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两百七十二节 新的北阴大帝(下)

    (求鲜花和订阅,本人的qq是574612917,有什么疑惑可以加一下,只要留言,我一般都会一一回复)太白金星支支吾吾的说道:“那个,那个,那个确实有些让人为难,我回头跟玉帝商量一下,那个偷就不成了,这掌管天庭律例的仙人,虽然比较贪心,很好打通关节可是你知道,那大禹的黄袍,可不是凡物,平常人穿戴上去,自然没什么事情可是如果是人皇穿上,那乐子可大了,这普天之下,不管是妖还是仙魔,皆拿穿戴大禹黄袍的人皇无可奈何”太白金星眼珠子乱转不停,随后才拍着脑袋恍然大悟的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在天庭还有一些紧急事情,需要我去处理,那个你就不用送我了,我先走一步了哈”不等刘枫说话,太白金星就脚底抹油的驾着云朵逃也似的的飞走了,整个仪仗队的仙人,见此,也一个个敲锣打鼓的追了上去,只是转眼间,就只剩下刘枫一个目瞪口呆的站在金云之上

    刘枫恼的的伸出中指,对空中狠狠的顶了一下道:“fcukyou,靠,这就是仙界人的义气,真是有好处就是娘,没好处一边稍息,日,这都跟什么似的的一样.......”发了一顿牢骚后,刘枫扫了一眼手上的御旨,更有一种痛哭流涕的冲动,就这一道狗屁御旨,就把自己绑在玉帝那边不说你好歹也给我几百万天兵天将,让我没事的时候,耍一下威风也好,就给一张破御旨,你当谁稀罕啊,妈的,惹急老子,老子就来个占山为王,管你他娘的天庭也好,道教联盟也好,老子当老子的大巫君王,堂堂一教之主,可是比这狗屁北阴大帝威风的多

    思索良久,最后还是没有把手中御旨撕掉的刘枫,化成一道流光,朝冥营的营地飞去

    小半日后,天庭凌霄殿之上,略显肥胖的玉帝,端坐在高台之上,懒洋洋的打着哈哈,和一干仙公,仙候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一会儿说那个仙人最近做了什么糗事,一会儿说自家校园栽种的灵果,有成熟的几颗,总之都是一些无聊的事儿

    太白金星火急了了的窜上大殿内,恭恭敬敬的对玉帝行了一礼玉帝一见是太白金星,便赶忙问道:“爱卿,事情办的如何,大巫君王接了御旨了吗?”

    “殿下,他接倒是接了,也没什么不满,只是老臣怕,我们只是下了一道可有可无的御旨,就把他绑在我们的这一边,始终不现实,因为我们根本没有给他任何实权,全都是空头支票,要是引起他的反意,那就得不偿失了,毕竟太好歹也是一教之主”

    玉帝眉宇皱成川字型,用手抚了抚长长的胡须,思量片刻后才说道:“爱卿所言,我也不是没想过,可是天庭积弱已久,那里还有什么实权可以分派出去再说,再过几十年,便是蟠桃大会之时,我也不想把局势弄的太僵,扰了王母的兴致”

    太白金星微微叹了口气,精明的他,自然知道这只不过是玉帝的推脱之言,天庭积弱不假,但绝对还是有实力的,玉帝只是想保存实力而已他暗地里做的那些事情,虽然很少有人知晓,但太白金星却是知情者之一当下太白金星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只能岔开话题道:“殿下,不过老臣离开的时候,大巫君王叫老臣帮他把大禹黄袍,从仙界仓库中拿出来交与他,不知道殿下可否允许?”太白金星差点就把偷盗两字说了出来,暗呼好险

    玉帝眼中精光一闪而逝,语气不免有些寒了:“这么说来,大巫君王是真的想大兴人皇了”

    太白金星额头冒着冷汗,但还是点点头,应道:“他不得不大兴人皇,巫教要大兴,必先兴人皇,人皇不兴,巫教则无立足之根本,他势在必行”

    玉帝此时也在暗中思付道:“两大圣人到底是如何想的,竟然叫我封他做北阴大帝也就罢了可是他如今要大兴巫教和人皇,为何圣人还要支持与他,这其中难道有什么缘由”越想,玉帝越觉得此事越加不简单,这其中定有什么事情,自己被瞒着了,心中暗暗焦急

    凌霄殿一时间,便的安静下来,落叶无声,良久玉帝才从思索中醒来,始终不得要领的他,大声说道;“今日闲聊就到此结束,各为爱卿都各自散了,太白金星随我来一下”言毕,玉帝就匆匆忙忙的带着身后的两个婢女和太白金星离开凌霄殿

    “爱卿快快把朕的龙车唤来,我好去三十三天之外,找老君商谈一些事情,你也一并随我前去”

    太白金星吹了一个极其响亮的口哨,只见五条四爪金龙,从天边飞来,速度极快,只是几个呼吸见,便落在几人的面前神骏的金龙,后面是一个华贵的车架,太白金星把玉帝扶上去,两个婢女也各自跟在玉帝身后坐了进去,她们平时照顾玉帝生活起居,虽然地位低微,但是却深的玉帝重视,实力也甚是了得太白金星端坐在车夫的位置上,扬起一金色的长鞭,打了一下龙头叫道:“三十三天外老君宫邸,驾”

    金龙似乎听懂了老君的话,各自发出一声龙吟,脚下生气一阵氤氲,朝三十三天外飞去

    几刻钟后,这辆马车停落在太上老君的府邸前,太白金星跳下龙车,对坐在门前,打瞌睡的童子叫道:“炼药童子,你怎么在这里打瞌睡,老君可在”

    这炼药童子本也是可怜人,未成仙的时候,只是地仙界一猎户家的孩子,一日父亲出门被一头猛虎所杀,尸骨无存,母亲得知此事后,也生了一场大病,不久便过世了从此他就成了一孤儿,他不敢去山里打猎,只是在山下,找一些野草充饥久而久之,他就有一种辩药的知识在机缘巧合之下,被老子的点化,收坐童子,平时负责看管丹炉因此子炼药颇有天赋,于是老君便给他一个道号——炼药

    正打瞌睡的炼药,一听声音,赶忙站起来,睁开睡眼道:“来人可是玉皇大帝”

    玉帝探出脑袋,随后从龙车上跳下来,直言道:“我正是玉皇大帝,请问老君何在?”

    炼药奶声奶气的扫了一眼太白金星,对他刚刚吵醒自己很是有些不满,声音不免有些大了起来:“师傅早就告诉我,说你今日会来,特意叫我在这里等候”

    玉帝一脸喜色;“老君果然神机妙算,那老君现在可有时间,朕有些疑惑,还需老君解答一二”

    炼药懒洋洋的伸了一个大懒腰,又打了一个哈欠后,才慢吞吞的说道:“老君今日正好起一炉仙丹,还需几个钟头,才可以出来接客,你先随我到大殿等候”言毕,炼药便领着玉帝向大门走去,太白金星和那两婢女,也想跟着,却被炼药伸手喝斥道:“师傅交代过,只让玉帝进去,其他闲杂人等,不能进来”

    太白金星知道这什么地方,圣人府邸,那里敢放肆,自然是点头称是,退到龙车旁,静静守候起来至于一直跟随玉帝的婢女,本还想争论,却被玉帝喝斥一顿后,也就老老实实的在外面守候

    玉帝来到大殿,找一个简单的玉璞端坐下来,炼药也懒得搭理他,就耷拉着脑袋,站在一旁睡着了,就连口水流到衣领上也不知晓

    玉帝有心事,也闭起眼睛,不断思索其中关系,直到几个时辰后,一名身穿灰色道袍的老道,从大殿后面的炼丹室内走了出来,玉帝才猛然睁开眼睛道:“今日打扰老君清静,实乃无意,还请老君不要怪罪朕,这不速之客”

    太上老君躬身对玉帝行了一礼后,坐在玉帝对面的一玉璞上,道:“哎,我只是一个邋遢的老头子而已,玉帝千万别如此说,你我的关系,便如那人间的黄帝和那谋士一般,你实在是客气了如果不是我经常炼丹,以至于废寝忘食,多上早朝,多算计一二,也许就不会生出如此多的变数”

    玉帝眼中精光一闪:“变数?老君可否告知一二”

    “天地不仁一万物为绉狗,还请殿下做好心里准备”太上老君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玉帝心中一惊,急忙问道:“老君什么意思?”

    “因果劫数已成,仙如蝼蚁,佛如玩偶,魔如烟尘,此时仙和那凡人并无太多区别,在天地的眼中,一切都不过尔尔”

    玉帝面色发僵,眼神阴晴不定,过了许久,才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天地想干什么,难道让所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不成?它有那个实力吗?你们圣人不是可以阻止的吗?”

    “一般小劫数,我等圣人还可把损失降到最低,但这一次不一样,因果之劫的恐怖,我等圣人也无能为力,因为我等也自身难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