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愧疚

    226:愧疚  云染不动声色的坐下,花厅里来的人不少,但是看着眼熟的没几个。她虽然跟风车胡同的许家走动不多,但是到底是大伯母娘家,许朝英的性子也不是那等无事生非的人。

    她心里就有了计较,怕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人或者事儿。

    焦宝惠把厅里的人笑着跟云染介绍一番,一众的人名中,云染就记住了两个名字。

    第一个,庞姝仪。

    第二个,郭云荞。

    庞姝仪是翰林院大学士庞一统的女儿,庞一统是顾钧和顶头上司。而且,这位庞姝仪庞姑娘,在上辈子是最有希望进宫为后的人。

    在司空穆晟登基之后。

    而此时也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姑娘,当真是生的貌美如花,沉鱼落雁,比起云染未有丝毫不及。对上云染的目光,还对着她抿唇一笑,那双珍珠般的黑眸一弯,整个花厅都亮了几分。

    但是云染想不明白的是,庞一统现在明明是太子的人,上辈子最后是怎么得到了司空穆晟的信任的。

    司空穆晟那样的男人,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糊弄的昏君。

    至于郭云荞,这是太子上辈子纳入东宫的最后一位良娣。

    其父乃是右翼前锋营统领郭章石,在京卫中算得上是骁勇之辈。

    云染知道她,并不是只有原主的记忆,而是诚国公府原本跟郭家就有往来,她跟郭云荞也是相识的。

    只是现在,她识的她,而她却不知道她罢了。

    想起这个,云染难免就想起了这次太子选妃,剑指自己的心思。

    心中不由一沉。

    更令云染意外的是,她没想到表姐办茶宴,居然能把这二人请了来。

    不知道舅家跟庞家郭家有什么渊源,只要一想到这里,她就有些坐不住了。

    大家彼此互相见过,坐在花厅里客客气气的说话。人人脸上带笑,个个笑靥如花,真真是一点错处寻不出来。

    许朝英就找了个机会抓着云染去更衣,路上避开人,让秋禾跟自己的丫头远远地跟着,这才对着云染说悄悄话,“庞家是太子一系的人,你不要跟那位庞姑娘走得太近。”

    云染一怔,楞乎乎的看着许朝英,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暗中提点她。

    对上云染惊愕的目光,许朝英有些不好意思的避开目光。上回顾家有难,她爹爹袖手旁观,她这个做女儿的实在是不能说什么。但是心里总觉得没脸见云染。

    她到京都多年,对这里头的事情知道的还算是有几分,因此到了焦家,听着那庞姝仪明里暗里打听云染的事情,就格外的上了心。

    暗中观察之下,她总觉得这个这个庞姝仪行事古怪,偏又令人抓不住把柄。

    看着云染呆愣的样子,以为她没听明白,就又加了一句,“那庞姝仪跟清惠县主是手帕交。”

    云染跟清惠县主之间的恩怨,许朝英从顾蓁口中得知一些,云染也是知道的。

    之前还对风车胡同有些怨言,现在的了许朝英的提点,云染心里又暖暖的。

    许大人是做官的,做事情自然要更加考量自己家族,上回袖手,也实在是不好指责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