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至读者

    很高兴断更了这么久,还有这么多人关注,让我觉得很内疚,可是这本书已经签约了,实在不好意思在这里下去了,至于这本书像谁的问题,我想只要你愿意去多看十万字,那么你就知道了。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老生常谈了,在更新一章节,算是道歉。

    教皇得意的看着匍匐在地上的人员,突然得到如此强大的力量,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他已经成为天使,一个掌握审判之力的天使。他甚至开始幻想,黑暗议会在自己的铁骑下支离破碎,那个该死的会长,被自己斩杀在刻满蔷薇羽剑之下。拿起他的头颅,献祭给上帝,期望神的怜悯,就像中世纪那样,神权就是一切,神权敢对世间任何事情说不。

    就在他身心意都放松的时候,七把如长虹贯日的奇特宝剑,从空中飞来。丘天涯满脸狰狞的吼道:“蛮族异教,别以为打跑一个七转散仙,就自以为多了不起。吃招!七剑天下,始乱洪荒,无极无垠,斩妖除魔,疾、疾、疾。”伴随着三声爆喝,七把宝剑,以不同的角度,全部刺进了教皇的体内。从剑上传来的浩荡之力,和教皇体内变异的圣力疯狂冲突起来。

    教皇惊恐的叫起来:“该死的,中国人全部都是卑鄙小人,偷袭。”棘刺皇冠突然冒出上百根倒钩刺,狠狠的扎进教皇的脑袋里。教皇痛苦的狼嚎一声,一股股庞大的圣力翻卷而出,直接把那七把宝剑排除体外。他正要用最恶毒的语言术。七把宝剑带着一抹流光,飞回丘天涯背后,然后他脚底抹油,一溜烟窜的没影了。教皇只能无奈的对苍天大骂一通:“胆小鬼,中国人全是胆小鬼。”

    不但刘枫感应到了,就算在普通不过的黑暗生物都感觉到了,那股恐怖的圣力波动。虽然离得很远,但却好像亲临其境一样。他们的心里充满了恐惧,就连变成帝王的老维克,也知道自己无法在那种圣力下存活一秒钟。

    正在长郎中走动的刘枫,狠狠的灌了一口红酒,口中喃喃自语:“多事之秋啊,就连老家也来人了,不知道是敌是友。但愿他们只是来旅游的,一不小心和教廷软上了。”刘枫摇摇头,心说:“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波及到普通人,希望不会!力量,难道只是为来战斗的吗?难道真的非要心存温暖,眼神却是冷的吗?何苦、何苦,生活啊,你总是跟我开这样或那样的玩笑。我刘枫何德何能,竟然被你推到这样的一个高峰上,你可真是太看的起我了。”

    刘枫的神念逐渐散开,看到很多黑暗生物,都躲在小角落里瑟瑟抖,知道自己如果不做点什么,他们就会对教廷产生恐惧,以后别说战斗,只怕连和教廷的对视都不敢。

    刘枫慢慢放开自己的身心,一股强大的黑暗气息,带着君临天下的气势散开来,它温暖,强大,慈祥的扫过整个罗马。似乎天地都为止一暗,这是刘枫第一次运用黑暗能量,没想到这么强大。黑暗生物在接触到这股温暖的黑暗气息之后,慢慢平静下来,放开自己的心灵。渐渐的的忘记了对那股圣力的恐惧。过了几分钟刘枫才停下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该死的,还真是累人,用星力催动黑暗之力,一个字累人,看样以后要少动用这股能量才好。”

    盘旋在梵蒂冈周围的丘天涯,眼中精光一闪:“找到你了。”丘天涯化成一道流光朝罗马飞去。本身就在罗马附近晃悠的老者,哈哈一笑,一头钻进了地下。一个堂堂七转散仙,却使用最为猥琐的土遁术。

    不多时,老者便从泥土里,找到了那个地下基地,他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忽然跳了进去。他的身体就好像水银一样,毫无障碍般的没入。

    东淫刚刚又莎莉打击了,一个人正在对着墙壁泄。他拳头出的极快,产生了碰碰的音爆声。而被他泄的金属墙壁,则完全变了形状。也怪老道不倒霉,他那里不跳,正好跳到东淫的拳头上呢。

    一秒钟之内,老道脸上被东淫打了不下于百拳。老道还以为自己遇到高人了呢?一早算到他会出现在这里,才会在这里做在如此古怪没有任何意义的动作。

    老道举起双手,下半身已经走了出来,上半身还处在金属墙壁当中,但可以看到他的面孔:“饶命大侠,我只是路过此地,想进来看看。”

    东淫停下拳头,看了看老道那古怪的样子,双眼一翻晕了过去。老道迈着两条腿,走了进来。双眼一片金光朦胧,把东淫的身体看了遍:“原来不是高手,天啊。”老道眼珠子瞪的老大,眼看就要从眼眶中1ou出来:“星宗独有的星核,开什么玩笑,星宗不会几千年不出世,这一出世就干出这么经天纬地的事情!”

    老道一把抓起东淫,把他整个人提起来,强横的精神力直接轰进东淫的脑子里,和他经行精神交流:“好小子,你继续装昂,看我不把你撕成几块。”

    东淫幽幽的醒来,眯着眼睛在心里回答道:“老头你不会这么不讲道理!我可是星宗的徒弟,你要是杀了我,我老大可不会放过你的,你要知道,我老大可是很厉害的。”

    老道不确定的问道:“你真是星宗弟子?”东淫使劲的点点头:“第三十一代弟子,我虽然不知道你谁,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都是合法的。而我们的人身安全更是受到美国和英国、意大利的法律保护,你不可以随便侵犯我的生存权利。生命是伟大的,你不可以随便的毁灭,我们只是一群可怜虫而已。”

    老道把东淫放下来:“带我去见你们的头头,这里竟然妖气冲天,星宗什么时候和妖怪走的这么近了,而且妖怪也可以修炼星宗的功法吗?我倒要看看是那个不孝的星宗弟子,竟然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我们华夏的功法,向来是传内不传外的,他竟然破坏了规矩。”老者长长的眉毛几乎快要倒竖起来,显然怒的不轻。

    东淫对这个反手间就制服自己的家伙,不敢稍有怠慢,无奈的点点头,就带他去找刘枫了。

    走在路上,不少血族和黑暗法师都向东淫打了招呼。老道的双眼一直在冒着微微的金光,他似有似无的点点头,暗说;“还好,他并没有把星宗的功法普及,不然老道这次,一定要代替星宗的长辈好好的教训这个不孝子孙。

    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袍里,借助着灯光,只能勉强看到下颚的黑暗魔导师,从东淫的身边走过。老道的眉头一下字拧成川字型,心里大怒:“好啊,化血魔经都出来了,这种恶毒的功法怎可教于世人。”老道转念一想:“怪哉,为什么他身上没有冤魂缠绕,相反还有股神秘的味道,怪哉,怪哉,难道化血魔经的弊端被攻克了,不会变成魔头?没这个道理啊。”

    狼族的五个勇士,手里扛着巨大的战斧,从训练基地里悠哉游哉的走出来,进过东淫的身边时。那个块头最大的狼人,打着哈欠说道:“哎呦,这不是我们那个改邪归正的东淫小先生吗?怎么样,还没有把莎莉那小丫头抱上床?不过看你垂头丧气的样子,似乎并没有成功啊。”他拍拍东淫的肩膀:“加油,我们支持你。”一个看起来比较阴险的狼人,指着东淫身后的老道说道:“这个人是谁,怎么看起来很面生,不会是你请来的帮手。你还真够逗得,请个老头来传授你经验。嗯也对,老头的经验比较多嘛。”五个狼人勇士掏出徶在怀里的手表,看了看时间:“那不打扰你取经了,到开饭的时间了,我们先去大吃海喝。”五个狼人勇士,扛着战斧,浩浩荡荡行的朝餐厅杀去。

    东淫嘿嘿的干笑两声,汗水就像小溪一样从他的头上落下。他带着老道饶了好长时间的路,就是不带他去找刘枫,直到他一不小心碰上刘枫。

    老者眼中的金光大盛,刘枫眼中的银光也大盛,两人对视两分钟。老者才不确定的说道:“你是什么妖怪,竟然可以把星典修炼到如此高的境界。”

    刘枫指着东淫:“我和他一样,吸血鬼,只是等级比他们高一点点而已。那你又是什么呢?高纯度能量结晶体,或者直接点,称呼你散仙先生。”

    老者双眼中的金光逐渐暗了下去:“混元派太上长老晨风老道。”

    “星宗三十代弟子刘枫,如今正漂泊在外,收一点点徒弟,赚点外快,偶尔一个人喝喝闷酒。”刘枫有点俏皮的说道。刘枫对老道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站着很累,去我房间聊!我想你现在已经开始在心里骂我了!”

    刘枫带着晨风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然后把东淫赶了出去,虽然刘枫很信任他,但有些事情还是不能让他知道。刘枫指着沙说道:“居室比较简陋,比不上你们那些天然清净的居所,随便点。想喝点什么,威士忌、还是私人作坊出的红酒。不过我建议你喝红酒,因为他比威士忌爽口,而且不是很辣。”v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