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两百三十节 尘埃的历史真相(完)

    (哎,都不好意思露头了.)站在毁灭主神面前的是一名拥有黑色长发的大巫,只是那大巫的眼瞳,有点古怪,好似无数的黑色旋涡在里面疯狂旋转一般略显机械冰冷的声音,从那名大巫的口中传出:“我要带走他,还有你基地中的一些小玩意,你可以有意见”

    毁灭主神虽然心里骇然,但多年的高傲和优越生活,让他早就忘记了,什么是不字,因为在他的世界里,自己的命令就是旨意,下面的人必须完成毁灭主神发出愤怒的咆哮声:“尔等异族,胆敢私自闯入我等神领,已经犯了死罪,还胆大妄为的威胁与我,那就留下来”

    毁灭主神的拳头,化成两道流光,朝邱世然砸去,拳头上覆盖一层醒目的金光,那金光好似旋涡般,把周围的空气都吸附进去

    “这就是你们的力量吗?很强大,不过,在规则的面前,一切都是虚妄的”邱世然的背后出现一盏时间天秤,天秤中间是刻度表:“在时间的长河中化为飞灰!神,可笑的玩意”天秤开始朝一侧倾斜,中间的刻度表,更是以恐怖的速度在旋转只是一瞬间,便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毁灭主神的拳头上的金光飞速暗淡,然后身体开始干瘪起来,头发枯黄他惊恐的望着邱世然:“尔等,这是时间规则的力量,不可能,不借助任何武器.......”毁灭主神转身想逃,却无奈的发现,空间已经变了,他骇然的回头看向邱世然:“空间规则?怎么可能有两种规则”

    邱世然望着只剩下骨头架子,但生命力却依旧充足的毁灭主神:“这是创造规则和你们的不大一样,你可以安息了”毁灭主神的身体里忽然长出无数的蔓藤,蔓藤疯狂搅动间,毁灭主神灰飞烟灭,就连神格也没有逃走,死之前只留下一句话:“极限规则,竟然是极限规则,我死的不冤”

    邱世然解决到毁灭主神后,把目光看向虚空之中,柔声说道:“时空夹缝中的游魂,我们又见面了,跟我回去”说完邱世然伸出右手

    刘枫笑了笑:“记得上一次见到你,你还没到掌控时间的地步,现在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刘枫的手和邱世然的手触摸到一起,然后三人一起消失不见,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幻境

    刘枫猛然从虚空坐起,全身冷汗,在时空夹缝中剧烈游动回归的感受,对他来说可是不一样的经历

    守墓老人满脸慈祥的望着刘枫,干涩的嘴唇笑了笑:“都看到了些什么?”

    感觉到熟悉的味道,刘枫指着守墓老人,不确定的道:“你是弈?”

    守墓老人哈哈狂笑起来,谁也不知道他那枯瘦的身体,怎么可能发出那等洪亮的声音:“对,我就是弈,只可惜转眼已经过了无数载,关于大巫的一切,似乎都已经流逝在历史的长河中你传承着巫的未来,所以关于巫留下来的因,也要你去结果”

    刘枫奇怪的望着守墓老人,思索片刻不懂要领,便问道:“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

    “你会明白的,在时空的长河中,你还去那里游动”在守墓老人说话的时候,死界的空间忽然不稳定起来,无数亡灵的惊恐的呐喊,化成洪流,穿越了空间上的距离,送到刘枫和守墓老人的耳朵中守墓老人遗憾的望向开始产生空间裂纹的天际,轻声说道:“你一定有很多疑惑,无法得到解答,孩子,不要担心,这里是死界,本来就是属于大巫的坟墓,所以它的毁灭是好事,远古的因果会了解一部分,你身上的负担就小一些”守墓老人,或者说弈,从空间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刘枫:“拿着,这里有最深沉的诅咒,潘多拉魔盒,他是钥匙,也是锁,只有你可以打开,也只有你可以关闭,孩子未来就在你的指尖缠人,这种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爽”

    刘枫知道自己无法拒绝一个快要灰飞烟灭老者的嘱托,因为他感觉到弈的生命波动很紊乱,他无奈的接过那盒子盒面是深沉的黑色,只有一个诡异的银白色纹路,刻画在上面,不仔细看的话,会以为那只是胡乱的涂鸦如果仔细看的,似乎连灵魂都会在那银白色纹路上颤抖刘枫不知道那纹路的来历,但守墓老人却知道,正是那纹路,几乎结果了大巫的未来

    弈的下身开始扭曲变幻,好似随时会化为飞灰,弈却露出最真诚的微笑:“弹指万千载,我的任务完成了,邱世然大哥,我没有辜负嘱托,没有给大巫掉链子,现在我来陪你们了,巫从不害怕死亡,你们死的其所,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来摸去”弈身影忽然变的凝视无比,全身上下战意昂然,这股冲天的战意,似乎要捅破天空和所有的时空连载在一起:“我从来都不是灵魂大巫,我只是一名战巫而已,我的世界只有战魂”

    刘枫怀着一颗感恩和尊敬的心,望着弈,因为他值得尊重,虽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总会知道的,他从不怀疑,因为他自己是大巫,他了解大巫这个种族存在的意义和目的刘枫的双手合十,十指紧扣,头高高昂起,虽然身体复活了,但刘枫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身份——吸血鬼,不管是感恩老伯爵也好,还是他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异类来看也许刘枫知道,只要心在,一切皆在,外表只是魍魉鬼魅,没有什么好在意的,重要的内心一对紫金色蝙蝠翅膀从刘枫的背面伸展开来,紫金色的翅膀上闪烁着电弧宽大而厚实的翅膀,把刘枫包裹在中间,刘枫闭上眼睛,两行热泪无声无息的划下这个祈祷的时刻,没人知道他是什么心情,也许有感激,也许有崇拜,也许还有那对大巫精神的无限敬畏,不管怎么说弈在刘枫的心里成功的刻下了一个不可毁灭的印记,大巫死也要战着死去,不会苟且偷生

    弈望了一眼刘枫,欣慰的狂笑起来,纵死无悔的冲向死界的天际,没有呐喊,没有犹豫,有的只是那充满狂傲的战意和笑声

    恍惚中,刘枫似乎看到了两棵奇怪的树,枝叶和果实都是金色的,好像金属一样伽罗树,大巫的安息之地,在那两棵树下面,是一座座高高耸起的坟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