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第139章 观点相同

    扶桑。

    名古屋。

    一个扶桑风格的居酒屋内。

    两个人正在谈生意。

    一个是典型的扶桑人,个子矮小,脸上挂着谦卑的笑容。这人是扶桑国内,一个做药物买卖的地下商人。

    还有一个一米八多,穿着风衣,气势雄浑,尽显霸气。

    在两个男人的身边,还各坐着两个浓妆艳抹的歌舞妓。

    接了电话之后,风衣男子啪的一声,把手机砸在了桌面上:“妈的。”

    那个地下商人笑意吟吟:“孙君,你这是为何生气。”

    “没什么。”风衣男子孙洪山,与这个地下商人,只是简单的交易关系罢了。他并没有打算把事情给说出来,

    他再打了一个电话,由着另外一处,借了五千万过来,算是完成了眼前这一笔交易。眼睛也微眯着。

    区区一个新人沈夜,就与自己炸刺了,真是找死。

    居然胆大的杀自己的助手,不给他些颜色瞧瞧,自己还真被人小觑了。

    以为自己身后有一个沈中队长了不起了,自己的身后也有靠山。

    但是,要杀死沈夜,还是有些麻烦。

    除非……找一个合适的机会。

    快要过年了,年后,正是第八小队的小队长选拔战。

    特别行动组,虽然也属于国家部门。但是与其它部门,都有着极大的不同。这个部门,是真要的打打杀杀,冲在第一线,属于江湖的一部分。既然属于江湖,那么,那么就有一定的死亡率。也和江湖上的其它门派一样,可以签生死状。

    一签生死状,一上生死台。

    生死由天定,法律亦不管。

    到时候,只要想办法,激得沈夜与自己签生死状。

    到时候,再把沈夜给活生生的打死!

    想到这里,孙洪山不由的,对年后的小队长选拔战,有着几分莫名的期待。

    ……

    此时,飞棱化工厂。

    胖子郭栋的尸体,放倒在一旁。

    沈夜拿着自己的华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老爷子。

    “喂,老爷子。”

    “你小子还知道回电话了,完事了?”沈中队长的声音,透露出了几分无奈。

    “完事了。”

    “杀了几个?”沈中队长再问道。

    “这一次杀得不多,才杀了一个。”沈夜一边的电话的时候,一边左手拿烟,再右手夹着打火机,把烟给点燃了。

    “只杀了一个啊,不错,杀的是谁。”沈中队长也透露出了几分惊奇:“等等,以你小子的性子,飞棱化工厂这种地方,也只有首恶有罪恶吧,其它人都没有啥罪恶,最多是保安和工人。杀一个很正常。不过,杀的是谁?”

    沈夜到不急着回答,重重的抽了一口烟:“一个叫郭栋的胖子。也就是孙洪山副队长的副手。”

    沈中队长那边,明显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们特别行动组,杀人,是需要证据的,不能胡乱的杀。你上一次杀十个,是割肾集团,虽然数量多了点。但是,没有没有超过上限,也就算了。你现在杀的郭栋,本身就是我们特别行动组的人,你用什么理由去杀他。”

    “如果是什么污染企业,没有人会在乎这个理由。”

    “在特别行动组内部,本身就有一个监察部。”

    “你做了这一桩案子之后,麻烦大了,就算我怎么力保,监察部都要你去坐上多年的牢。”沈中队长头痛不已:“你逃吧,逃出国。你的家人,我会帮着照料的。”

    “老爷子,你想多了。我会这么做,会没有做好手尾。这个胖子郭栋,本身就是一个变态。他奸杀了两对母女花,而且不知是在母女花的生前,还是死后,把这两对母女花,用蜡浇起来。放在他办公室的顶楼,没事就欣赏。用污染企业这一条当理由杀人不好,但是这一条杀他,就没问题了。”沈夜弹了弹烟灰,吐了一口烟圈:“我进入特别行动组,也有一段时间,也在慢慢摸清特别行动组的规则。哪里有那么莽撞。”

    沈中队长听得这么一说,才长舒了一口气:“你小子还不算莽撞。不过,郭栋这胖子,真有这么变态?奸杀人还做成蜡像?操,这事我如果早知道了,哪里还用你去杀,我早取了这胖子的人头。你杀得对,杀得好。”

    “所以啊。”沈夜点了点头:“老爷子,郭栋这事已经过去了,监察部管不到我头上。不过,如果我要杀孙洪山,怎么杀才能合情合理。”

    沈中队长也不由的感觉到一阵子的头痛:“孙洪山惹你了?”

    “我杀了他的副手,和他已经不死不休,之前我们在电话里面,已经隔空放过炮了。他要宰我,我要杀他。”沈夜简单明了的把事情给说了一通。当然没有说自己恶即斩的原则。

    “这样啊。”沈中队长想了想:“孙洪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他想斩了你,但是,你有我当靠山,并不是那么好斩的。所以,他极可能会设计一个圈套。比如说,年后的第八小队小队长的选掩拔,就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机会。”

    “我们特别行动组,说白了,还是武人。要拼要杀。”

    “所以,与其它江湖人一样。可以签生死状。”

    “一签生死状,一上生死台。

    生死由天定,法律亦不管。”

    “这就是一个好的圈套机会。”

    “你到时候,可以将计就计。”

    “当然,如果孙洪山不在第八小队小队长选拔战当中设陷阱,你也可以反过来设计他,逼他签生死状。”沈中队长沉吟着。

    “这样的话,确实可行。”沈夜点了点头:“等等,我本来没有兴趣争这个小队长的。但是,如此一来,我好像就一定要争这个小队长。好像落入你的圈套当中。”

    沈中队长笑得像一只老狐狸:“你可以选择不参加第八小队的小队长,不用我帮你想的办法。”

    电话挂断之后。

    沈中队长的眼睛眯着,自己的对手是孙德海。

    沈夜是自己的孙子,孙洪山是孙德海的侄子。

    而沈夜与孙洪山的争斗,其实就是自己与孙德海争斗的一个延伸。

    ……

    沈夜斩了胖子郭栋之后,又接连出刀,硬生生的把飞棱化工厂的主要生产机器,全部破坏。

    同时,也找了老爷子提供的人手,联系了省报的记者。

    省报的记者那边,也已经做好了工作,在沈老爷子一力要报道的前提下,开始了报道这一起飞棱化工厂的污染事件。

    按着节奏走下去,飞棱化工厂是一定要停工的。

    (第一更送到,求推荐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