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两百二十一节 尘埃的历史真相(一)

    (终于要慢慢揭开世界源头的面纱了,各位兄弟是不是很亢奋)守墓老人静静的看着二人,枯瘦的容颜显出一丝红晕,犹豫片刻,才上前用手拍了拍青颖的素肩:“放心,我保证他不会有事,现在我要带他去一个地方,一个可以让他快速复原的地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很快你们就可以再次见面了”

    青颖擦拭一下眼角的雪白泪珠,站起身子,侧身让开:“让他快些回来,他醒过来的话,告诉他我很想念他”

    守墓老人感觉有点头疼,以他的神通如何不知道,这一对冤家以前是如何的不合,如今却......他找不到好的形容词,只是点点头伸手一挥,一股隐晦的力量卷起张志远消失在位面隧道中,守墓老人转头对张小凡道:“这里的事情暂时交给你了,别让人伤害到那小子的亲人”

    把血红色的长刀扛在肩上,身材说不上魁梧,面容也说不上严肃的张小凡,露出一个微笑道:“您不说我也会保护好他们,老头我们还会再见面吗?”隐约感觉到什么的张小凡,大逆不道的称呼守墓老人为老头

    不过守墓老人并没有追究的打算,相反张小凡那一句老头还拉近了两人的关系只见守墓老人把目光投向不可预知的洪荒星空,神色无悲无喜:“不会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也累了,我想是时候休息的时候,真的好累啊多少年了,连我自己都快记不清楚了,终于让我等到了那个人预言的人出现一切都已经上了轨道,布置了这么多的明暗棋子,也非常的耗费脑筋啊,日后这天下就是你们年轻人的了,我老了,心不行了我现在能做的,只是给巫的未来,送上一份大礼而已”守墓老人转头看向张小凡,本来无时无刻不充斥无数黑色旋涡的眼瞳,此时已经变的和常人无异:“孩子,可以叫我一声师傅吗?”

    张小凡把血色长刀插在地上,双膝跪下,行五体投地大礼道:“老头,我一定会辅佐大君他成就一番伟业,你放心”张小凡言语诚恳,神态恭敬守墓老人自然知道张小凡说的也都是肺腑之言,但他却轻轻的摇摇头,柔声说道:“你还不明白巫啊,好了,多说无益,慢慢领悟,那天你能够明白巫了,你才是一个合格的战巫,一个为了保护部落子民而不顾一切的战巫”守墓老人消失了,无声无息,走的没有任何声音张小凡微微抬起头来,口中喃喃自语:“师傅,徒儿敬遵教诲”

    ...................

    四周是温暖而舒适的黑暗,刘枫感觉自己如同还未出生的婴儿般,蜷缩着身子,徜徉在母体的胎胚中,神色安详守墓老人此时正端坐在一块残破的石桩上,望着悬浮在空中,被无数巫力包裹起来的刘枫,而刘枫的身体下面则是一个巨大的祭坛,虽然不知道过去多少岁月,此祭坛除了有点老旧外,依然保存了完好的功能守墓老人的旁边是一座座异常高大的坟墓,那些坟墓,按照一定的排列方式,围绕着的祭坛建造出来的枯黄的杂草和铁木,林乱的长的到处都是整个坟地显得林乱、荒废、还有落寂这些远古大巫虽然早已死去,但是作为曾经辉煌一时的强大存在们,却好似能够聆听、窥探一般自从刘枫悬浮在祭坛之上,一股股游离在死界的意识碎片,便开始有缓缓聚集迹象,他们虽然死了,但他们的意识碎片,还在关注着巫的未来,他们守护了整个人类的一个洪荒时代,但现在却没有人记得他们他们曾经怨过,恨过,可是他们是巫,所以他们释然了,甘愿蛰伏在这一隅之地——整个死界就是大巫的坟墓啊

    睡梦中,刘枫又来到了远古洪荒时期,这一次他有了经验,在时空的夹缝中,望着大地在快速的变换,时而一些人穿过他的身体,时而他看到无数的人类在劳动,又时而陷入战争的纷争当中

    零碎的细雨,总是让人心情烦闷,手里拿着黄金权杖的刘枫,抬头望向从遥远天际行来的商队马车中坐着一名身穿黄色衣衫的商人,那名商人似乎很焦急的对着一名紧闭双眼的大巫说些什么,而那大巫始终没睁开眼睛,似乎一点也不为所动

    就当商队要进过张志远身旁的时候,也许是因为冥冥中有交集,那名大巫奇怪的睁开双眼,有点疑惑的摇摇脑袋,并不言语

    那名商人见大巫有所动作,一脸的献媚道:“尊敬的大巫,求你帮帮我,只要能安全达到京都,我愿意付出十分之一的财产,另外还有重礼送上,这些货物可是我仅有的心血了”言毕那商人的脸上露出非常难受之色,只怕他刚才所说,已经是底线了

    身穿黑色长袍的年轻大巫,排除脑袋中的疑惑后,冷漠的说道:“我此行的目的和你并不相同,你在怎么说也是无用,但是我却可以给你一个令牌,那令牌中有我储存的三个大型巫术,必要的时候可以帮你们一把”言毕那大巫从怀中掏出一块闪烁幽蓝光泽的金属令牌,直接扔给那商人

    那商人也知道多说无益,所以只能黯然离去此名大巫穿的是六品大巫服饰,黑色的长袍上,用特殊材料的金属材料,嵌制的六朵白色兰菊只见那大巫站起来,躬身朝虚空中行礼道:“前辈也该看够了,可否出来一见,在下是弈,敢问前辈高姓大名”虚空中没有传来任何讯息,弈紧皱眉头,喃喃自语起来:“没有道理啊,我的感觉不会错的啊”只见那年轻大巫,咬破手指,滴出三滴精血,口里叨念苦涩难懂的巫咒三滴精血诡异的融合在一起,然后逐渐变形,变大,最后化成一只飞禽落在那年轻大巫的手中弈停下动作,那是他以精血养的一只擅长搜索的青阳鸟青阳鸟朝四周看了看,然后啼叫几声,又飞出马车,以极快的速度绕了几圈后回到弈的手中,朝弈啼叫几声

    弈皱起眉头来,轻声说道:“没有道理啊,连青阳鸟也无法发现其踪迹,只怕我用巫术搜索更是无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