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两百三十七节 佛说(上)

    刘枫拍拍双手,转头微笑道:“很不错的判断力,我想你脑中应该有一个定义了”

    红十三娘轻言道:“嗯,各位应该都不是凡尘中人,应该是那些追求长生的修道者、或者修佛者,谁知道呢”

    天风子和天青子两人,向来认为相见便是有缘,于是在天青子的暗示下,天风子从口袋里掏出一粒散发微微香气的丹药,随手抛给红十三娘:“这粒太清丹,是我们在路上炼制的小玩意,虽然不是很珍贵,但却可让你的武功修为达到先天巅峰浑圆一体的境界,也算是对的起你这顿招待”

    “小女子在这里谢谢阁下,不知道阁下来关外所为何事,小女子也许能帮助一二”接过太清丹,红十三娘高兴的说道

    “你可知道狂风林在何处,我们只知道在黄婷玲的西北方向,但已经找到这里了,还是没有找到”天风子倒也没有什么做作,直言说出自己的请求

    “狂风林”嘴中默念的红十三娘,低头陷入沉思当中,过良久才抬起头说道:“我不知道狂风林到底欲指何地,但我知道,从这里在往北三百余里的地方,倒是有一个怪地方那里怪石林立,形状千奇百怪而且无时无刻不是有遮天蔽日的黄沙覆盖,风力吹在脸上,如同刀割可是那个地方不叫狂风林啊,我记得是它叫沙漠死域,是一个很可怕的地方”

    刘枫出言道谢道:“我们知道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去看看,毕竟是故人当年的嘱托对了,你手中的那粒丹药没有涂上蜡,还是趁早食用,不然的话很容易消散掉”刘枫心想:“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许死亡地域以前就叫狂风林,只是最后改名字了而已”

    当下红十三娘客套了说了几句话,就快步上楼服用丹药去了刘枫和天风子三人对望一眼道:“我们吃过了也赶快赶路,早一点完成嘱托,让那个男人解脱,却也是一件好事”

    第二天一早,卸妆的红十三娘,从二楼漫步走下,随口问店小二道:“他们人呢?”

    “早走了,我还劝他们别那么晚赶路呢,只是当时他们执意要求,我也没丝毫办法”店小二眼睛睁大的望着红十三娘道;“老板娘你变年轻了?天啊,真的太漂亮了”

    红十三娘没有仔细听闻店小二后面的话,而是微微叹了口气,低声言语道:“红尘袅袅,仙缘难觅,也许缘分只是如此,强求无用啊”

    话说四人趁夜赶路,黑夜只有天上的寥寥几颗繁星,也没什么好看的,没走多远,四人就化成四道银光,朝目的地化风而去经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死亡地域,呼啸的狂风,卷着黄色的沙砾,在怪石林立周围发出呜咽的声音,极似婴儿的啼哭脚下是一片片黄沙,但依稀中,刘枫似乎又听到熟悉的声音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侯你的到来;

    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听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声音很轻,轻的让人感觉不到真实,刘枫忽然感觉眼眶有点湿润,他可以肯定,这首诗词,一定是日复一日的吟唱,年复一年的等待刘枫不禁产生了这样的疑问:“董卓你到底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你真的当年那个留恋红尘之间的lang荡游子,还是那个至情至圣的情圣佛不收,道不要,无法成仙,无法成佛,只有无尽的绝望陪伴张风情你又什么样的人呢难道你真是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贤淑女子?但你为什么敢为一个人,赌上自己一生的幸福,而无怨无悔呢?”微微叹了口气,刘枫低声喃呢:“也许董卓是花心,是风流,但也许每一段感情他都付出了真心,也许张风情是贤惠淑德,但也许刻在骨子里的却是那豪迈奔放,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奇女子”

    风在呜咽,沙也在哭喊,似乎在控诉上天的不公青颖拿出那个观音佛像,刘枫拿出一个玉匣子捧在手里,两人无声的朝下面落去观音像散发出微弱的金光,所有黄沙还没到两人身前,便全部平静下来,然后无声掉落在地

    两人缓慢的向前走去,走了将近半个小时候,他们才到一个奇丑无比的洞口,洞口不大,因为它本来就是在一块不大的青石上开辟出来的一名全身骨瘦如柴和尚,身披大红袈裟,宛若如死人般端坐在石洞内,一动不动,好似肉身已经僵化,圆寂于此,枯灰色的头发凌乱不堪,整个样子也很糟糕

    但他却忽然睁开眼睛,那是一双,没有丝毫杂志的,黑色瞳仁,宛若最清澈的湖水,宛若最没有瑕疵的碧玉,宛若最明亮的星辰他微笑起来,双眼紧紧盯着刘枫和青颖:“佛说,肆虐的狂风,需要停止”于是外面的狂风停了下来:“佛说,沙粒需要化为土壤才能孕育生命”于是黄沙化成了土壤:“佛说,土壤里可以长出美丽的花朵,可以长出参天大树,可以孕育生命”于是土壤里长出五颜六色的花朵,长出了几十丈高的树木,产生了蝴蝶和可爱的白兔:“佛说,一切皆虚妄,一切皆在一瞬,瞬便是永恒,永恒便是一瞬,到底瞬是永恒,还是永恒是瞬”所有的一切破灭,宛若刚才只是梦境

    刘枫闭上眼睛感悟一会儿,轻声问道:“没有永恒,没有瞬,一切皆是相对,这么多年对你来说,就是永恒,但刚才的一切,却皆为瞬一切都已经在你的心中了,你已经悟了,董卓”

    “可是我还是无法成佛,我可以在梦中,看到仙界的琼楼玉宇,可以看到漫天神佛的讲座,可是我还是无法进去,你们带来了钥匙不是吗?”

    青颖刚才虽有感悟,但却很少,毕竟他境界很低只见她把观音像放在地上,悲声道:“阿姨叫我告诉你,我已死,情债已还,因果已了,你可以放心的去成佛了”

    张志远把手中的玉匣子打开,放在黄沙上打开,露出一颗琉璃舍利:“这是她的舍利,也许你会需要一个思念的寄托物”

    随后两人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回头,一切都要看董卓的决定,他们无权干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