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此生一妻

    308:此生一妻    “他真的这样说?”云染看着秋禾急急地问道。

    秋禾忙点点头,“是,王爷的确是这般说的。听秦运说当时太子殿下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可是王爷转身就走了,一点脸都没给。”

    云染下意识的抚着心口,她是万万没想到,一点都没想到,司空穆晟居然会这样否了侧妃。

    当时皇后的懿旨以不容拒绝的姿态,直接送去了洛王府。

    她根本就不知道司空穆晟有没有接旨,想必外面的人也没有人知道。

    但是皇后大概是没想到,司空穆晟居然敢这样干,直接就给否了。

    这才是记忆中那个嚣张霸气的洛王。

    这才是那个睥睨天下绝不服输的暴君。

    心口“砰”“砰”“砰”跳得厉害,云染觉得这颗心都不是自己的了。

    之前司空穆晟为什么没有拿着这一点反驳皇后,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云染忽然就想起那日踏青,是不是司空穆晟也发现庞姝仪的疑点,所以这才……

    不然的话,如果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侧妃入府,他应该早就有动作了。

    却偏偏等到现在。

    云染又怕是自己想多了,想要去问个清楚明白,但是又有些忐忑不安。

    万一是她自作多情怎么办?

    秋禾却没发现姑娘心中的想法,接着说道:“不过奴婢估摸着,这件事情还没完。王爷这样一说,皇后娘娘的颜面往哪里放?只怕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云染回过神来,是啊,皇后那是一国之母,司空穆晟这样讲,皇后岂能善罢甘休?

    还有皇上必然也不会轻易罢手,司空穆晟接下来只怕是真的要小心应对才是。

    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云染的眼眶都是黑的,有心想要问问,但是有舍不下自己的颜面。

    不去问,又担心他会被治罪。

    坐在屋子里也是辗转难安。

    最后还是没能挡住自己的关切担忧之情,让秋禾去打探一下。

    秋禾还没回来,顾钧和先回来了,回家之后就先到了女儿这里。

    两父女坐下叙话,顾钧和开门见山,“昨儿的事情你可知道了?”

    云染颔首,“是,是我一好友给我递的信。爹,这件事情……”

    顾钧和看着女儿欲言又止,但是他的面上却有几分得意,道:“这才算是个男人该做的事情,自家后院的事情,怎么能容得别人插手。”

    “爹!”云染无奈的喊了一声。

    “得得得,女生外向,这还没嫁过去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顾钧和今儿个实在是高兴,打趣起女儿来。

    云染脸一红,就道:“那您就笑吧,笑够了再说。”

    瞧着女儿真的有些恼了,顾钧和这才轻咳一声,徐徐说道:“你别担心,应该不会有大事儿。今儿个下朝之后,皇上宣了王爷御书房觐见,现在事情到底如何还要等他出来才知道。”

    云染皱眉,皇上果然是要插手了,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事缓则圆的道理,千万别硬顶着。

    看着女儿担忧的神色,顾钧和就道:“你替他担心什么,洛王那是身经百战的人,比你这个闺阁的丫头见识多了。”

    也是。

    云染就松了口气,看着她爹说道:“这回怕是不能善了,庞家跟乔家只怕是要闹一闹。”

    “闹也闹不到咱们这里来,你怕什么?”

    云染:……

    “我倒也想看看,他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顾钧和就道,这件事情其实有很多种方法解决,最常见的就是把人迎进府去,慢慢的晾着就是。

    皇后管指婚,还能管到人家床上的事情不成?

    但是司空穆晟却偏偏找了个这样的疏漏,直言这俩侧妃与他没关系,纵然是有男子气概,但是却也不好收尾。

    此时,御书房。

    皇帝面色阴郁的看着洛王。

    洛王却身子笔直的立在殿中,丝毫没有认错的意思。

    这件事情当初皇后的确是做的有些不妥当,但是现在司空穆晟这样讲,无异于将皇后的脸摁在了地上。

    皇帝自然是不能不管的。

    “既然你觉得并未接旨,那朕亲自下旨为你指侧妃。”皇帝也是较上劲了,看着司空穆晟越发的来气。

    司空穆晟一张冷脸凝视着大殿里的地砖,听到这话,这才抬起头来,徐徐说道:“回皇上的话,微臣早年早就发誓,此生只娶一妻,永不纳妾。”

    “什么?”皇帝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司空穆晟的眼神带着几分惊愕。

    大殿中的内侍也都惊愕的扫了洛王一眼,立刻又垂下头去。

    “洛王府的事情,皇上又不是不晓得。我娘这么多年吃斋念佛避世不出为的什么?我小小年纪就去疆场浴血厮杀为的又是什么?”

    皇帝被洛王的一番话给堵得说不出话来,一时间哽在哪里不上不下。

    “所以当我从边疆回来之后,我就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发过誓,此生绝不纳妾,祸乱家族。”

    “朕可从未听你说过这件事情?”

    这就是怀疑洛王是临时这样讲,拿来糊弄他们的。

    皇帝是非常的怀疑,以司空穆晟狡猾的性子,不是做不出来。

    听了皇帝的话,司空穆晟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若不是因为从水里救了人家姑娘,要对人家的清白负责,微臣这辈子就没打算娶妻。一个人自由自在的,不知道多逍遥。”

    皇帝眉峰蹙起,他没想到司空穆晟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那么在东宫发生的事情,岂不是……弄巧成拙?

    若是司空穆晟没打算娶妻,就无嫡枝香火延续,到时候洛王府的匾额早晚得摘下。

    而且,一个没有子孙延续的人,他根本就不会做出什么不忠的事情来。

    忽而,皇帝又想到一点,看着司空穆晟,“朕记得你还有个庶长子。”

    他倒是一时糊涂了,忘了这件事情。司空穆晟说得好听,果然是骗人的。

    司空穆晟对上皇帝带着怒火的眸子,一字一字的说道:“穆逸姓穆,并非姓司空,若是我亲生儿子,怎么会不跟着我姓?”

    “什么?”皇帝阵阵惊愕,“穆逸不是你儿子?”

    “不是,穆逸是遗腹子,他爹在战场上为了救我身亡,他娘临产之时听闻噩耗,生下她就没了。这孩子的爹为救我而死,我就把他养在身边当亲儿子带着。”

    皇帝:……

    大殿里安静下来,皇帝觉得有些头疼。

    他需要静静。

    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既然非你所生,那你还给他上族谱,简直是胡闹!皇家族谱,岂容儿戏?”

    “皇上息怒,这孩子虽非我的血脉,但是他爹与我有救命之恩。我是拿他当亲儿子养的,更何况当时我已经打算今生不娶,所以让这孩子入族谱,待我百年之后为我摔盆扫墓有何不可?”

    “你……”皇帝气的心口直疼,“那这太儿戏了,皇家血脉岂能混淆?”

    “王府虽然是皇室,但是族谱早就从宫中分出,无碍皇室血脉,族规中也并未讲明不可。”

    既然洛王早就打定主意不娶妻,这个穆逸又非亲生子,拿捏他们这一支简直是易如反掌。

    无嗣为由,洛王就不敢打皇位的主意。

    可偏偏,洛王现在这个媳妇,还是他儿子亲自送给他的!

    皇帝这一口气憋在心里,上不去下不来,脸色极为难看。

    司空穆晟微微挑眉,继续说道:“这是我十五岁那年第一次取得边关大捷回京之后,在祠堂里写下的告祖先书,请皇上过目。”

    一旁的内侍连忙上前,接过洛王手中的东西,双手呈了上去。

    这张纸已经有些年头了,微微泛黄,纸边微卷。

    打开来,果然看到上面写得分明,此生若娶,只有一妻,绝不纳妾。

    过世的老洛王在子嗣的事情上犯了大错,让司空穆晟自由吃了不少的苦头,没想到这倒是个硬脾气的,竟然在十五岁的时候,就敢写这么一封告祖先书供奉在祠堂。

    何止是大胆,简直是……

    皇帝知道司空穆晟的性子,他既然敢这样讲了,只怕就会真的这么做。

    那两名侧妃的事情……

    “所以当时,你故意没有回去接皇后的懿旨?”皇帝看着司空穆晟质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