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两百五十五节 大巫信仰(上)

    (求鲜花和订阅.)初春的晨曦,带着温暖笼罩大地,繁忙的人群,一如既往的为生活而忙碌大街上,飘荡着淡淡的香味,那是从早起人家飘出来的饭菜香,路边小贩和商人,急急忙忙的往来行走东胜国繁荣富饶,人民安居乐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绝非慌谬之谈

    一辆挂着平北大将军旗帜的马车,在车夫的喝斥中,快速穿越中央大道,很快消失在路人的视线中路人用憧憬的眼瞳,望着逐渐驶向皇宫的马车,这是他们的亲王,自从张相登基大宝,不少治国良方都是刘枫和张相在闲谈之余,提出的,张相也一一施行了,并对外宣布,这些政策均是一字并肩王提出的,他只是一个把好政策施行下去了而已,是以刘枫在明间的威望极高

    刘枫掀开窗帘,眼瞳望着路上忙碌的小贩和商人,烦躁的心情逐渐好转,嘴角也挂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低声喃呢道:“不管天道如何运转,普通人过的真快乐,虽然每天要为饭菜操劳,可是每到晚上,可以无忧无虑的抱着妻子,**做的事,不用担心受怕,乐不知死,也许也是一种幸福”刘枫暗暗攥紧拳头,心中的信念又坚定了几分

    驾车的是和刘枫比较熟悉的赵丰,知道刘枫很好说话,所以便没什么顾忌,开口问道:“将军为何今日就要上早朝,我记得皇上不是批准您的一个月假期吗?好陪陪公主”

    刘枫温和的笑了笑道:“我也不想,可是事情紧急,必须要亲自去找皇上商谈”

    “哦!”赵丰知道自己不该多问,于是便大喝一声:“驾”马车的速度顿时提升了些许

    大约一刻钟后,刘枫急急忙忙的来到金銮殿上,如今正好早朝,王宫大臣们都站在大殿内

    只见刘枫阔步走到高台之下,微微躬身道:“臣给殿下请安了”

    “快快请起,我不是放你一个月的假期,不用来上早朝,这才短短两日,为何就来上早朝?”

    刘枫望了望四周,然后抱拳道:“殿下,臣今日是做为臣子前来特意请求殿下两件事情,恳请殿下务必答应”

    张相从没见刘枫如此严肃过,知道事情应该不是小事,皱着眉头说道:“如果你所说之事,合情合理,自然无可争议,我自会答应与你可是如果不是合情合理的请求,劳民伤财,我自然不会答应”

    “请殿下放心,不会劳民伤财,我需要殿下做两件事情,第一情殿下日后自称人皇,上古时期,天皇——玉帝、地皇——妖圣、人皇——大禹三皇并立,并无主次之分至于当年大禹身上的皇服,臣自由办法帮殿下您弄到,如今天皇大兴,地皇和人皇都已经逐渐落没我希望殿下可以大兴人皇,统领整个太清洲第二,我还希望,殿下可以颁布诏书,大兴巫教,并任命臣乃巫教之君,统领天下巫教道统,并可私下传教”

    刘枫一干话说完,惊的在做的人目瞪口呆,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人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仅仅只有只言片语流传在典籍之中,如今人皇早已经落魄,对天皇俯首称臣还大兴巫教,这更是荒缪,如今整个太清洲都是修道者的地盘,怎可大兴巫教,这简直就是和道教撕破脸,必死之局

    于是一干重臣不顾刘枫是否是仙人,一个个出来阻扰道:“殿下切不可答应,这简直就是玩火自焚,根本不可能实施还请殿下三思而后行啊”

    张相也被震得目瞪口呆,不过很快恢复过来,阴沉着脸,说道:“你这么做有何用意,简直就是把东胜国往死路上逼,人皇大兴,辅佐天皇的仙人如何允许?他们一出手就是移山倒海,我等根本不可能抗拒之外,就算可以抗拒,又要死伤多少黎民百姓还有大兴巫教,这更会引起道教的反弹,不管如何,仙是道,魔亦是道,你这样做将会至于东胜国至于何地?”张相一番话说的是铮铮铁骨,等于是直言拒绝了

    刘枫毫不退缩的望着张相,也不管私下争吵的王公大臣,大声说道:“我知道,我全都知道,可是臣也是没有办法,至于你所说的麻烦,我一力抗下,和东胜国的百姓无关,只恳请殿下答应臣的请求”

    张相顿时大怒:“抗,你如何抗,你怎么抗,不说圣人,便是天皇震怒,也非我等可以抗拒,你拿什么抗”

    吵吵闹闹的大殿早就吵的不可开交,刘枫心头之火,窜的老高,狠狠的一跺脚,大殿的地板顿时四分五裂开来:“都给老子我闭嘴,他妈的,你们吵吵闹闹的有完没完”刘枫身上的气息逐渐释放开来,一股不屈不饶,纵死无憾的气息,震得在做的众人,慢慢沉静下来,不敢多说刘枫把目光转向张相,慢慢的跪了下来,顿时间,风云变色,乌云盖顶,闪电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好似随时会把整个大殿击的粉碎一样:“殿下,人皇并不是毫无根基,我代表所有人间的大巫,投靠殿下,所有来自道统争议,我愿意化作恶鬼一力抗下,那怕是死,亦无憾无悔并拼尽全力为殿下争取真正的人皇之位而且大巫必须大兴,如若不然......”刘枫摇了摇头,语气更加坚定的说道:“恳请殿下答应臣,不然臣将跪死在这里”

    站在高台上的张相,很了解刘枫这个人,从来不兴跪拜,除非对与长辈而且他也从来没有服过软,可今天他跪下了,他恳求了,他服软了这需要多么大的决心和毅力,可是自己还是不能够答应刘枫,因为他必须为整个东胜国的黎民百姓负责,他肩上的担子,让他必须拒绝刘枫

    一瞬间,张相似乎老了几十岁,挥挥手道:“我心已决,不称人皇,不兴巫教,都退下”一个个大臣深深的望了一眼跪在高台下面的刘枫,然后一个个叹息离开,他们何尝不知道刘枫,提议对于东胜国来有多好呢,可是不能更不敢实施啊

    张相从皇位上站起来,在李淳风和曹锟道长的搀扶下,慢慢退了下去,在退下的时候,李淳风深深的望了一眼刘枫,传音道:“我和你虽然不熟,但你的个性我很清楚,有什么为难之处,有时候说出来会更好,而不是一个人扛着这些话我仅仅是做为朋友说的,而不是站在道教的立场说的,如果你要真的大兴巫教的话,我李淳风必将第一个反对”

    刘枫低着头,强忍着眼泪,他绝不是一个擅自屈服的人,可是有些事情,是很难改变的但他还必须改变,因为他没的选择,退缩就等于放弃生存的权利,他死不要紧,可是他有要守护一辈子的人

    从远古洪荒时期,大巫便不拜天,不跪地,因为他们的祈求,从来没有被天地所可怜过,所以大巫不兴跪拜大巫君王,更是站在世界顶层的存在,更是不会跪拜天地,包括任何人可是如今刘枫跪了,为了追求力量,或者为了心中所爱,为了理想,为了巫教,为了可以有力量,保护那两个女人他必须获得力量,更加强大而无敌的力量

    大殿外,乌云压得很低,好似世界末日一般,凄厉的紫色闪电,闪烁不停,好似无穷无尽无云恰好盖住整个皇宫,吓得宫女太监,躲在安全的地方,根本不敢随意走动

    行走在走廊上的张相,望着天上的乌云和闪电,对这身后两道人,轻声说道:“这乌云是怎么回事”

    曹锟站出来说道:“老道我不知道,但似乎这乌云很奇怪,似乎是平北大将军跪下的时候,忽然产生的”

    李淳风放开感知,感悟一二后说道:“似乎是嘲笑,天地在嘲笑某个人”

    “哦!”张相叹了口气:“你们都走,让我一个人静一静”两位道人,躬身退了下去,随后两道飞剑带着讯息,离开了皇宫

    转眼间,七天七夜过去,早朝上的人,似乎忽略了沉默的跪在高台前的刘枫,而刘枫也是沉默不语,宛若雕塑期间,青颖过来看望,并祈求刘枫起来,对刘枫拳打脚踢,甚至任性的使出阴阳纸,命令刘枫起来可是刘枫还是不为所动,即使全身被阴阳纸惩罚的痛的抽搐,即使被闪电轰鼎,可就是纹丝不动

    最后,青颖甚至跪在刘枫面前,叫他说话,叫他起来可是刘枫还是不为所动终于在第十二天,高台前,多了一个人跪在那里,和刘枫一样,沉默不语,纹丝不动,宛若雕像

    第一个月后,台前又多了几人,春夏秋冬四大婢女,小舞、鬼医、鬼医并带来了请愿书,四百冥营战士和边疆的狼营战士的大名赫然在列

    可是张相有所顾忌,还是闭口不言,一直到三个月后,整个东胜国都在为刘枫请愿,张相终于再也压不住**

    这日早朝,张相睁着通红的双眼,颓废的上朝,只见张相的头发,尽数雪白,背也驼了,整个人似乎快要崩溃了

    大殿外的乌云依然在列,依然紫电狂舞,似乎在宣扬天地之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