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两百零七节 黄粱一梦(上)

    (相信各位读者都被雷到了,这本书的背景很大,我早就说过,现在已经开始慢慢揭开我所描述世界的面纱,前面埋下的伏笔非常多,都会给读者们一个解答.)自古英雄出乱世,从古至今都是如此,一代枭雄莫不是从乱世中杀出一条血路来随着战斗的升级,大巫们也加入到厮杀当中,几百年如一日,远古洪荒的庞大土地上沾满了人类的血液,堆积起来的残破尸体,足以填满半个海洋无可去处的冤死之魂,军魂,各种各样的亡灵死者,在大地上出现大巫在忙着战斗,根本腾不出手来对付这新物种,于是人类又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只是讽刺的是,上一次是天地不仁,这一次却是人类不仁,才引来这滔天大祸

    这样的情形直到,出现三个部落才好了很多,黄帝部落,炎帝部落和九黎部落,三大部落逐渐统一远古洪荒大地战斗虽然更加庞大,但却被限制在一定的区域明君黄帝和炎帝二人更是注重生产和百姓的死活,专门派遣治病救人的巫医,治疗百姓,派遣贤明之士治理土地,帮助人类繁衍增加人口同时还派出了数量不小的大巫,开始驱逐游历在人类领土内的亡灵、冤魂远古洪荒逐渐显露出一幅生机勃勃的景象,可好景不长,九黎部落的蚩尤,举兵压境两个部落,想要一口吞掉黄帝部落和炎帝部落

    两帝无法,只能碰头商量一番,如何抵挡九黎部落的上百亿妖兵、巫兵、还有各种各样,说不上来名字,但实力强大的兵种最后炎帝自认不如黄帝,主动退位让贤,把王位传给了黄帝,并帮助黄帝治理天下而黄帝本人为了打败蚩尤大巫,聚天下之力,打造出仁剑——轩辕,最后凭借此剑站下蚩尤四肢和脑袋因怕蚩尤复活,有把蚩尤尸首分开埋葬起来葛优的左手埋葬在极东无情岛,右手埋葬在极西火焰山,左腿埋在在极南玄冰海,右腿埋葬在极北无极渊,而头颅在埋葬在中间,布下巫阵震住

    张志远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身在其中,他看到群雄逐鹿的热血杀戮,也看到黎明百姓因战争而流离失所的苦闷与哀伤更看到无数豪杰贤明之士,为天下而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炎帝在决定退位让贤时候的表情,令张志远永生难忘,那略显凝重,但却决然的表情,仿似在说着什么,张志远知道,炎帝心系百姓疾苦,他由此决断,完全是为了天下百姓

    黄帝率领数百亿的属下和蚩尤兵对兵、王对王的时候,他没有豪爽的大笑,也没有义盖云天的狂吼助威只是凝视着远方,他的眼睛似乎穿过了时间和空间,落到了统一后的国土上,百姓安居乐意,夜不闭户........

    黄帝欣慰的笑了笑,化成一道黄光和蚩尤战到一处最后黄帝为斩蚩尤,施展血祭,燃烧了自己体内绝大部分精血,才勉强把蚩尤杀了可是他也仅仅只有数十年的寿命悲哉,哭哉,一带明君竟然要落个老死的下场

    转瞬间百年即过,这时候神州已成,处处祥瑞不断,百姓安居乐业、夜不闭户,家家都有肉吃,家家有酒喝,当真是一片盛世之境大巫也建立了严格的系统,此时天下有两君,一是人君,一是巫君,巫君辅佐人君治世这时候的灵魂大巫,已经到了掌控空间的地步,正是这位灵魂大巫,统领数千万各种大巫,用兽血、金玉等等名贵之物,摆出一个直径万里的巫阵最后又牺牲了几百万的大巫,才用空间逆转之法,创造出了六道轮回,至于地狱那是后来自然形成的神州大地上死去的冤魂、军魂都被轮回转世,重获新生大巫之力,诡异至此,张志远也心中骇然,一个掌控时间的灵魂大巫,竟然可以凭借一个大型巫阵,达到掌控轮回的地步,这简直就逆天中的逆天牛人

    黑色的宫殿静静的矗立在山巅之上,这是大巫君王的宫殿,两边是九个巫主的宫殿,把此殿拥在中间,气势恢宏至极天空之上,雷鸣闪电从未断绝,就好似苍天从未断了灭除不受自己掌控巫的决心

    张志远安静的行走在白玉台阶上,身上不知何时套上了血红色的长袍,长袍背面刻画着山川日月,胸前还憋着一朵金色兰菊头上顶着血色皇冠,一颗殷红的宝石就嵌在中间,手里也多出了一柄象征地位的黄金权杖张志远满脸苦笑的看着这身牛叉的装束,苦笑道:“难道你真的想让我做大巫君王?”心里知道自己是什么货色的张志远,摇摇脑袋,把这个可怕的想法晃出脑外:“老子只想和风吟在一起白头偕老,我没那么大的野心啊,我只想快快乐乐的生活,如果那天厌倦了生活,自己抹脖子,也是不错的选择这么累人的工作,可不可以换一个?”张志远对这灰暗色的天际发问,天空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他身上的装束也没变狠狠的一咬牙,直接把手里的权杖扔了出去,权杖落在地上,逐渐变淡张志远正要大笑,却无奈的发现,权杖还在自己手中,就好似刚才权杖没有脱手一样试了几次,张志远终于认命了,不在挣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继续顺着白玉台阶向上走去

    似乎是命运的安排,也或者是巧合,他的身体穿过石墙,正好走进一间书房内书架上摆放的都是用竹简制作成的书籍,还有极少的兽皮卷,兽皮卷用蓝血兽的血液专门泡制过的,可以存储一些知识,但不多那个时候的大巫,可是把野兽的利用价值全部都榨得干干净净

    此时一个穿着和张志远一摸一样的人,安静的坐在案台前,人很年轻只是面色有些惨白他似乎有点累了,正在打盹忽然他睁开看向张志远站立的地方,眼睛闪烁着刺目的绿光

    张志远微微一愣,有些错愕的和那男子对视良久,直到他觉得有点不耐烦的时候,才用右手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反问道:“你看的到我?”

    那男子眼中的绿光逐渐变淡消失,只留下一对漆黑发亮的眼眸他轻松的笑了笑,把身体靠在座椅上:“时空夹缝中的旅客,你似乎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上,不是吗?”

    张志远兴奋的差点没跳起来,一股脑的走到那男子面前,急切的道:“尴尬,何止是尴尬,对了,你既然看的到我,就一定能够帮我找到回去的路,你愿意帮我吗?”

    那男子慈祥的笑了笑,惨白的面孔竟然多出一丝血色:“抱歉,离掌控时间的境界我还差一点,不然到可以轻松的把你送回去只可惜我不能,最重要的是观察这里发生过的一切,也是你不可逃脱的宿命,你既然要继承灵魂大巫的传承,就应该要负担起历史的责任”

    “历史的责任?”张志远有点疑惑了:“什么历史的责任?不明白”

    那男子也不点破,只是站起来,背起双手眼神透过窗户落在遥远的未来:“本来以为这预感是假的,为了保险起见,我耗费了一半精血勉强达到偷窥时间的地步,看到了未来变数,巫会灭亡,灭亡在一个强大种族的手里”那男子转身子,看向张志远,声音变的异常柔弱,好似看到希望似得:“不过这和你没有太多干系了,因为你跳过了灾难,重新继承了巫的传承,看样我的努力不会白费,巫怎可甘愿灭绝在这天地之间呢?”

    “可是这和历史的责任有何干系?”张志远有点糊涂了,说句实话,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是什么,更不知道未来会走向何处就连巫,他也是一知半解的,脑袋瓜里虽然塞了不少东西,但不去翻翻,那里知道

    “时候未到,等到的时候,也就是需要了解因果的时候一切切的因果都系于你一身,你牵扯着远古神州因果,你处在时空的因果,还有另外一个强大种族的因果你要记住,灵魂大巫并不怕任何因果,就怕死亡,灵魂上的死亡如果灵魂死了,那么身为灵魂大巫的你,也就自然烟消云散,所以无论如何你都不可以死”那男子用手指着远方,好似一个长辈,对这小辈喝道:“去,在去看看神州大地,至于后面的历史,必须等你完成红尘炼心,彻底继承君王传承之后,才可以观看”

    张志远满头雾水,什么也想不明白,但他却无法违背这个男人的命令,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无法拒绝打个比方来说,就好比你爷爷叫你去做一件事情,你总不能偷懒不去做?张志远一边向外走去,一边在心里大骂:“这孙子,真不够意思,什么事都只说一半,啥意思?干脆别说”

    “别在心里骂我,我会读心术,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长辈,尊敬长辈是最起码的”

    “啊,我没骂你,我只是,只是......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还要四处走走,就不打扰你了”言毕,张志远便落荒而逃,穿梭在宫殿内的其他大巫,都没能发现这个时空旅客

    张志远走后,那男子走到窗边,双瞳看向灰暗色的天际,轻声说道:“一切就快要开始了吗?谢谢你给我的礼物,不管如何,大巫总算跳过了灾难,重新延续下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