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花宴生事

    355:花宴生事    谭氏的宴席,云染倒是没有必要早早的去,像是巴结似的。

    既然是王妃,她自然是有资格晚会到的。

    不过,云染想着自己毕竟是刚进门的新妇,也不好太晚,因此赶到宾客差不多都到的时候,就带着秋禾跟春信往西院而去。

    既然是赏花宴,自然是要看花,这王府里看花最好的地方,自然是后园子。

    倒是有些当初太子妃设宴的意思,将宴席一桌一桌的摆在了花丛中。

    走到半路的时候,云染忽然看到了拐弯处不急不缓走出来的庞姝仪。

    脚下顿时停住了,抬眸看着她,只见她面带惊讶,而后带上笑容朝着自己走来,一袭柳黄的衫群,穿在她的身上多了几分娇俏,少了几分城府,一派风光霁月的模样。

    庞姝仪是个会打扮的人,三分容貌也能装扮出七分来,更何况她本身就有七分容貌,此时更是娇美可人。

    更令云染觉得有意思的是,她今日装扮偏向于王妃的华丽厚重,然后庞姝仪特意选了这样的轻灵飘逸,想来是打定主意不碍自己的眼了。

    的确是个聪明的。

    这次见到庞姝仪,倒是没有出现脑海中的异样,是自己这个功能消失了,还是说这次庞姝仪没打算动什么歪心思。

    正想着,庞姝仪已经走了跟前,恭恭敬敬,端端正正的对着她行了大礼,“妾身见过王妃,王妃安。”

    云染心思复杂的看着恭敬顺从的礼节,看着她对着自己顺服含敬的笑容。

    能屈能伸。

    不愧是上辈子能走到最后,距离司空穆晟最近的女人。

    她有这个韧性。

    “庞姑娘真是爱开玩笑,快起来了,这个大礼我生受不得。”

    你亲爹在不停的找我爹的麻烦,你在我面前还要伏小做低,你们父女俩玩的一手好双簧啊。

    真是人不可貌相。

    庞姝仪没想到她的姿态已经放的这么低了,顾云染居然还不依不饶的,脸色瞬间一僵,但是很快的让自己平定下来,和缓的说道:“妾身知道进府的事情,惹了王妃不开心,可是婚嫁大事,又岂是我能做主,说到底我也不过是顺水逐流的浮萍而已。”

    这话说的真是可怜,让同样身为女人的自己,都要生出几分同情之心。

    可是云染偏偏不上当。

    轻叹一声,云染看着庞姝仪说道:“你这话说的,倒像是我多刻薄一般。”

    听着顾云染话里松口之意,庞姝仪心中一喜,面上越发的可怜,却还强忍着故作坚强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这戏演的,云染要是戏班的师傅,一定给满分!

    “你也知道王爷素来是言之有心的人,他之前怒极之下说过那样的话,他不松口,我自然不敢违逆王爷的意思。你跟乔侧妃的事儿,最后还是要看王爷的,起来吧。”

    庞姝仪不知道顾云染这话是真是假,但是面带感激却是真真切切的演给了云染看,“多谢王妃指点,妾身定不忘王妃大恩。”

    云染淡淡一笑,走在前头,“现在还是先不要称呼妾身的好,王爷最重规矩,日后有机会总会改口的,何必急在一时。”

    庞姝仪心有不甘,却还是轻声说了一声,“是,那我听王妃姐姐的就是。”

    呵呵。

    云染心里嗤笑一声,知道甩不掉庞姝仪这贴狗皮膏药,索性也不甩了。

    反正她利用她,想要告知大家,她在王府会站住脚。

    云染正好也利用她刷一刷宽和、大气、能容忍的正妻形象。

    大家各取所需。

    当花园里的人,瞧着云染跟庞姝仪十分和谐的一起而来的时候,那神色当真是精彩的不要不要的。

    就连乔锦璋都差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没控制住的揉了下眼睛。

    云染的目光滑过乔锦璋,最后落在迎过来的谭氏身上,笑着说道:“我来晚了,大嫂可别怪我。”

    “这话说得,都是一家人,早点晚点又有什么,索性都在园子里,耽搁不了吃饭喝酒就是。”谭氏亲亲热热的挽着云染,笑着将她拉到主席上坐下。

    众人忙起身给云染问安行礼,毕竟她是洛王妃,地位在那里摆着。

    瞧着新鲜出炉的洛王妃,如此的年轻貌美,家世不显,却能得了洛王倾心,众人心里真是滋味难言。

    云染并未做下,笑着对大家说道:“既是家宴,诸位无须多礼,请坐。”

    言行间落落大方,不见丝毫的拘束小家子气,到还真有几分气派。

    近日邀请来的人,大多是跟云染穆沁岚她们年纪相当的人,多是嫁了人的少妇,说话间比姑娘们多了几分爽朗,很快的就热闹起来。

    云染还看到了韩慧初,倒是有些意外。

    韩慧初并未坐过来,遥遥对着云然一笑,举起酒杯。

    云染也对着她一笑,手中酒杯摇举。

    近日来的客人真不少,云染还看到了好些熟面孔。

    比如赵氏娘家的侄媳妇义安伯府嫡长媳朱氏,靖国公府世子夫人龙氏,恒安侯夫人陈氏,还有与武安侯府世子订了婚事即将成亲的荣吟秋,延平侯府世子夫人段氏……

    一个个的人名跟脸在云染的眼前交汇,之前未出嫁的时候,见到的大多是各家的姑娘,现在成了亲应酬的就是各家的嫡长媳了。

    地位不同,她要见的人也不同。

    之前她未出嫁,人家会让同样未出嫁的姑娘与她往来,现在却是各家的嫡长媳与她往来,分量之重,自然可见悬殊。

    地位,真是个好东西啊。

    明明她们眼中看着自己是飞上枝头的麻雀,但是对着自己笑的时候,就好像自己是金光闪闪的凤凰。

    所以,今日这样的情况,云染根本就不会给她的几个朋友下帖子。

    要想更好的来往,她们嫁了人反而更妥帖,现在,私下小聚可以,这样的场合除非是各家的夫人带着,不然就有些格格不入了。

    王府里有很多名贵的花种,既然是赏花,自然是让人摆了出来,供大家欣赏。

    尤其是谭氏找来的几种名贵的桔花更是出了风头,紫龙卧雪,朱砂红霜,瑶台玉凤,雪海、玄墨,个顶个的漂亮,引得大家纷纷赞赏。

    酒过三巡,顾书萱忽然站起身来,朝着云染这边走了过来,手里举着酒杯,笑吟吟的看着她。

    云染侧头看着顾书萱,也对着她浅浅一笑,握着酒杯的手修长洁白。

    “王妃,这样的好日子里,我敬你一杯。咱们姐妹,如今能共处一处,可真是缘分,你说是不是?”

    不知道顾书萱要做什么,云染不动声色,嘴上却说道:“是,是要喝一杯。从娘家称呼,我得叫你一声姐姐,不过素来出嫁从夫,这辈分却不好乱了,今日瞧着你是喝多了,日后可不要如此了,免得被人看了笑话。”

    顾书萱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即就一副你说的都对的样子,道:“是,小婶婶,我敬你一杯。”

    云染与她酒杯一对,轻轻抿了一口。

    顾书萱与云染喝完,就对着旁边的穆沁岚说道:“夫人,我敬您一杯。当初你我姐妹情深,如今能做一辈子姐妹,可真是缘分不是吗?”

    穆沁岚的脸都要黑了,要不是顾忌着这里这么多人,她都要翻脸了,这个顾书萱是什么意思?

    穆沁岚强忍着不悦,看着顾书萱道:“瞧你这是喝了多少,你的丫头呢,还不扶你下去醒醒酒。”

    穆沁岚就看向顾书萱身后的丫头,目光带着几分冷厉之色。

    顾书萱看着穆沁岚,脸上的笑容更是和缓,“姐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待我好啊。”

    云染就看着顾书萱探过头去,对着穆沁岚笑的那叫一个惷光灿烂,心里琢磨着这俩人这是什么意思?

    脑子一时走了神,忽然就听到一声惊呼声,“姨娘……姨娘……你怎么了?”

    云染只觉得眼前一晃,像是有个人影朝着自己砸了过来。

    穆沁岚伸出去的手还在半空中,顾书萱整个人像是山一样,朝着她的方向落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她就出了一下神……

    就在这个时候,云染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坐在她身边的庞姝仪伸出了脚,而后顾书萱摔倒在地,裙角染红了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