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黑暗王者

268.第266章 震慑【第二更】

    静静地看了一眼,杜迪安收回目光,跟在狱卒后面一路前行,石道两侧湖泊中的东西感受到石道上的动静,聚拢到石道两侧,不时地翻涌出巨大波澜。

    杜迪安神色如常,很快便来到监狱的大门前。狱卒上前跟门卫说了几句,递出杜迪安给出的信笺,门卫看了两眼,将门拉开,冷漠地看着杜迪安,不言不语。

    “请。”狱卒回头向杜迪安说了一声,在前面带路。

    门后的大厅像酒馆一样热闹,不少狱卒坐在大厅里喝酒,饮茶,闲聊,话题大多围绕在犯人和女人身上。

    坐在厅外的几个狱卒注意到进门的杜迪安,眼中闪烁着兴奋之色,当看见杜迪安手脚上并无镣铐时,眼底的兴奋变成惊讶,其中一个狱卒眨了眨眼睛,忽然感觉这个打扮干净绅士的少年有些眼熟,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老疯,有人来提人保释。”带路的狱卒进门后,向大厅后面的柜台处扯起嗓子叫道。

    柜台后面正跟几个狱卒打牌的中年人狱卒听到叫声,抬头瞧了过来,一同打牌的几人也不约而同地望来,其中一人看见杜迪安,眼底闪过一丝吃惊,道:“这,这小子……”

    “黑鸡,你认识?”旁边另一人奇道。

    黑鸡揉了揉眼睛,仔细望去,顿时叫道:“这不是那个从咱们这里越狱的小子么?!”

    听到他的话,周围的狱卒愣住,纷纷仔细地打量着杜迪安,顿时哗然。

    “难怪我觉得有点眼熟!”

    “通缉令上画的就是他,我草!”

    “这小子居然还敢回来?”

    “出去遛一圈,打扮的人模狗样的,老子差点没认出来,草!”

    中年人‘老疯’听到其他人的话,眼底露出几分惊色,端视了杜迪安一会儿,将手里的牌收起插到裤后口袋中,起身朝杜迪安走了过去,俯视着眼前的少年,道:“小鬼,你姓杜是吧?”

    杜迪安闻言低头一笑,蓦然脚掌踢出,嘭地一声,踢在中年人的膝盖上,膝盖是人体最坚硬的骨骼之一,但此刻中年人膝盖却咔嚓一声轻响,向后折去,同时身体前倾,向杜迪安扑倒。

    杜迪安右手一抬,托住他快要跌倒的身体,微笑道:“欢迎我回来,也不用行如此大礼。”话刚说完,手掌隐晦地发劲向下一带,中年人还没来得及站稳的身体,顿时扑倒下去,而杜迪安也身体一侧,刚好避开,低眼静静地看着扑倒在脚边的中年人,就像看着一只蝼蚁。

    这一下变故突如其来,原本议论纷纷的狱卒们全都震惊,没想到杜迪安敢在监狱中出手殴打狱卒,而且中年人可不是普通狱卒,是监狱第一层的主管,放在整个监狱中,也属于一个小高层。

    “住手!”

    “臭小子,你想犯法?!”

    反应过来后,狱卒们全都从椅子上站起,向杜迪安怒喝道。

    杜迪安缓缓抬头,扫了一眼全场,道:“你们的伙食看来也并不好嘛,饿得站都站不稳了么?”

    “混蛋,还不是你偷袭!”

    “袭击狱卒,你死定了!”

    “快通知审判骑士,有人劫狱!”

    其中有狱卒已经转身从旁边侧门跑了出去,显然是去通知警卫了。

    杜迪安微微一笑,朝着附近一张桌子走去。站在这桌边怒视着杜迪安的三个狱卒看见他过来,脸色一变,急忙向后退去,动作幅度过大,脚将椅子给绊倒。

    杜迪安没有看他们三人,弯腰将倒翻在地上的椅子抓起,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摆正坐下。

    片刻后,外面铁靴的踏步声响起,落落脆响,刚刚掩上的大门被再次推开,一个狱卒带着十几个审判骑士冲了进来,很快便找到坐在椅子上的杜迪安,那狱卒立刻道:“就是他,袭击狱卒,准备劫狱!”

    这队审判骑士看了看杜迪安,以及已经从地上爬起,跛脚颤巍巍站着的中年人,脸色变了变,为首的青年队长脸色冷峻,反手将腰间佩剑拔出,后面的队员得到号令,也纷纷拔剑,一片剑刃摩擦出鞘的声音响起,十几把明晃晃的审判之间高举在大厅,闪烁着森寒冷意直指着坐在椅上的杜迪安。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你们确定要听信一面之词逮捕我么?”

    为首的青年队长脸色冰冷,道:“他的腿难道是自己摔的不成?”

    杜迪安耸肩道:“兴许真的是呢?”

    “胡说八道!”青年喝斥一声,道:“袭击狱卒,劝你最好束手就擒,若是反抗,罪加一等!”

    杜迪安笑了笑,道:“你说是我伤了他,你又没亲眼所见,也没问过他,就直接给我定罪?”

    青年队长脸色一冷,向旁边的中年人道:“老疯,是他伤的你吧?”

    “是他,就是他!”中年人‘老疯’扶着旁边的桌子,朝着青年队长挪动过去,等距离杜迪安有一段距离后,立刻愤怒地指着杜迪安咆哮道:“就是这个小鬼,他偷袭我,该死,杀了他!!”

    青年队长冷冷地盯着杜迪安,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杜迪安耸耸肩,道:“没话说了。”

    “哼,给我拷上!”青年冷哼着挥手道。

    “我有话说。”忽然一道温和而不失威严的声音响起,从大厅后面传来,只见一个黑服管家打扮的老伯从楼梯上下来,周围的狱卒看见老伯,大吃一惊,忙低头道:“见过管家。”

    彼德没有理睬两旁的狱卒,径直来到杜迪安旁边,向青年旁边的中年人老疯道:“你的腿是自己摔断的,怎么能诬赖杜先生?”

    中年人老疯愣住。

    周围的众多狱卒愕然,面面相觑。

    青年怔了一下,不禁皱起眉头。

    彼德暗含警告意味地看了一眼中年人老疯,转头向青年道:“误会一场,你们都散去吧,杜先生今天是过来提人保释的,怎么会劫狱呢。”

    青年看了看坐在他旁边嘴角含笑的杜迪安,又看了看旁边的老疯,沉默片刻,低头道:“是。”说完,手里的剑甩入剑鞘,一摆手,转身带队离开。

    等青年走后,中年人老疯顿时感觉身体周围的温度也流失不少,空气变得有些凉了,他情不自禁地向彼德道:“管家,刚刚明明是这小子……”

    “嗯?”彼德斜看了他一眼,老疯脸色微变,顿时收声。

    彼德转头看向杜迪安,脸上已浮现出温和笑容,道:“杜先生,如今你可是元素神殿的神使,一举一动代表着光明神的旨意,何必跟这些小角色计较呢?”

    杜迪安淡然一笑,道:“我的眼里揉不得沙子。”

    彼德目光微闪,温和道:“杜先生你要提的人在里面,我给你带路吧?”

    “不劳了。”杜迪安站起身来,掸了掸灰尘,道:“这里的路,我熟。”说完,朝着大厅旁边的侧门而去,门上有铁锁拴着,他手臂轻轻一拽,这细管铁锁便绷断,将门轻轻推开,进入里面。

    望着杜迪安如此轻易就破开门上的锁,大厅内的狱卒们脸色变了变,等杜迪安的身影消失后,才收回目光,敬畏地望着彼德。

    老疯脸色变幻不定,咬牙道:“管家,我怎么也是监狱里的人,这小子这么嚣张,我受伤不要紧,丢了面子的可是……”

    彼德冷哼一声,道:“知道自己代表着监狱就聪明一点,少给监狱惹麻烦,若是真把他抓了,估计还没进去屁股坐热,就会被当天释放出来,到时他就有权利反过来告你诬蔑陷害他,那时被关进去的就是你了,你觉得,是你的能量大,还是他的能量大?”

    老疯怔了怔,道:“管家,这小子……”

    “你们这些废物,用打牌的时间多看看报纸,擦一擦你们那被粪便堵住的脑子吧!”彼德目光冷酷,半分不似一个管家老伯,说完后负手转身离去,顺着大厅后面的楼梯上楼。

    等管家彼德离开后,大厅内冰封的气氛才渐渐融化,众人面面相觑,忽然,其中一个矮个狱卒惊呼道:“我想起来了,这小子是不是叫杜迪安?最近报纸上天天都是关于这小子的新闻,他可是元素神殿的中级神使,还是获得时代奖章的人物,我的天!”

    “什么?!”

    听到这矮个狱卒的话,其他人骇然震惊。

    老疯听得懵住。

    他向来不喜看报纸,虽然从其他狱卒的口中偶尔听过此事,但并没有将这两个名字联想到一起去,一个是被监狱关押过的犯过罪的狩猎者少年,一个是元素神殿高高在上的神使,就像黑夜和太阳的差异,竟然会是同一个人?

    想到管家彼德的话,他顿时惊得一身冷汗,心凉得甚至连脚上的疼痛都忘却了,暗暗庆幸后怕,若是真将这样的人物抓起来了,估计自己真的会像管家彼德说的那样,被反告入狱!

    想到杜迪安从容的模样,他心底泛起寒气,或许对方出手攻击他的同时,等的就是他带人来逮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