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两百一十五节 红尘炼心(二)

    秋天、冬天、春天三人被下了禁制无法动弹,以他们那勉强达到金丹期的修为,如何能够冲开由化神期修道者下的禁制呢?当初张志远送与他们的道卷,最后还是忍不住好奇心修炼了,各自也都到了金丹期,修炼也算是神速了

    风吟此时已经不哭了,微微发红的眼睛被抹上深深的眼黛,淡青色的唇角抿了一下红色的薄纸,然后整个薄唇变的殷红如血为他梳妆打扮的婢女,还在不断安慰风吟:“小姐嫁给皇上也好啊,至少有道门撑腰,苦头你是吃不了了,你就不要在挣扎了,不然受苦的可是小姐,我看的也不忍心”

    风吟嘴角露出一抹讥笑:“你收了好处?”

    “小姐你是有钱人,当然不知道我们这些婢女的痛苦,有钱当然不能放过了,再说现在也是无力回天,你还是从了皇上,不要在起什么逃跑之心”

    风吟露出一丝苦笑,看了一眼被禁制住的秋、冬、春三大贴身婢女,轻声道:“逃我还能逃到那里去呢?奶奶被三个修道者困在阁楼里出不来,父亲也被禁足,根本出不了府邸,而我的贴身婢女,更是被禁制住了,连动也无法动弹一下,我还能逃走吗?”似乎很累的风吟,把目光投向窗外,只是在心中默念:“我的王子,你何时才能归来,就算归来你还可以挽回这种局面吗?”

    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阁楼前,锣鼓之声震天炸响,鞭炮声也似乎一直没有断绝过几个面上擦着浓厚胭脂水粉的红娘走了进来,手里拿着红手绢,其中一个看似领头的红娘,大声道:“哎呦,怎么还没好呢?迎亲的队伍都已经到了,过了良辰吉日可就不好了”那红娘推开给风吟梳妆的丫鬟,急急忙忙的给风吟盖上红盖头,并顺手塞了一个红色的苹果到风吟手中,轻声道:“一个苹果代表平平安安,千万莫要弄掉了,还有这红盖头也不能掀开,不吉利知道不”

    风吟感觉天旋地转,似乎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都离自己远去,好似自己的灵魂都要离开躯体了一般,清秀俊美的脸颊,不知何时又流出两行热泪,但却没有丝毫梗咽之声匆忙的红娘和众人都没有发现,只有冬天注意到两滴眼泪,从红盖头下面滑落,落在地上摔成粉碎,化成晶莹的水珠

    任由着众人推着自己,坐在红色的宫廷马车里,上面贴的喜字和大红大紫的帷幕,在风吟的眼中似乎都成了坟墓的色彩

    今天皇上娶妃子,大赦天下,国土安定,百姓安居乐夜,可是京都的百姓似乎也高兴不起来,内幕虽然绝大多数在高位之间流传但小道消息早已经传遍了整个东胜国,张家隐藏在地下的情报系统,早已经把内幕爆料的不能在爆料,皇上昏庸,禁足忠臣,只为了美色........种种不绝于耳

    庞大的迎亲队伍进入宫中,来到专门举办典礼的殿堂前此殿堂极大,足以容纳数十万人,但此时这个殿堂似乎被填满了,到处都是王公大臣,还有前来示好的家族世家的继承人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淡淡的喜悦,不管是真还是假的,来到这里的人,都带上了虚伪的面具,谁也不知道那面具的背后是怎样的一副嘴脸

    殿堂的中间铺上一层厚厚的红地毯,手里挎着花篮的宫女,偶尔撒几手天鹅羽毛和金银粉,把整个场面装点的富丽堂皇各种各样稀奇古怪聘礼,都已经被搬到了后宫仓库,有专门的人员负责钦点美味的宫廷御酒,可口的宫廷御膳,都如流水线一样朝个个餐桌上送

    当身穿红色长裙,走在厚厚的红地毯上的时候,站在两旁的宫女们,开始疯狂撒花篮中的金银粉和天鹅羽毛,所有的王公大臣都在拼命的鼓掌大殿的尽头站着一名身穿黄袍的老人,正微笑的看向正朝这里走来的风吟,在风吟的身后,是陪她一起行走在红地毯上的数百名宫女,宫女手里托着长长的红裙,还有四个宫女手里举着巨大的扇子

    当风吟正走在红地毯上的时候,一对骑着骷髅战马骑士如一阵风一样穿过城门,直冲皇宫宫殿最前面的年轻人,有着一头雪染的白发张志远现在感觉心好痛好痛,当踏入这个京都的时候,他的心就越来越痛,但顾忌却也越来越大他读过数十万卷的图书,知道什么叫忠君,知道什么叫逆臣,他不想做个人人唾骂的逆臣,但也不想就此失去风吟,现在的他越来越迷惘但不管如何,他一定要快点去皇宫,找到风吟,他要她给个答复,他需要一个为爱疯狂的理由

    “风吟你一定要等我,一定要等我,不管如何,我都不会放弃,你千万不要先放弃,千万不要.......”亡灵坐骑速度忒快,转眼间已经到了皇宫之前,守卫的士兵正要大声喝骂阻止前进,张志远却一脚把那人踹开,整个大队直接**皇宫那守卫看清楚了张志远身上那盔甲,上面分明印着平北大将军的图腾,于是便大声的叫道:“造反了,平北大将军带领数百人马,冲进皇宫了”

    但是谁又能阻止,速度快若闪电的亡灵坐骑呢?所有挡在前面的盾牌还士兵都被冲飞,张志远伸手抓住一名守卫将领,吼道:“皇上在那里”

    那将领从没见过这么凶神恶煞,全身杀气鼓荡的人物,本能的指向东面,结结巴巴的道:“在东面宫廷”

    随手把那将领扔在地上,张志远率领众军匪直冲东面宫廷,他越来越害怕失去的感觉,似乎已经失去了很久很久,也失去过很多东西,他再也无法承受失去的感觉了

    在红娘的叫喊声,皇上和风吟已经拜完三清,也拜天拜地了红娘微笑的看着两人,继续喊道:“新郎新娘请喝交杯酒,这交杯酒一旦下肚,那你们可就是夫妻了,再也没有反悔的余地”风吟身影微微一抖,随后又恢复如初,她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接过盘中的酒杯,正要和皇上喝交杯酒,突然一声轻喝炸响整个大殿:“我反对,风吟你不能嫁给他”

    风吟手一抖,左手的苹果和右手的酒杯都已经悄然落地,这熟悉的声音终于在最为重要的时刻赶来了吗?只见三百多匹诡异的亡灵坐骑,驮着张志远和众军匪顺着红地毯,慢慢的朝风吟那里行去众人此时已经吓呆了,他们从没见过如此诡异的场景,黝黑的骷髅马,眼中闪烁着摄人心魄的红芒,身上燃起的黑炎,却不能给张志远等人带来任何伤害:“我有话要问那个所谓的新娘,请各位不要打扰,因为我需要一个答案”

    皇上经过短暂的惊愕后,忽然大声吼道:“众位道长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数百名修道之人,从大殿的后面飞出来,领头正是那名失去肉体变成散仙的蓝公子,只见他摇摇手中的羽扇,微笑道:“大胆妖人,皇上大婚岂是你可以捣乱的,现在离去我还可以绕你一命”

    张志远看也不看蓝公子一样,翻身下马,一步一个脚印的朝风吟走去而他身后的军匪,却一声怒吼,拔出手中的千层段钢刀,眼中闪烁妖异的寒芒,诡异的符箓顺着他们的眉心开始遍布整个身体,这正是他们全力运转体内巫卫力量的征兆:“谁敢阻止将军,杀无赦”冰冷的三个字眼,不但让在座的王宫大臣胆寒,就连蓝公子也全身的寒毛也倒竖起来,特别那名给他若有若无压力的鬼医,从头至尾都没有正眼看他一眼,只是把目光投向虚空之中,似乎正在警惕什么人

    蓝公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耳畔忽然传来母亲的声音:“让那个将军问”蓝公子再也不敢说什么,飞到一旁默不作声起来

    漫步走到风吟面前,用手轻轻的把她头上的红盖头揭下来,而站在一旁的皇上却什么也不敢做张志远眼神透漏出无限温情:“风吟给我一个答案?告诉我,这不是你自愿的?我知道这一定不是你自愿的,你一定是被威胁了是吗?只要你告诉我,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在场,我也不给面子,把你抢走,谁敢威胁你,谁敢胁迫你,我都斩尽屠绝”

    风吟眼中露出挣扎之色,可是顾忌实在太大了,她害怕自己在作出决定之后,父亲和奶奶都有不测,同时面对张志远温情的目光,她又不忍心,只感觉心痛的厉害

    张志远慢慢的俯下身子,单膝跪下,拾起风吟的右手,轻轻的亲吻:“告诉我答案,张相那头你不用担心,如果不出意外,很快就会被救出来,我的公主”

    在不远处和蓝公子对峙的军匪,都唰唰的把目光转向那里,同时吼道:“答应将军,答应将军,主母答应他啊别犹豫了,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全帮你搞定”

    风吟摇摇头,眼泪已经哗哗了流落,滴在张志远的脸上,冰冷刺骨:“对不起,我不敢冒着个险,我是心甘情愿的,你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