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黑暗王者

765.第762章 连杀

    哧啦!

    侍从身上的衣物蓦然撕裂,从里面钻出一个狰狞恐怖的身影,像无数利刃组成的怪物,扑向洛里斯。

    洛里斯瞳孔一缩,手里的黑色短刀迅速融化,化作黑色黏液覆盖全身,但进入魔身状态至少需要一到两秒的时间,杜迪安已然飞速扑出。

    迎面掀飞的书桌瞬间撕碎,无法阻挡杜迪安的冲刺,他几乎瞬间冲到洛里斯面前,双臂如刀,横扫向他的胸口,同时背后的利刃怪肢和肩膀上的利刃肢体包围而出,合抱住洛里斯。

    “不——”洛里斯怒吼一声,下一刻被杜迪安完全抱住,怒吼声顿时戛然而止,从杜迪安的利刃肢体中渗出大量鲜血,流到脚下的柔软地毯上。

    当杜迪安松开手时,从他怀里散落下一地的内脏和肢体,这些肢体表面仍覆盖着黑色黏液,看上去黑糊糊的,他的魔身只进入到一半,尚未成型,便已死去。

    杜迪安看了一眼,发现他肢体表面的黑色黏液仍在微微爬动,像有生命一样向四处延伸,其中部分黑色黏液微微上翘,向杜迪安的脚掌伸来,但只伸到一半,便渐渐停顿了下来,然后彻底停止了流动,归于死寂。

    杜迪安头一次看见这样的情况,脸色微变,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寒意,一时间甚至感觉自己全身像被一种未知的怪物包围,躲藏在怪物的躯壳当中。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杜迪安回过神来,迅速破窗而出,奔赴向距离最近的另一座大楼中的拓荒者。

    在杜迪安冲出窗户时,外面守卫立刻被惊动,飞快聚集过来,但杜迪安在建筑的墙壁外飞快爬行,利刃肢体贯穿墙壁,牢牢吸住身体,几个跳跃,便冲到另一座建筑中,破墙而入。

    通过热源捕捉,他看见这建筑里的拓荒者已经察觉到异状,朝他的位置赶往过来。

    嘭!

    杜迪安切碎一面墙壁,立刻跟这建筑里的拓荒者相遇,这是一个模样俊秀的年轻人,穿着一身休闲服,他看见杜迪安的模样呆了一下,似乎有些震惊,但很快便反应过来,黑色流液从他皮肤下渗透而出,覆盖全身,进入魔身。

    杜迪安破墙的同时,便笔直冲了过去,等他来到这拓荒者面前时,后者刚刚进入魔身,他的魔身样子奇特,脑袋拉长,像马,胸口前却遍布银色软鳞,两手像蹄,耳朵较长,像兔耳一样竖立在脑袋上。

    杜迪安一眼便看出,这模样跟稀有魔物「听风者」有几分相似,而听风者是擅于感知的魔物,战斗方面一般,同时在速度上极其卓越,这点从这年轻人魔化的双手也能看出。

    当杜迪安冲到他面前时,年轻人似乎判断出双方的力量差距,转身就跑。

    然而,杜迪安虽然也是拓荒者,但体质却跟外荒级巅峰的军神相差不多,加上割裂者本身在速度方面也较为擅长,在他的冲刺下,很快便在狭窄的走廊里追上了对方。

    “滚开!”

    年轻人察觉到背后的恐怖气息,惊怒地转身甩出一把利剑,这利剑他是用蹄化的手掌夹缝所夹着,剑柄的造型似乎也是为了适应他的蹄化手掌而锻造,此刻迎面斩向杜迪安,声势凛冽。

    杜迪安的目光几乎看都没看,背上的一条利刃怪肢飞舞而出,叮地一声,将这利剑斩断,同时其他几条利刃怪肢从身侧两边飞速冲出,噗噗两声,刺穿了年轻人的背部,从他胸口穿出。

    年轻人惨叫一声,不等他继续挣扎,杜迪安镰化的双臂挥出,噗地一声,削断了他的脑袋。

    这前后不过数秒之间,一名金字塔一线的拓荒者便倒在了杜迪安的脚下,跟之前的偷袭秒杀不同,这次算得上是正面战斗,由此可见,魔痕之间的差距有多么重要!

    杜迪安没有留恋,继续冲向下一栋大楼的另一名拓荒者,他的余光已经瞧见,另外一名外荒级巅峰的拓荒者正飞速赶往这里,他必须在对方追上前,尽可能地将其他的拓荒者斩杀,这样最后跟那外荒级巅峰的拓荒者较量,才能有更大的胜算。

    不过,事与愿违。当杜迪安冲到下一栋楼时,居住在这里的那位拓荒者遁入到了地底,他的热源反应在地下上百米处快速移动,居然是个能钻地的魔痕。

    杜迪安只能放弃这个目标,继续冲向最后一个拓荒者。

    这位拓荒者在一座办公的会议大楼顶层,他从墙外一路攀爬到顶层时,大楼里的职员全都被惊动,有的聚集到窗边抬头观望,有的直接逃出了大楼。

    当杜迪安爬到顶层时,只见一个全副武装的狰狞身影站在一间宽敞的办公室中,凌厉地看着他,但目光中隐隐有一丝紧张。

    杜迪安已经察觉到那位外荒级巅峰的拓荒者赶到了大楼下面,他几乎没有停留,迎面扑了过去,虽然这位拓荒者的魔身让他辨认不出来自什么魔痕,但也无需去辨认了。

    嘭!

    这拓荒者身体佝偻着,像驼背的鳄鱼一样盯着杜迪安,当杜迪安扑过来时,立刻掀起旁边的椅子甩开,同时向后退去,转身冲出窗户。

    这里的窗户是玻璃质,瞬间破碎,他的身体径直坠下。

    杜迪安没有停留,冲到了他撞破的窗户前,却没有一跃而下,而是用背后的利刃怪肢刺入脚下地面,瞬间刹住身体,然后再扣住下面的墙壁,向蜘蛛一样飞速爬去。

    对他而言,直接坠落的速度,比起爬行的速度更慢。

    而且他的魔身还有一个好处,背上的利刃怪肢相当于多出几条手臂,让他的极速变向非常灵活。

    这驼背状鳄鱼魔身的拓荒者看见杜迪安从墙上飞速攀爬追来,眼中的凌厉杀意顿时变成了惊恐之色,他急忙用手掌抓向墙壁,想要借力推动自己加速向下坠去,但在半空中无处借力,想要变动身体极其困难,他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杜迪安像恶兽一样爬行扑来。

    一声惨叫。

    只见杜迪安背上的利刃怪肢飞速刺出,贯穿到他的身体中,同时钩住了他的身体,另外几条利刃怪肢立刻松开墙壁,从各个不同方向飞速刺入。

    鲜血在半空中溅射而出,杜迪安背上力量一扭,撕裂声响起,这拓荒者的身体瞬间四分五裂,内脏和肠子从半空中如冰雹般洒落砸下,有的溅在旁边的窗户上贴着,看得这附近上下几个楼层的人脸色发白,心惊胆颤。

    而这时,杜迪安的身体也垂直砸落在地面上,这高楼有上百米,他胸口落地,有一阵胸闷的沉重感,并未受什么伤,他立刻爬起,望着从大楼另一边拐角冲来的热源身影。

    这道炽烈热源冲出拐角时,模样也显露出来,是一尊近三米高的石状怪物,外表依然维持着人形的轮廓,但肌肤和头发,脸部等各处,全都有一层石皮一样的角质层覆盖,手里握着一把粗糙的石剑,双刃,刃口锋利,中间是石骨,看上去古朴大气。

    “受死!!”他看见杜迪安脚下散落的尸体块状,目龇欲裂,咆哮一声,持剑迎面冲来。

    杜迪安站在原地没动,背上的利刃怪肢微微扭动,他眯着眼睛,以静制动,望着他飞速逼近,心中暗暗想着,不知道自己的割裂利刃,能不能刺穿他这身体。

    从外表来看,后者显然是擅于防御一类的魔痕。

    而他却是极限攻击类型的传奇魔痕。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杜迪安的眼眸越来越锐利,嗖地一声,石人状拓荒者怒吼着一剑斩向杜迪安,声势万钧,似乎要将整个大地劈开一样。

    杜迪安心中一憷,不敢迎其锋,身体迅速侧闪,同时背上利刃怪肢推动身体,像是数条手臂控制身体一样飞速变向,然后猛力推动,朝对方弹射而出。

    “去死!!”石人状拓荒者咆哮一声,他的石剑斩在地上,来不及收回,他抬起石拳猛地朝杜迪安的脑袋砸出,在杜迪安全身上下,唯有头颅处的甲壳覆盖最少,是最清晰可见的弱点。

    杜迪安脑袋一歪,身体像灵猴般以不可思议的姿势向后折叠,背上和肩头上的利刃怪肢却飞速划动,刺向石人状拓荒者。

    当利刃摩擦到对方的身体时,杜迪安有一种切割在石块金属上的感觉,较为生涩,他身体后扬,翻滚着拉开距离,等抬头望去时,顿时看见石人状拓荒者的手臂和胸口上,渗出几道血痕,就像石块在流血,看上去奇异无比。

    “原来也不过如此。”杜迪安目光淡然,他最担心的是对方是剧毒类的魔痕,这一类的拓荒者最让人头疼,即便是跨一个级别的人也不愿轻易去招惹,因为就算能杀死对方,说不定自己也会被毒得不轻,甚至毒死也有可能。而在所有魔痕类型当中,他最乐于遇上的敌人,就是擅长防御能力的。

    眼前的石人状拓荒者就是如此。

    不过,对于其他人来说,这石人状拓荒者应该算是极其难啃的骨头,他的利刃肢体连金属都能轻易切断,丝毫不感到阻碍,但切入对方身体时,却感到了几分摩擦的晦涩感,足以说明,他的身体比金属还要坚硬数倍!这对其他不擅于攻击的魔痕来说,就是一个打不死的超级肉盾!

    感受到手臂和胸口的撕裂疼痛,石人状拓荒者眼中露出一丝震惊,怒火早已消失,他惊疑不定地看着再度爬起的杜迪安,余光又扫了一眼自己的手臂,虽然是石化的肌肤,但他感觉自己此刻的脸色肯定极其难看,自己最擅长的优势,居然就这么被破了!

    “想要逃跑了吧?区区岩族,也不过如此。”杜迪安慢慢地一步一步朝他走去,同时开口嘲讽,与此同时,他的视野却张开到最大,时刻注意着那只钻地土壤中的拓荒者,以防他突袭。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人似乎没有偷袭的打算,依然在自己脚下上百米的位置蛰伏。

    “你是那群攻击王宫的入侵者?”石人状拓荒者心中的一丝退意顿时消失,目光森然地看着杜迪安,道:“既然知道我们是狩猎岩族,你就该知道,凭你区区一个外荒级拓荒者,想要在这里撒野,还差着点呢!”

    “是吗,难道说你们这里有其他强者坐镇?”杜迪安故意问道。

    石人状拓荒者看见杜迪安被甲壳覆盖住的一丝眼缝中的眼眸露出试探之色,心中冷笑一声,道:“现在知道也晚了!”

    “的确晚了……”杜迪安喃喃说了一声,说的很轻。

    石人状拓荒者心中一动,尚未来得及思考,便见杜迪安陡然如飓风般袭来,他瞳孔一缩,急忙抡起石剑横扫而出。

    杜迪安背上的利刃怪肢猛地扣住地面,拉扯着身体以诡异的折叠姿势后仰,躲过石剑的横扫,同时腹部的利刃怪肢在石剑出手的空荡,猛地射向他的胸膛。

    噗噗两声,利刃怪肢刺穿到石人状拓荒者的胸膛中,却没能一次贯穿进去。

    杜迪安立刻扭动利刃怪肢前方的利刃,从利刃后面微微贲张开来,形成倒刺弯钩,将其身体扣住,如此一来,对方想要遁地跑掉,几乎是不可能了。

    “太晚了……”杜迪安背上的利刃怪肢猛力一推,将他的身体推动着扑向石人状拓荒者,立刻将他推翻压倒在身上,同时用利刃怪肢缠绕住他的手臂,如此一来,石人状拓荒者手里石剑几乎失去了作用。

    听到杜迪安吐露出的低语,石人状拓荒者瞳孔一缩,顿时陷入绝望,他忽然知道杜迪安为什么会开口嘲讽了,从一开始便是借着说话拉近距离,如果他在受伤的那一刻就钻地逃跑,以他的遁地速度,相信对方是绝无可能追赶上来的,毕竟,在遁地方面,他们岩族可是行家。

    但他却因杜迪安的话而错失了逃跑的机会,而且这第二次交手,他更加清晰地感受到杜迪安的力量,并不逊色于他,而且那恐怖的利刃肢体比他想象的还要锋利,能轻易刺穿到他的身体里面。

    “再见,哦不,拜拜。”杜迪安双手交叉抵住他的喉咙,猛地一拉,噗地一声,石人状拓荒者的脑袋顿时断落下来,在伤口处却没流出血液,里面的血肉似乎也硬化成石,不过看上去像瑰丽的暗红色宝石,极其美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