。”

    “明天换个更厚的护膝,这个不能用了。”

    云染疲惫的点点头,靠着软枕闭上眼睛休息。

    要哭灵,要守丧,午饭在宫里吃的也是愣愣的粥汤,简直是无法下咽。

    云染这个时候已经是累的扛不住了,闭上眼睛就睡了过去,膝盖处还传来阵阵疼痛。

    到了王府,云染下了车,就看到谭氏跟郁氏也同样下了车,三人各自分开,回了各自的院子。

    厨房里早就准备好了热气腾腾的饭菜,云染连喝两小碗汤,这才觉得活了过来。

    穆逸看着母亲的神色,万分的担忧,他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心里很是沮丧。

    云染开解他几句,“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我现在日日进宫守丧,顾不上你,你可要照顾好自己,知不知道?”

    “我知道了,娘,你放心吧。”穆逸垂着脑袋说道。

    他得写信告诉爹爹,爹爹一定有办法!

    皇帝下召,招司空穆晟等人回京,为太子送葬。

    云染总有种不好的感觉,眼皮子直跳,总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事情忽略了。

    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等到第二日,云染进宫之后,跪在那里守灵之时,忽然想起来。

    皇帝下旨宣召司空穆晟回京,可是原主的记忆里洛王并未回京。

    她甚至于想不起来,上辈子皇帝有没有宣召司空穆晟回京。

    天黑之后,云染回到王府,留在家里的月华忙匆忙迎上来,对着云染福身行礼,匆匆的说道:“王妃,庞姑娘的母亲来接庞姑娘回去,说是庞夫人染了怪疾,让她回去侍疾。”

    云染停住脚,看着月华,勃然大怒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脑海中一幅幅的画面急速闪过,让她顿时白了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