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两百七十三节 大禹黄袍(上)

    (求鲜花和订阅,喜欢本书的却书评留言一下,血迹感激不尽.谢谢了.今天是平安夜,我在这里真心的祝福各位读者,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玉帝面色阴沉的从老君府邸内走出来,太白金星一见玉帝面色如此,那里还敢搭腔,默默的把玉帝扶到龙车之内,随后便驾着金龙,朝下届飞去

    金龙脚下生气一阵氤氲,很快消失在白色的迷雾之中龙车之内,一名头戴玉簪的婢女,小心的剥了一粒紫红色的灵果,放在盘子里,等玉帝随时享用可玉帝却一点食欲也没,任凭那灵果化成灵气,重新消散在天地之间

    “太白金星,你回头去仓库把大禹黄袍拿出来,给北阴大帝送去,至于措辞,你自己思量便可,我累了,想休息休息,你直接把龙车驾到后宫便可以了”玉帝用手摸着脑门,有气无力的说道,似乎已经心力憔悴,什么也不想做的慵懒样子

    几刻钟后,玉帝下了龙车,把从不离身的那两名婢女支开,一个人朝王母宫殿走去........

    太白金星让金龙自己飞走后,便孤身一人来到仙界的仓库,出示了玉帝随身携带的玉佩,守护仓库的仙人,便带领着太白金星走进了那藏有天庭这无数年收藏宝贝的仓库内

    守护仓库的仙人,是一名看起来无比邋遢的道人,只是偶尔眼中闪烁出一阵神光,对于这老道人,太白金星根本不敢小看因为这老道虽然从未见过他出过手,但太白金星却知道,这道人服侍过四代玉帝,谁也不知道有多老,但活了这么多年,实力要是不恐怖,那才见鬼了呢

    话说天庭的仓库,却是一座九层高的宝塔,宝塔内充满了无数的结界和阵法,即使是至仙陷落那些阵法内,也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被炼成灰烬,就连元神也逃脱不了灭杀而且不但如此,这里面的禁制和阵法结界,是越是朝上,威力越是大的不可思议现在这仓库,也就只有这一个老道人可以随意进入而不惧怕宝塔内的阵法,因为没人会比他了解这仓库其他人一旦进入,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毕竟这仓库的年代太过久远,以至于很多遗失在时间长河中的阵法,也有好几十种一旦陷落,除了非常了解这里的邋遢道人,其他人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当日刘枫叫太白金星偷的时候,他吓的面无人色,因为偷只有死路一条

    老道人带着太白金星来到宝塔第九层,虽然他以前来过几次,但都没进过这最高的一层,于是好奇的望向四周

    宝塔九层,每一层就是一个独立的空间,第九层也是如此,空间不甚大,只有十余亩的样子,可细细看去,周围空间屏障上,都是一些凌乱的彩带,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那邋遢的老道人面无表情的把一玉桌上的禁制破去,随后把玉桌上的几件宝物拿了下来一黄袍,一玉玺,一皇冠、一对靴子那几件正是大禹当年随身穿戴之物,那黄袍,正是大禹黄袍,此时黄袍成黑色,没什么特别的,看起来很普通,靴子和皇冠也是如此,只有那玉玺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应该不是凡物那邋遢道人,看也不看,直接把东西丢到太白金星面前:“这都是你要的”

    “谢谢大仙”太白金星言了一声谢,随后伸手一划,从自己的空间内,拿出几个玉匣子,把东西放了进去

    邋遢道人用手抓住太白金星的道袍,身影一闪,便已经出现在宝塔之外太白金星心中震惊莫名,扫了一眼闭上眼睛,似乎已经神游天外的邋遢道人,转身朝去下界最近的南天门飞去

    太白金星一走,那邋遢道人,却忽然睁开眼睛,掐指算了算,自言自语的说道:“人皇?大巫?有趣,这次大劫,应该会非常的有趣,只是不知道我的命运会如何”言毕,那邋遢道人,盘腿坐着玉璞上,彻底安静下来,身影宛如雕塑一般,一动也不动

    话说,刘枫回到营地,已经过去了十余日,这十余日内发生了不少事情,首先是木兰草原上的两个中型部落,被张小凡带领的冥营战士和狼营骑士,彻底屠光,人畜不留最后在鲜血的教训下,木兰草原上的天赐部落和其他一些大小部落,一一忍痛在招降书上签下了铭伟,并把自己的子女送到兰京城念书直到这时,刘枫的赫赫凶名,在草原之上,足以吓得刚出生的婴儿,停止啼哭这个如恶魔一样的男人,在草原上创出滔天的杀孽,如果眼神和愤恨可以杀人的话,那么现在的刘枫不知道死了多少万亿次了

    北风呼啸,好端端的天气,忽然变的如深冬一般无二,天空竟然飘起了鹅毛大的雪花,这在盛夏可不常见

    军帐中,刘枫端坐在案台上,正在努力批阅一些军中将士的谏言和提出的政策要说以前,他绝对不会如此勤快,早就不知道躲在那个地方偷懒了,把这些谏言交给小舞或者鬼医待批了可如今,他却硬生生把自己钉在案台前,三天三夜,把这些日子积累的谏言批阅了大半可剩下的一部分,还有小山那么高,刘枫把毛笔搁在笔架上,用手揉了揉脑门,微眯着眼睛说道:“小舞去给我倒杯热茶!”没有反应,刘枫疑惑的再次喊道:“小舞....小舞!”刘枫环顾四周,那里还有小舞的身影

    刘枫自嘲的笑了笑,心说;“看样我真的快成孤家寡人了,毕竟我实在没有权利,要求一个好女子,整日守在这里,给我端茶倒水”刘枫站起身子,身上发出爆竹般的爆炸声,顺便端起桌子上那杯早已经凉透的茶水端起来,喝了一口,撇撇嘴叫道:“靠,这都成啥味道了”端着茶杯,出了军帐,刘枫把那杯茶水全部倒在雪地里

    “下雪了?”刘枫把目光投向昏暗的天际:“明明是盛夏,这里如何.......”刘枫轻笑起来:“老天你也有感情吗?竟然下六月飞雪,那当初你干什么去了?现在干什么去了?”

    两队狼营骑士,在一名冥营战士的带领下,赤着膀子,扛着巨大的碾子,不断在雪地里狂奔,不断有人累倒了,倒在地上,被肩膀上的碾子砸的半死随后几名专门负责后勤的士兵,便上前驾着那倒下去的士兵,朝鬼医的房间行去

    看着眼前的热闹场景,刘枫忽然感觉很满足,不管如何,这些都是自己的班底,虽然不大喜欢,可是要想保护自己内心那唯一的乐土,他也只能用别人的尸骨去填了

    士兵们瞧见自己的将军,一个个挥舞着手臂,如一群嗷嗷叫唤的狼一般,吼个不停,场面稍微有些吵闹,但士兵们的脚步却一样的稳健和有力,并且有序

    刘枫也同样挥舞着手臂,大声说道:“你们都是好样的,你们都老子手下的兵,从现在这一刻开始,你们就要像狼一样,嗷嗷叫唤,因为我们是战场上的常胜王”

    “嗷嗷,将军万岁,将军万岁”如潮水般的吼声,差点把刘枫身后的军帐给掀翻了

    和士兵们互动一会儿,刘枫正打算折身回到军帐中,继续批阅那些谏言,却撇到一个曼丽的身影大冷着的天,小舞穿着一身黑色长裙,把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的更加别致清秀的脸颊,被青纱遮住,显得朦胧而美丽,让人忍不住想要怜爱特别是那双水灵的黑眼睛,更是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般,特别的清亮此时的她的手里正提着两个保温桶,朝刘枫走来,一边走还一边笑道:“你知道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在里面蒙个十天半个月呢”

    刘枫打了一个哈哈道:“我咋说闻到了一股香味呢,原来是有倾城佳人送伙食来了,哈哈”

    小舞碎了刘枫一口,先他一步钻进军帐中,自顾自的把两个保温桶放在案台上把保温桶打开,从里面端出几样小炒还有一碗特别香的鸡汤

    受不了美事诱惑的刘枫,不顾手干净不,直接用手吃了起来,才刚吃一块牛肉,小舞就用筷子打了一下刘枫的爪子道:“不准用手,不是给你准备了碗筷吗?”

    “嘿嘿,还是小舞你体贴人啊,暗说我们这种人,本来可以不吃不喝的,可是奈何总是嘴馋”刘枫用碗给自己盛了一碗饭,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含糊不起的说道;“香,真香,我还没发现你的手艺,真的是非常棒,你说要是那天你跟别的男人跑了,我到哪里还能吃到这么喷香的饭菜呢?哎,我就纳闷了,我家里那两头猛虎,可咋就没有一个喜欢下厨的呢,而且手艺也让忍受不了,你不知道,当年我在人间那老婆,一碗鸡汤,差点没让我.......算了,不提也罢,反正你也不认识她”

    “那我就永远跟着导师你好了,以后你要是嘴馋了,就跟我说,我给你做”

    正在狼吞虎咽的刘枫,差点没把嘴里的饭全喷了出去,努力的把嘴里的饭咽进肚子里,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小舞道:“你永远跟着我干什么?我们大巫百无禁忌,你还是找一个好的男人好,结婚生子嘛,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嘛”

    小舞一听刘枫如此说,差点没气的,把他手里的那一碗饭全部盖在刘枫的脸上,没好气的说:“你混蛋”说完,小舞就低着头,跑了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