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黑暗王者

337.第335章 割裂者,殒【保底第二更】

    嗖!

    唐装少女突进跃起。

    绷带,缓缓脱落。

    在她背上的血爵巨剑上缠绕的灰白色脏兮兮绷带,顿时瓦解,暗红色巨剑释放出妖异光泽,如嗜血的恶兽,闪烁出兴奋的红光,在唐装少女的挥舞中,如一道血色弯月,狠狠劈斩在割裂者的身上。

    割裂者在攻击落空的刹那,尖叫着挥舞另外两只黑色甲壳镰刀臂,这两条镰刀臂的宽度是其它利刃镰刀臂的一倍有余,虽然看似是攻击肢体,却被它用来防守,如两扇巨大门板,抵挡在身体前端核心部位前,顿时跟唐装少女手里的血爵碰撞到一起!

    轰!!

    地面,猛然崩裂出一个巨坑。

    割裂者巨大的身体陷入在巨坑中,血爵和黑色镰刀臂碰撞的地方产生强烈的气流,将空气中的腐臭气味横扫一空,却又卷动地面的灰尘飞扬而起。

    趴在地面缺口处观看的杜迪安瞳孔暴缩,骇然震惊,只见灰尘中唐装少女猛地脚尖点在割裂者的黑色镰刀臂上借力,空翻后跳退去,但在空翻到一百八十度时,猛地踩在另一处利刃巨臂的内侧,再一次借力全速斩扑向割裂者,手里的血爵横扫斩出。

    嘭!!

    割裂者的身体猛然一震,被血爵劈砍中的黑色镰刀臂赫然崩裂开来,溅射出鲜血和绿色浆液。

    唐装少女手腕一拉,血爵像是锯齿一样划过伤口,鲜血飞速溅射出来。

    割裂者发出尖锐的怒吼声,挥舞防御镰刀臂和另外的镰刀臂飞速包抄过去。

    然而,唐装少女的动作迅捷无比,在一击命中后,迅速踩着割裂者的镰刀臂上跑动,绕到它的身体另一处,手臂甩动,血爵巨剑像是一道血色圆舞风刃,狠狠斩在割裂者的另一处,这次直接斩在一处关节上,顿时将一只挥舞着回攻过来的利刃镰刀臂斩断。

    这一切都在瞬息间发生,唐装少女的速度快得骇人,像一道紫色残影,在割裂者身上飞快挪动,借着割裂者自己的身躯,以及缠绕在它身体上的钨钢锁链做落脚借力,不断地挥舞着血爵,斩出一道道伤口或凹痕。

    杜迪安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人类所具备的力量?

    轰!!

    唐装少女徒然绕到割裂者背面一处,在杜迪安看不到的地方,猛地一阵轰鸣响起,割裂者身体一颤,发出一声痛苦惨叫,下一刻,其身上挥舞着的镰刀利刃顿时软了下来,在其身体中段部位,喷吐出大量鲜血和绿色黏液。

    嗖!

    唐装少女从它的身上后翻回来,落在十几米外,手里紧握着血爵,这把造型恐怖的血红巨剑像饮饱鲜血的恶兽,滴落下殷红的鲜血。

    战斗在短短十秒左右就结束了。

    割裂者完败!

    杜迪安望着割裂者面前十几米外胸口剧烈起伏喘息不止的唐装少女,向来喜怒不言语色的他也忘了掩饰自己的情绪,满脸震撼,久久说不出话来。

    他预料到各种结果,甚至猜测到这唐装少女具有非凡的实力,但他万万没想到,她所具备的力量竟是如此恐怖,简直是超脱了“人类”的范畴!

    难道,这就是人类能够进化到的程度?

    这就是高级狩猎者之上的存在?

    唐装少女喘息片刻,渐渐恢复一些体能,这战斗过程虽然短暂,但对她的消耗却是巨大的,望着奄奄一息的割裂者,她握住血爵,再一次突进上去。

    嘭嘭数声,难以反抗的割裂者顿时被她斩杀在剑下。

    上百年难得一遇的传奇魔物,就此殒命。

    杜迪安目睹整个过程,万万没想到这个肤色雪白,模样美丽精致得过分的少女,竟然有这样妖兽一般的力量,他心脏怦怦狂跳,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会被灭口!这让他暗暗后悔,早知如此,自己真的不该继续跟上来,此刻逃跑,显然已经迟了,以这唐装少女的速度,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轻易追上自己。

    他脸色难看,此刻不要说得到割裂者的魔痕,就连自己的小命都有可能丢掉。

    唐装少女将血爵插在割裂者尸体的一处伤口中,两手搭在血爵剑柄上,大口喘息,若不是她身上的唐装旗袍不方便坐下,换她的性子早就直接坐在这只大家伙身上歇息起来了。

    等歇息了片刻,她掀开大腿边的旗袍裙,在雪白修长的美腿上绑着一个荒野腰包,打开腰包,从里面取出一个小红瓶,将瓶塞拧开,朝着血爵巨剑贯穿的伤口处洒去,倾倒出一些红色粉末。

    倾倒出红色粉末后,唐装少女从腰包里掏出一个手腕粗的金属圆筒,占大半个腰包内部面积,她打开金属圆筒,静静等待。

    很快,一道黑色物体顺着血爵巨剑的刃面上缓缓蠕动上来,赫然是一只手指粗的乌黑虫子。

    趴在缺口处观望的杜迪安看得双眼泛红,毫无疑问,这就是他耗费大量心血想要得到的割裂者寄生魂虫!跟他以前见过的寄生魂虫相比,这只寄生魂虫粗壮出上十倍不止,一般的寄生魂虫就像血管一样细,这只却像成年的蚂蟥,又肥又大。

    唐装少女伸出两指,闪电般从血爵巨剑上将其捻住,丢入到金属圆筒中,盖上盖子拧紧,放入到绑腿腰包上,这才拔出血爵,转头瞥了一眼上方缺口处的杜迪安,向他勾了勾手指。

    杜迪安的目光从她的绑腿腰包上飞快移开,凝视了一会儿她的表情,见其似乎没有杀意,这才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从缺口处翻身跳下,道:“我有办法让你相信,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唐装少女看见杜迪安一副战战兢兢谨慎小心地模样,咯咯一笑,揶揄地道:“是么,可我只知道,死人才会什么都不会说。”

    杜迪安看见她的表情,隐隐猜出她只是故意恐吓自己,但心中仍不免感到紧张,这就是弱者的悲哀,他心中暗恨自己力弱,同时脑海中飞快转动着各种脱身方法,道:“除了死人外,还有很多方法能让人闭嘴。”

    唐装少女轻轻一笑,道:“看不出来,你这么怕死的人,竟然也敢打这割裂者的主意,真是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说话间,眼眸中别有深意地看着杜迪安。

    杜迪安心中一凛,立刻知道她注意到了割裂者身上的钨钢锁链,连道:“我怎么敢打它的主意,我要是知道这里有这头大家伙,打死我都不会出来狩猎,它身上的伤势,应该是别的像您一样强大的人造成的,我只是区区一个中级狩猎者,可没有这样的能耐。”

    唐装少女道:“是么,在旁边的地上有几只行尸明显是被人为杀掉的,你的鞋子上还沾着血迹,难道这也是巧合?再说了,据我所知,能来到这里猎杀这只割裂者的人,绝不会用这样的手段来攻击它,你不用不承认,小小一个中级狩猎者,就敢过来猎杀这头恶兽,我挺欣赏你。”

    杜迪安听到她的话,脸色变了变,也顾不得腹诽她一副老气横秋地口吻,道:“我承认,它身上的伤势是我造成的,只是借用了一些器具的力量,这才侥幸伤到它。”

    唐装少女见杜迪安承认,眼眸微微眯起,上下打量着杜迪安,片刻后,脸上忽地露出一抹笑容,道:“不错,难得遇见一个有趣的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杜迪安听她一口一个“小家伙”的,心中无语,他相信这唐装少女绝不是什么容颜永驻地老妖婆,而是货真价实的小女孩,只是喜欢装得很大罢了,当然这或许也跟她自身的实力有关,实力造成了心态上傲视同龄人,他想了想,如实道:“我叫杜迪安,你呢?”

    唐装少女饶有兴趣,“你还敢问我的名字?”

    “来而不往非礼也。”杜迪安道:“你知道我的,我知道你的,很公平。”

    唐装少女道:“是很公平,但你不怕我杀了你?”

    “怕。”杜迪安看着她:“但如果你要杀我,应该不会是因为我问了你的名字。”

    唐装少女微怔,凝视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道:“说的不错,不过想知道我的名字嘛,你现在还不配,等你什么时候有能耐进入内壁了,才有资格知晓我的姓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