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黑暗王者

598.第596章 壁主 折返

    嘶吼声很快力竭。

    杜迪安感觉一颗心空荡荡的,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地上,仰望着天空上缓慢流动的乌云,耳边听着左臂上传来的一阵阵凶狠撕咬啃食声。

    他嘴角微微扯动一下,缓缓地,抬起右手,轻轻地搂住她的后背。

    如果……能够一直这样地拥抱着你,那该多好?

    咕噜!

    海利莎的喉咙中发出阵阵低沉兽吼,像是一头凶恶野兽,在撕咬声中伴随着饥渴地吞咽声。

    杜迪安的目光慢慢地下移,挪到她的身上,空洞麻木的眼眸中浮现出丝丝温柔之色,手掌轻轻地抚摸着她头上丝滑的秀发,就像抚摸着一只蜷伏在自己怀里的小猫。

    海利莎被他抚摸到头顶时,像是受惊一般,猛地抬起头,秀丽的脸上充满凶狠之色,狰狞地怒瞪着他,嘴里叼着半块冰晶化的血肉。

    杜迪安只是轻轻地望着她,眼眸中极尽温柔,似乎在说,不用怕,我一直在这里……

    海利莎蓦然张开口,满嘴利齿朝他的颈脖扑咬过来。

    嗖!

    杜迪安抚摸在她秀发上的右手,蓦然一转,抵住她的颈脖,眼中的温柔中露出几分痛惜和哀伤,以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对不起……”

    吼!

    海利莎毫不理会,狰狞嘶吼着扑来。

    杜迪安手臂紧紧抵住她的颈脖,他感觉他的力量虽然逊色她许多,但似乎能够压制住她,按理说以她的体质,要杀死自己轻而易举,但从她爆发出的力量来看,似乎没有了原先的超常战力。

    在两人的僵持中,数分钟过去,陡然,一直拼命撕咬的海利莎的纯黑瞳孔猛地深深收缩一下,像是瞳孔中间被吸入到一个黑洞中,将眼球上的黑幕拽入了进去,以至于眼眸边缘,露出了一丝雪白之色。

    杜迪安微怔一下。

    吼!

    海利莎陡然抬头,仰天嘶吼,手指甲再次暴涨,越发尖锐,同时额头上缓缓凸出一根尖锐的犄角,正是先前海利莎四度觉醒时的姿态。

    在嘶吼声落下时,她的身体忽然歪到在一旁地上,像痉挛一样抽动,在她的手臂,胸口骨骼等部位,发出骨骼摩擦地嘎吱声。

    杜迪安从地上坐起,看见这诡异一幕,有些怔住,同时心底忽然涌出一丝不敢奢求的希望,难道说……她的意识还没有彻底消亡,跟体内的尸王病毒在搏斗?

    虽然知道这种可能性很渺小,但他心中却不自禁地紧张起来,同时又有些害怕,害怕又是一次希望幻灭。

    咔咔!

    这时,海利莎的背脊上,忽然发出骨骼剧烈撞击的声音,在她额头上凸起的犄角在骨骼撞击声中,越发地向外伸出,似乎想要从她的体内完全抽离出来。

    “啊啊啊啊……”海利莎仰天嘶吼,秀丽狰狞的脸上充满痛苦之色,双手紧紧抱着脑袋。

    看到这一幕,杜迪安不禁攥紧了拳头,仿佛她所受的痛苦,都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在痛苦高亢的嘶吼声中,海利莎抱着脑袋拼命地往地上砸去,犄角刺在地上,扎出一个个窟窿,陡然,她猛地大吼一声,朝她面前的杜迪安张口扑咬过来。

    杜迪安脸色微变,刚准备后退,但很快止步。

    只见她扑到一半,嘶吼声戛然而止,手臂一软,身体软软地扑倒了下去。

    杜迪安微怔,立刻上前将她翻过身来,却见她已经昏死了过去。

    “怎么回事?”杜迪安心中茫然,但很快便想到,不管怎样,趁她现在昏迷了,先找一个安全之地再说,如果她醒来后意识恢复了,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但如果……她醒来后依然是现在的样子,那也必须想办法,将她制服!

    “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你的!”杜迪安将她抱起,坚定地道:“如果你能听到我的话,一定要坚持住,你不会输给尸毒的!”

    说到这里,他深吸了口气,抬头看了一眼四周,视线所到之处,尽是一片乱石荒芜之地。

    忽然,他脑海中闪过先前探索进去的那座遗迹,顿时眼睛一亮,在那遗迹中倒是一个极佳的安全之地。不过,他费尽千辛万苦才从遗迹中冲出来,要再返回遗迹的话,中间隔着无数游荡的尸群,危险至极。

    很快,他便把“危险”这个念头抛出脑海,抱着海利莎飞速转身冲去。

    没跑出多久,杜迪安就远远地看见了一群游荡的行尸,他凝目看了一眼,从海利莎的背包中快速翻出先前的潜尸粉,倒出半瓶涂在自己身上,随即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另一处抛去。

    石块掉落在地。

    听见声响,这群行尸立刻游荡而去。

    杜迪安见状立刻抱起海利莎飞速跑去,眼下唯一能够利用的,似乎也只有行尸没有智商的这一弱点。

    在他跑近后,先前被石头声响引开的尸群末尾,有几只行尸听见杜迪安的脚步声,微微转过身来,溃烂的五官扭曲着着,歪着脑袋望着杜迪安,摇晃着身子朝他走了过来。

    杜迪安看了一眼,脸色微变,但很快注意到这些行尸不是扑咬着冲来,心中又松了口气,看来潜尸粉的效果非常不错,将自己的气味完美掩盖,让这些行尸完全没有辨认出来。

    不过,潜尸粉也不是绝对的,遇上一些高阶行尸,就未必能够奏效,尤其是对尸王而言,形同虚设。

    嗖!

    杜迪安在旷野上极速飞奔,虽然为了安全起见,理应绕远路,但是,相对于这些松散的尸群,他更担心苏醒过来的海利莎,万一她还是先前那样的状态,自己就未必能再从她的手里挣脱出来了。

    不过,先前能够抵抗住她的扑咬,倒是让杜迪安心中有些疑惑,但他对行尸的构造和尸变的过程了解不多,想不出什么原因来,只能留作日后再详查。

    转眼间,大半个时辰过去,杜迪安在返回的途中遇见上百尸群,但都是小数量的,先前的尸潮在失去尸王的统治后,完全松散了开来。

    而这上百尸群中,其中不乏一些较为高阶的行尸,但幸好没有出现先前遭遇的巨神尸。

    从先前的战斗来看,这尸群中总共似乎也只有两只巨神尸,而从那死去的雷诺的反应来看,一个尸王能得到两只巨神尸的庇护,似乎就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存在了。

    “该死!”

    杜迪安望着前方一处碎石后面游荡出来的一道巨影,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这是一只巨行尸,体质跟高级界限者差不多,但是不要命的凶悍战斗方式,即便是拓荒者应付起来都会很棘手。

    距离太近了,现在想要绕路已经来不及了。

    杜迪安攥紧了拳头,眼中露出疯狂之色,准备殊死一搏!

    随着距离接近,就在杜迪安准备加速冲过去率先出手时,忽然间脚步微缓,速度减慢了下来,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这只巨行尸,只见它竟然面朝着自己……蹲了下来!而且两手紧紧抱着身体,瑟瑟发抖,似乎很是惧怕地样子。

    害怕?

    痛觉都没有的行尸会害怕?

    杜迪安呆了呆,陡然,他想到自己腰带上系着的黑翼尸王的头颅,难道说,这只巨行尸闻到了它的气味,所以在害怕?

    想到这点,他凝视了一眼这只巨行尸,它应该不是伪装的,除了那只黑翼尸王和藏在地下伏击尤里卡的巨神尸外,他似乎没见过其它的行尸出现智慧性的反应。

    嗖!

    他没有停留,迅速从它旁边飞速冲过。

    当甩开它数百米后,杜迪安发现,它的颤抖停止了,又慢慢地站起身来,继续摇晃着身体,向另一处游荡而去。

    见此,杜迪安松了口气,转头看了一眼背后系着的黑翼尸王头颅,没想到当时愤恨的欲念,此刻居然起到这么大的帮助。

    他心中更加有信心了,抱着海利莎全速向前冲刺。

    在遇上巨神尸后,他陆续又遇上了一些兽化的奇行尸,但无一例外,这些高阶行尸每当靠近他数百米范围后,就会停止游荡,瑟瑟发抖地蹲下,或者说是蜷缩着。

    而普通行尸和低阶行尸,反而没有这样的表现,只是当他经过时,便立刻转身朝另一个方向游荡,似乎想要远离它,杜迪安感觉这样的反应应该是来自他身上的潜尸粉效果。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杜迪安感觉双腿有些发酸发麻时,终于再次来到了那座遗迹之处。

    这里游荡着数十只行尸,不同阶段的都有,顺着碎石下面的入口通道一直游荡徘徊着。

    杜迪安捡起两块石头在外面碰撞,声音很快将通道里的行尸都引了出来,其中一只巨行尸尚未爬出通道,便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导致身体又顺着斜坡通道滚落了下去。

    杜迪安等行尸被引出一些后,再次抱起海利莎的身体,顺着坡道飞快向下,很快便来到先前他跟尤里卡等人血战的那条通道中,这里地上依然残留着支离破碎的行尸尸体。

    杜迪安很快便来到遗迹门前,只见巨大的遗迹大门依然是敞开的,漆黑的遗迹中游荡着数十只行尸,他眉头微皱,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抛在外面。

    很快,遗迹中的行尸听到动静,立刻摇晃着身子慢吞吞地朝石头处走去,但走到一半又停下。杜迪安不得不再次抛出石块,他发现,这些行尸的听觉系统记忆很短暂,而且很神奇的一点是,它们明明没有智慧,又会被声源吸引,但却不会被彼此发出的脚步声所相互吸引。

    这让杜迪安产生了一些想要研究它们的想法,但不是现在。

    等引出了这些行尸后,他抱起海利莎迅速来到遗迹中,转身看了一眼遗迹的门边,却没有看到关闭遗迹的阀门,难道说,这遗迹是从外面关闭的?

    这想法刚浮现便被他否决,从外面同样没有关闭的阀门或暗阀,即便有暗阀,也不太可能是从外面关闭。

    他来到遗迹内的圆形大殿中,将海利莎轻轻放到地上,凝望了一眼她沉睡着的容颜,转头看了一眼四周,迅速来到周围的墙壁处,伸手轻轻敲动,寻找暗阀。

    在搜寻到一半时,杜迪安忽然想到了那扇堆在枯骨中的小门,不禁心中一动,迅速来到那堆枯骨前,将高高堆积的枯骨推开,顿时一阵垮塌声轰然大作,早已腐朽的枯骨瞬间倒下,扬起无数的尘埃和碎骨的粉末。

    杜迪安捂住鼻子,走入骨尘中的小门前,只见这是一道纯金属的门,两米高度,也是旧时代绝大部分门的标准高度,在门的八分高度处,有一个类似钢化玻璃的横条窗口,此刻上面堆满灰尘。

    杜迪安抹去灰尘,透过这透明玻璃顿时看见里面的场景,并非是他所想的那样储藏着宝物的地方,而是一个类似飞机控制台的小房间,有许多仪器装置,地上倒着几具尸体,以及一些散乱的纸张和书籍。

    杜迪安心中有些失望,不过倒也在他的预料中,想必这里面就是这座庇护仓的总控制台了。

    他左右看了看,这扇门没有把手,旁边的金属墙壁上有一个类似门铃的装置,他看了两眼,轻轻按动进去……并没有反应。

    他试着又按了几次,还是没有反应,心中暗骂一声,一拳捶在门上。

    咚地一声,门顿时被锤开。

    杜迪安一愣,下一刻便发现,这门根本就没有关上,在下面的门缝处,夹着一只手掌枯骨。

    他立刻推门而入,只见这控制台内十分杂乱,地上有四具尸体,哦不,应该是五具。他还看到了一些散落的骨头,手臂骨和人类的胯骨。

    除了这具散乱的骨头外,其余的四具尸体,有两具搂在一起,一男一女,女子的头发雪白,颈脖上挂着一串红宝石项链,精致无比,但朦上了尘埃。

    另外两具尸体,一具在控制台上,另一具就倒在刚才的门边。

    杜迪安冷眼一扫,便看见几具尸骨的腹部处,有一团团皱巴巴的草纸,他微微皱眉,隐隐猜到了这里曾发生了什么。

    如果外面的幸存者是饿死的,这里面的应该也是如此,这房间里唯一的书架被推倒在地,书籍被撕碎,散落各处,成为这些人临死前的充饥物,只是尽管以草纸度日,最终还是等不到救援,活活饿死。

    难怪,这扇门外面聚集着这么多的枯骨,应该是外面的人想得到里面的什么,或是食物,或是生的希望。

    杜迪安默然片刻,将倒在控制台上的枯骨推开,顿时哗啦一声,骨骼全都断裂,堆落在地上。

    他捡起一张控制台上的草纸望去,发现是旧时代的西方圣经,他心中微动,转身来到旁边倒下的书架前,擦掉灰尘,从里面捡起几本书,很快发现,这几本书是不同领域的经典书籍,也是人类文明的精华和象征。

    “原本是打算让这些人活下去,将文明传承下去么……”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心中有一丝触动,他的父亲也是对他抱着这样的期望。

    只是,传承整个人类文明这样的伟大事情,最终还是抵不过最原始的本能,饥饿。

    地上被撕扯开的书有数十本,杂乱地落在各处,成为这里面五人的唯一口粮,而那具尸骨散乱的人,多半率先成为了其他四人的口粮。

    杜迪安看了两眼,将手里的书籍放下,转身来到控制台前,望着众多的机关,眉头微微皱起。

    就在这时,一阵轻微地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杜迪安蓦然回头望去,眼中的冰冷警惕顿时融化,只见海利莎不知何时,悄然站起,朝这里一步一步地走来,身体摇摇晃晃,像是刚学会走路的婴儿。

    杜迪安见她苏醒,心中松了口气,刚要开口,忽然注意到她的眼瞳漆黑无比,手掌呈握爪状,这是随时发动攻击的姿势。

    他心中沉了下去。

    吼!

    见杜迪安注意到她,海利莎猛地嘶吼一声,秀丽的脸上充满狰狞,张口扑了过来。

    看见她这模样,杜迪安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和幻想也破灭,猛地一脚踢去,将半开的门踹去,嘭地一声,金属门的栓滑锁上。

    嘭!

    海利莎一头撞在门上,脑袋微微后扬,紧接着再次嘶吼着奋力撞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