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有所隐瞒

    184:有所隐瞒  雕花铜灯里散出柔和的光芒,靠着软枕的云染握着手里的信,眉尖轻蹙,微带不悦。

    白日的事情,那司空穆晟直接归类于小女子之间的意气之争,他哪里知道这下头暗藏的杀机。

    说什么她意气用事,说什么不自量力,说什么不知危险……

    呸!

    将手里的信使劲的揉了揉,用力掷在底下,简直是不知所谓!

    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抓起几上的茶盏,灌了一口微冷的凉茶,这才觉得沸腾的心慢慢的平息下来。

    司空穆晟并不知道她重生的事情,也不会知道前世究竟发生了什么,所以无法知道自己此时心中的怒火跟彷徨。

    老天给了她一次机会重生,她就不能白白的浪费掉。

    就好像她之前觉得只要顾书萱不来招惹自己,她就既往不咎。

    但是显然自己太天真了,顾书萱根本就不会明白什么叫做适可而止。

    顾书栊跟她有不可解开的因缘,那么顾云染跟她又有什么仇恨?

    顾书萱这样一而再的咄咄逼人,云染知道以后他们之间的交锋只会更多。在这之前,她一定要想办法让自己强大起来才成。

    顾钧和也好,顾繁也好,司空穆晟也好,没有人会知道自己重生的事情,也不会有人知道自己心里的忧虑跟担心,更加不会知道自己对未来的恐惧……

    深吸一口气,云染下了榻将地上的纸团捡起来,不能被丫头们看到。转手放进自己床上的暗格里,这才躺下来看着烟灰色绣虫草纹的帐子顶,夜过三更,这才慢慢的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云染才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信里司空穆晟压根就没有提到,昨日偷袭春信的人是谁的人!

    这厮是没查出来,还是不想跟自己说?

    顾钧和在家养伤,翰林院的差事告了假,因此顾繁每日回家后,首先面对的就是亲爹检查功课,日子就过得特别的苦闷,不时的找云染来诉苦。

    这一点上云染倒是支持爹爹的,因此做了好些吃的给顾繁,算是安抚他。

    穆逸时常来凑热闹,有的时候顾钧和就连他一起考了,几次三番之后,穆逸就贼溜溜的等到顾钧和考校完顾繁的功课后,这才溜过来。

    惹得顾繁很不满,直呼他没有兄弟义气!

    云染:……

    小屁孩俩,还义气?

    没人打了两板子手心,就不敢胡嚷嚷了。

    这段日子,云染对自己的两家店铺十分的上心,经常会去店里看看。琢磨着,这两家店既然父亲给了她,她就得好好地经营起来。

    免得自己消息堵塞,时常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

    自那日后,云染觉得司空穆晟对自己有所隐瞒之后,就再也不曾跟他有过书信往来,心里憋了口气,又有些凄凉。

    这世上,靠谁都不如靠自己的。

    这日,天气越发的热了起来,云染坐在树下纳凉,接到了大伯母的口信。说是她舅舅跟舅母要来京都,让她过去一趟。

    舅舅,舅母?

    云染的脑子一时就僵住了,完全把这两号人物给忘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