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两百七十六节 争斗(完)

    (求鲜花和订阅)魔影被破,魔祖是有惊有恐,大喝道:“老祖之事,何须尔等小辈担心,今日不给你二人一点教训尝尝,老祖我日后还怎么在修行界立足”魔祖的本体从虚空中浮现出来,双手握剑,面色涨红的宛若滴血的海绵,只见他一生狂吼道:“魔极往生,十步一杀”

    魔祖的身体似乎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第一步踏出,挥出一刀赤红色的剑气,扫荡掉一部分两仪子母雷紧接着,他的身影有消失在原地,逐渐接近上清虚皇道君,又是一道赤红色的剑气,只是这道剑气比刚才那道剑气还要大上好几倍,两仪子母雷顿时被消灭大半

    上清虚皇道君见魔祖神威,心中一跳,顾不得在施展杀招,而是祭起抓在手中的玉佩,化成三头六臂,瞬间便打出数十万的手印到玉佩之上玉佩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随后一蓬青色光幕慢慢扩散开来,把他和已经受了轻伤的上清高圣台上玉晨大道君保护起来而此时魔祖已经发出第四剑,只见那赤红色的剑气,此时已经变的殷红如血,而且顶天地里,这一剑的余威,就已经把破碎的空间,短暂的化为馄饨之状只是这一剑斩在青色光幕之上,却连一点涟漪也没激起

    老祖见此,心中虽然惊诧,但到了此翻田地,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十步一杀极度霸道,那是魔祖早年创造出的一种极道魔功从第一步开始,每出一剑,都会把前面施展过的剑气吸附起来,以至于威力越到后面越是霸道,也越难控制和把握特别是最后一剑,宛若天地初现,馄饨初开一般,威力大的不可思议只有一道光,就连老祖也看不到那道光的轨迹当年这一招,就算是鸿运也不敢乱接,当然威力大了,自然反噬之力也愈强强如魔祖一般的人物,使用过后,也会全身乏力,需要休息几日,调养元气,才可再次发功

    几个呼吸间,却是已经到了最后一剑,一道光出现了,那殷红色的光,从出现的那一霎那,就消失不见随后浮现在那已经变薄不少的青幕之上,啪嗒一声,青幕应声而碎,随后魔祖就看到上清高圣台上玉晨大道君和上清虚皇道君二人,被剑光微微一扫,便化成飞灰,消失不见

    魔祖先是微微错愕,按照的他的估计,这一招固然生猛异常,但绝对不会如此简单的就消灭两名圣灵之境的圣人他微眯紫色眼瞳,警惕的看向四周,冷哼一声,一道剑气朝一空间射去啪嗒一声轻响,那剑气被一只白净玉手捏的粉碎

    上清高圣台上玉晨大道君身上道袍颇为邋遢的浮现出来,他用冰冷的眼神盯着魔祖道:“你现在可曾明白,你的力量比当年弱了不少,不然刚才的那十步一杀,足以重创我和师哥二人,要知道当年师傅也颇为忌颤你的十步一杀”

    魔祖用高亢的声音冷哼道:“明白如何,不明白亦如何?

    ”

    上清虚皇道君的身影从紊乱的空间内挣脱出来,他摸了一把头上的汗珠道:“明白了,你就可以变成以前的魔,恢复当年的境界和神功,现在的你不是魔?”

    “哈哈!”魔祖仰天狂笑起来:“我魔之师祖,难道还不配称魔吗?简直笑话,尔等宵小之辈,竟然如此口出狂言”

    上清虚皇道君吞服一粒丹药,恢复一点法力之后才回应道:“是不是口出狂言,我二人刚才已经用行动向你证明了,难道你以为我二人没事,就单单是来找你打架的吗?师之命,我二人不能违背啊”

    魔祖那双眼睛,快要喷出火来,握住血色长剑的手,浮现出一道道青筋:“鸿运那老杂毛在那里?我要杀了那个混蛋”

    “你还是先调养一些时日,恢复当年的巅峰之境再说,就算现在师傅出现在你面前,以现在的你,还能有什么作为,也不过尔尔”上清高圣台上玉晨大道君,掏出一套新的道袍,穿在身上,同时把凌乱的头发用道髻缠起来,冷冷说道

    上清虚皇道君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简,扔向魔祖道:“里面有师傅给你的留言,看与不看,皆在你一念之间”言毕他自顾自的化成一道七彩流光飞向天际

    “老魔头,我劝你最好还是看一下里面的内容,很重要”上清高圣台上玉晨大道君也同样化成一道七彩流光追了上去,只留下最后一个声音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你安排在地仙界的卧底,就不用收回去了,不然总有一天会有个人来找你,而他也许并不是你可以对付了的因果,因果,何为因,何为果,谁能道清,谁能言明,不可说,不可说.............”

    转眼间,来找麻烦的二人已经远去,魔祖脸蛋阴沉的可怕,堂堂一代魔教之祖,却被两个后辈欺负上门的确有些难看,最重要的是最后还没能教训到二人更加让人恼火的是魔祖还不得不思索刚才二人的话,但始终不得要领

    焦急愤恨至极的魔族,仰天一声长啸,四周紊乱的空间,顿时被清扫一空,一切如初;“老匹夫,要不是你当年破了我幸苦修炼出来的元神,更破了老夫我的境界,老夫何须如此窝囊难道老夫自己不可以掐算因果?驱凶避害吗?如今也不用你来做好人,妈的,着实可恨,着实可恨”思索良久,老魔还是把手伸向了那个闪烁青色豪光的玉简................................................................

    “师哥你说老魔头会看那个玉简吗?”上清高圣台上玉晨大道君,皱着眉头问身旁的师哥道

    “会!”上清虚皇道君嘴角勾起一丝微笑道:“因为他怕,他的境界当年被师傅所破,如今还不能修炼出一丝元神,空有一身蛮力,不能算计天地,无法预知因果,驱凶避害,天地要是想对付他的话,可比对付我等简单多了”

    “哎呀,师兄你有没有给那玉简施加守护禁制,纵然他会接受,可是以老魔头的性格,也会大发雷霆,那普通玉简,可禁受不起老魔的余威”

    “放心,我早有所料,那玉简不会有事,你就不要为这件事情操心了如今我们还是赶快回去筹备一二,好应付大劫”

    上清高圣台上玉晨大道君终于不再言语,而是和上清虚皇道君二人一起蒙头赶路,二人皆是面色凝重,各想各的心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