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两百八十节 血色华表(上)

    刚刚获得元神,可以揣测天机的魔祖,愤怒的大吼一声,把珍藏多年的紫青壶摔的粉碎:“该死,这狗日的天机”

    .....................................

    不管是仙界的圣人,还是魔界的圣人,妖界的两大圣人,佛教的燃灯佛祖,又仰或西方天界和西方魔界的圣人,如今都无法在揣测出一丝天际天机的紊乱,让所有的强者,不自然的产生出一丝忧虑,各自开始准备渡劫到时候,大劫一到,人如草屑,漫天神佛都不能幸免,魍魉鬼魅开始四处作乱,烽烟起,乱世局,这天下,到底谁能定,谁能定.........这人类,到底会走向何处,毁灭还是平安渡过...........

    良久,刘枫略感疲惫的关上巫眼,沉思良久,大声对周围的空间说道:“我知道你们恨我,恨我杀光你们的部落,你们要坚守的人但是我没有办法,如今只有以杀,统一格局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大劫一到,谁可以幸免,都不过是争夺那冥冥中的一线生机罢了,我承认我的手段并不光明可是我这方法,却是让人类保存下去的最好方法,不管你们有多恨我,我恳求你们,木兰草原上所有的英灵和军魂们,用你们的意念和信念,帮我在铸造一个华表”刘枫的声音很奇怪,宛若可以穿过时空的剧烈,不分场合的彻响在木兰草原的每一处地方可是他的声音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甚至没有任何异像:“自古以来,就存在的英灵和军魂们啊,算我求求你们了华表的存在,会永远守护着这个草原上的一切,我想你们也一定希望自己守护的人,可以快乐而安详的生活你们早已经不是有生命的存在,有些事你们一定也可以感受的到,那么请抬起你们的头,看看天上,那馄饨没有任何色彩的灰暗,似乎想要吞噬一切”还是没有任何回应,刘枫气恼的直跺脚道:“难道你们就如此自私不成,算老子我看错你们了,曾经的英灵和军魂,不过尔尔,又不是让你们付出生命,既然你们感觉的到,为何不助我在铸造一个华表我不欺骗你们,以你们愿念铸造的华表,就连圣人也无法毁灭,对你们后代的好处不言而喻”

    没有任何回应,只刘枫那空荡荡的声音,飘荡在木兰草原之上千百年来死去的军魂和英灵们,迷惘的看向天际,可是终究还是选择了沉默

    “我大巫不跪天,不拜地,只为守候,只为种族的延续,为此我刘枫,大巫君王,愿意给你们下跪”刘枫双膝深深的跪在地上,这一次天地没有嘲笑,只是四周的空气,忽然变的阴冷,一股股寒风吹过,仿佛可以冻结一个普通人的灵魂一般:“以我的能力,我大可以用战场留下的血液,铸造一个华表,虽然能力会下降不少,但绝对会听从我的号召,可以随意的从里面抽取信仰之力可是我不愿如此做,因为我已经做的太过了,不想把你们部落最后一丝生的希望也夺取过来你们有选择的权利,也有守护的权利,那么现在告诉,你们愿不愿意为自己曾经的信仰,付出自己的一份信念和力量”

    一个个苍白的鬼脸浮现在刘枫周围的空间,几乎把方圆万里的空间都塞满了那些鬼脸带着质问的语气问道:“你如何保证,不施展诡计陷害我等,要知道你可是灵魂中的神,如果你诚心使坏,我等就算是存在不下于万万载的军魂和英灵,也无法抵挡你力量的侵袭”这些鬼魂似乎心灵相通,声音统一不说,而且他们的力量似乎也连接到了一起,估计也是害怕刘枫的突然发难

    刘枫松了口气,大声回应道:“我可以用自己的灵魂之火起誓”说着,刘枫不管那些鬼脸的表情,自顾自的举起自己的右手,大声念诵道:“我大巫君王——刘枫,在此愿以自己的灵魂之火起誓,诚心诚意的帮助木兰草原上的健儿铸造一座华表,决不违反誓言,绝不伤害助我一臂之力的英魂和军魂们,如违此誓,我刘枫愿意受灵魂梵烧之苦,万世不得解脱”一团绿火从刘枫的右手上燃烧起来,随后又化为点点星光消散,说明誓言已经开始起了效果

    当刘枫的誓言发完之后,一声叹息从,众多鬼脸之中传出随后刘枫就看见,数十名满头银发的老者,从鬼脸之中走出只见那数十名老者,却是灵魂凝练到极限的存在,魂力也异常雄厚,只怕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

    其中一名手拿银色权杖的老者,用银色的眼瞳看着刘枫道:“你好,我叫察尔特,是第一个统一木兰草原的部落首领,距今已有数亿年”那老者眼中神色不变,只是语气有点愤怒:“你屠杀我数千万计的子民,现在又扬言为我族类,铸造对你大巫异常重要的华表,你到底是如此想的”

    刘枫略微思量片刻后,才说道;“我想的很简单,无愧于心,前些时日,我所作所为,实在乃无奈之举,已经有愧于心,对我日后修心不利如今我只想微微弥补我的错误,如果将来大劫过后,我刘枫还存活,要杀要刮,都悉听尊便,只是如今,我有我要守护的人,更有必须要保护其一生的人,所以我不得不如此我不恳求你们的原谅,因为我自己知道,我手上有太多的血腥,洗都洗不干净”

    其中有一些面容惨淡,似乎刚死不久的鬼脸,对刘枫发出愤怒的吼声,一片杂乱之声,吵得场面微微有些混乱察尔特把手里的权杖狠狠的对地面撞了撞,整个地面似乎都震得直跳:“都吵什么吵,你们死去的时日尚少,有些事情,还不知晓眼前的这个男人,能给我等下跪,已经是不易,我等十三位首领活的虽然久远,但对与大巫,也仅仅从一些古老的典籍中,了解只言片语,正是这只言片语,就足以让我等相信眼前的这人了”察尔特对那些老者道;“你们觉得我们该如此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