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两百一十节 老鼠

    很快数千将军就被军匪们提了过来,扔在地上,大声呵斥让其站好,整个场面热热闹闹的,那群将军自然不服几个倔强一点的已经冲向张志远,正要张口质问

    张志远却突然爆吼道:“熬丰手下将领要造反了,想要谋杀我,来人啊,杀无赦”

    得到张志远的命令,一干军匪顿时手起刀落,转瞬间就是数千大好人头落地张志远冷冷的注视着那群滚滚落地的人头,然后把目光转向那些头来恐惧目光的士兵,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这群将领不听指挥,试图谋杀与我,我不得已而杀之,我想你们不会说错了?”

    几个聪明一点的士兵,连滚带爬的上前几步,差点没哭鼻子:“将军我们明白,刚刚看到,熬丰试图带领手下将领谋反,结果被大人提前发现,谋反是重罪,所以大人你下令杀了他们”数百名看到这一切的士兵,那里还有不明白局势的道理,一个个有模有样的跪下,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倒也顺流至极

    从古至今都是如此,士兵都是乃至阳之人,谁狠、谁有心计,就可以把他们彻底收服,他们才不会管什么政治黑暗,或者其他什么阴谋诡计的玩意,他们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实力,只有实力才是一切根本的保证

    张志远微微张大嘴巴,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这群人转变的也太快了,本来还以为要多费些口舌,没想到都这么识时务咳咳嗓子,张志远对跪下了的众人道:“都起来!去通知其他将士来这里议会”

    “末下遵命”数百人转眼间就跑的干干净净,那血淋淋的一百个头颅,看样对他们的打击不小

    此时的熬丰已经吓的快要呆痴了,恐惧的双瞳死死的盯着张志远,有点语无伦次的说道:“你不能....杀了我,你杀....我便是....谋反”

    “可是你先谋反的,也是你先想要带领手下杀我的,我应该怎么做呢?难道留个后患?”

    小溪一样的冷汗,从熬丰身上流在地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你难道.....不想要军旗.....和军印了吗?那是你名正......言顺掌管这里......军队的唯一屏障,我给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在孙家.....银行里,我私人户头....有五百亿两黄金,你要......我全给你,都给你好了,只求你绕.....过我一命”

    “真的”张志远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然后一口答应熬丰:“成,我饶你性命,但我要你全部的财产,还有军旗和军印”言毕张志远从袖口中掏出一张尚未填写的收据,并顺便拿出了文房四宝,摆放在熬丰的面前:“那么现在请填写”

    熬丰像见鬼一样,本想以没有文房四宝拖延时间的他,直接陷入呆痴当中,直到张志远出言威胁,才颤颤若若的拿起毛笔,按照规格要求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大名

    张志远眼睛差点没弯成月牙形,笑眯眯的拿起那张收据,收进袖口中:“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那军旗和军印在哪里了吗?”

    熬丰心里稍稍有点平静下来,却又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可以发誓吗?”

    “好好,我发誓”张志远举起右手指天发誓道:“我张志远如果收了熬丰的好处,而不饶他性命的话,就让我被雷电劈死,被大火烧死,被水淹死,可以了”

    看到张志远如此爽快的发誓,熬丰心里愈加不安,但却不知道那不安来自哪里,也只有老老实实的一脚踢开身旁的一块巨石然后把埋在土里的包裹拿出来,扔给张志远:“军旗和军印都在里面,你自己看”

    张志远撕开包裹,看了一眼,心里大定,身影微微一晃,直接出现在熬丰的面前,食指冒出浓浓的绿光,就要去点熬丰的眉心

    “张志远你个杂碎,你不得好死,毁约.......”熬丰再也说不出来一句话,来自灵魂的颤憟,让他浑身如坠冰窖

    上古巫术——移魂,这在上古时期,可是用来移植部落最强大战士的灵魂,把他们的灵魂跟部落最强大的野兽融合在一起,变成更加强大的存在,成为整个部落的守护者实力跟施术者、被移魂的灵魂强弱、还有野兽的肉体强硬度有关

    一蓬虚影被张志远食指所吸引,慢慢拉了出来,那灵魂似乎很不甘心,发出无声的吼声,想要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去,但在灵魂大巫的眼前,他又如何能够做到要知道是张志远故意放慢动作,就是想要让熬丰的灵魂,多受些灵魂被撕扯的痛楚

    这个过程足足维持了两刻钟,下面的将士已经集结完毕,但他们谁也不敢打扰眼前这如魔神一样的男人就算没听说刚才的事情,也看到了那数千个血淋淋的尸体和人头,那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两千多人,整齐的站成一个方阵,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全身绷得紧紧的,眼神直视前方,动也不动

    只见张志远随手一招,一只田鼠被他吸了过来,一只手抓住老鼠的脖子,不让其动弹,另外一只粘着熬丰灵魂的食指,摇摇的一指老鼠的眉心,轻声呵斥道:“去”熬丰的灵魂被压缩扭曲成一团光线,钻进老鼠的眉心里

    张志远撇撇嘴,冷冷的笑道:“熬大将军,你看到了,我并没有杀你,只是给你换了一个躯壳,给了你另外一种生命形态物竞天择、优胜劣汰,这是生存法则你要生存,就要先干掉这条老鼠的灵魂,占据他的肉身,不然你就会烟消云散想想看,一个强壮如猛虎的辅国大将军,最后却被一只老鼠干掉,这是一个多么可爱的笑话啊反正不管从那个方面说,都不是我干掉你的,要么被老鼠杀死,要么被老鹰叼死,要么被蛇张口吞掉不过你先别担心,那是以后你要担心的,现在你还是先和这只老鼠争斗”

    张志远随手把老鼠扔在地上,也跟着蹲在地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口吐白沫的老鼠,在地上不断颤抖,全身都在不住的抽搐过了良久,这只老鼠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似乎还不大熟悉四条腿走路,总是莫名其妙的歪倒,那双小小的眼睛里,透漏出了刻骨的仇恨和怨念

    张志远调侃道:“哦,看看,还是我们的辅国大将军赢了一局,那么滚,先学会怎么做一只老鼠,不然你可是会很悲惨的”张志远站起身子,再也不看一眼那只老鼠,直接朝饿的面黄肌廋,但站的笔直的将士走去,双眼扫过,大声说道:“还好,我以为都是废物呢,原来有点样子,上梁不正,下梁想正也不容易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一个找回场子的机会你看你们,一个个被胡人赶得像孙子一样逃跑,难道你就不想回头干他一票难道你们就甘愿失败,日后也跟孙子一样躲在这可怜巴巴的山岭里,做缩头乌龟”张志远忽然爆吼起来,谁也无法想象,他那略显廋弱的身子,如何能够发出那如惊雷一般的炸响:“告诉我你们是狼,还是可怜巴巴的绵羊,是狼的话,老子带你们去赴死,是绵羊的话,就躲在狼的背后咩咩的叫唤,给我们摇旗呐喊,也许你们那软绵绵的摇旗呐喊,会恶心的让敌军崩溃也说不准啊”

    如雷霆一般的吼声,从这群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的将士嗓门里吼出啦,张志远的一番话,让他们感觉热血沸腾,来自军人天生的荣誉感,让他们睁大眼睛,同时吼道:“报告将军,我们是狼”

    张志远站在这群发出巨大咆哮声的将士面前,往来踱步,讥讽的声音再一次传来:“狼?狼就是像孙子一样被胡人赶到这里?啃着树皮?吃着草根?告示你们,狼只吃肉,饿极的廋狼,会tian食自己的血肉你们还不是狼,因为你还不够资格”

    同样的喊声骤然响起:“报告将军,我们是狼,现在是,将来也是”

    “你们如何证明”张志远继续冷嘲热讽

    “展开攻势,杀光挡在路上的胡军,tian食胡军的血肉”

    “你们还不是狼,狼是狡诈,凶残,但狼与狼之间的情感却是忠贞不移的,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和子女,他们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狼道,并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你现在不是,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们会成为草原上嗷嗷狂叫的狼你们要做的就是,狡诈、凶残,用胡人军士的血液,染红我们的新军旗,狼头旗从今往后,你们就是我狼军中的一员,而你们便是中流砥柱现在告诉我,你们能不能做到”

    “能”如排山倒海一样的音lang,差点把天上的白云冲散,这五十万的士兵,在以后的战争中虽然消耗不少,但却成为了令人闻风丧胆的狼军

    已经变成老鼠的熬丰,眯着小小眼睛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目心中的恨意更甚,扭头离去,再也没有回头,因为他知道,这支军队,再也不属于自己的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