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两百零六节 大战争(完)

    攻击如狂风骤雨般迅疾,两面冲锋合计七十万大军压境,数十万重骑兵冲击,顿时如数百道利剑般,把东胜国的队形冲的支离破碎,再也难以组成有效的防御这个时候轻骑兵以更快的速度冲了过来,闪亮的马刀,在雨幕中挥出带血的痕迹到处都是人头,刺鼻的血腥味让人难以仰止的想要趴在地上大吐特吐

    辅国大将军在数千名亲卫的保护下,狼狈的向南面窜逃将先逃,对本来已经势气大弱的士兵,更是一个大打击,顿时士兵们也跟着四散奔逃胡人的轻骑兵就跟在后面不断喊杀,头颅和残破的尸体组成了一条血淋淋的道路

    苍天似乎也悲恸的留下眼泪,雨势更大,如一盆盆的水从九天之上倾倒一般,风更急,如十二级台风一般,似乎要推倒一切罪恶闪电此起彼伏的响起,简直如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丢弃盔甲,丢弃随身携带的任何物品,甚至连最后的裤衩都想要丢掉,只要逃出升天上百万大军在付出近一半的伤亡后,终于筋疲力尽的狂奔两百余里,到达山丘地带轻骑兵无法在这样的地形经行厮杀,他们的马术更是无法冲进山林里五十万士兵欢呼的消失在山林里,从头到尾都冲在军队前面的努尔哈赤,举起沾染血迹的马刀,仰天发出一声嘶吼:“必胜,必胜,必胜,东胜国的士兵不堪一击”猛然转回头,努尔哈赤对旁边的将领说道:“就地扎营,统计伤亡,等大军在这里会师”

    冰冷的夜终于过去,天边出现一丝彩红,全身泥泞,几乎看不清本来面目的熬丰,呆呆的坐在山洞里,双瞳赤红,似乎要滴出血来数百名侥幸逃出来的将领,跪在他的面前:“大人一定要保重身体,你要是跨了,那就真的一败涂地”

    过了许久,熬丰才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早就应该知道,二十万大军怎么可能是用来对付只有几百人的冥营?我们都被蒙蔽了眼睛啊我现在正在考虑如何跟国内说,大军败北,一夜狂奔两百余里,才侥幸逃脱?”冷冷的哼了两下,熬丰胸膛剧烈起伏,用尽最后一丝气力的吼道:“这样我的兵权必将不保,皇上定然会借此机会打击熬家,北疆由其他人接手,到时候北疆才彻彻底底被皇室掌握我不甘心啊,结局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一名身穿青衫的军师,站在熬丰的身后,身上的青衫甚至一点泥泞也没有,真不知道他昨夜是如何做到的,一身青衫干净的令人发指只见他微微弯腰做稽道:“大人何须惊慌,你大可把实情告之朝廷便是敌军为何出现在我们的身后,我们的右翼当时安然无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敌军凿穿了冥营出现在我们的身后,前后夹击,才使得我们败北大人你可以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冥营身上去,只要牢牢掌握军权,皇上也不敢怎么样,只有实力才是一切的保证,如果大人交出去军权,只怕凶多吉少”

    熬丰用沙哑的嗓子道:“赵参谋你所言我又何尝不想如此呢?冥营的那群人都是疯子,如果这样说只怕我死的更快啊,没生命要实力做什么而且我也无法圆说,几百人本来就无法阻挡二十万大军的冲刺,他们败的理由充足,而我们呢?我们在绝对优势的兵力下败了,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熬丰把头转向身后的护卫:“派人把消息送到兰京,沿途个个驿站换人换马,一刻不停,必须在一个月内送到皇宫”

    那名护卫领命下去了,此刻明媚的阳光不能给士兵们带来任何温暖,他们很多人还沉浸在昨日的杀戮和血腥当中这都是一群很少见血的狼,这样大的战役,这么鲜血还是第一次见到,就连有些老兵也微微皱皱眉头,心里恶心,更不要说才参军没多久的新兵了

    ............................................

    七十万胡**军把熬丰五十万的残兵败将阻挡在了山林之内,也不继续追击,只是安营扎寨,并派人把大胜的消息送到天赐部落,对于他们来说,战争从来都是政治的延续,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是为了一统草原

    火辣辣的奶酒下肚,数千胡人将领,松开衣领,大声嚷嚷的说着东胜国士兵不堪一击的话题,各种侮辱性的词语,从这些手握大权的将领口中喷出一丈八个头的努尔哈赤,光着膀子,抱起装满奶酒的坛子,一口气喝了半坛,当真是海量,放下酒坛努尔哈赤心绪略微有点不安的拍拍桌子:“现在才仅仅是刚开始,各位兄弟千万莫要放松警惕只有一统草原,才是这场大战役的目的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哈赤部落,如果他们趁机攻击我们部落,只怕......”想到这个后果,努尔哈赤就感觉浑身冰凉

    一名身材矮小,但却壮实的胡人将领,愤怒的拍案而起:“他们敢,我们草原上的男儿没孬种,我们打东胜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草原的统一,一致对外如果他们不识相,那我们就杀的哈赤部落血流成河,反正要统一,就必然伴随着战争”

    努尔哈赤也笑了,草原上健儿的豪爽和守信,让他心里安定下来可是他却忘了,有一个妖烧的狐狸精,已经出现在了哈赤部落的宫殿里一共懂得利用人类欲望的妖烧狐狸,用来惑众一个人类简直就是小题大做,就算是在凶猛的猛兽,也会安静的蹲在妖烧狐狸的裙摆下,更何况人类也许仅仅只需要一个催化剂,明朗的战场就会变的混乱

    烤全羊,荤腻的肉食如流水线一般的送上来,胡人将领们开始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当中

    “你喝高了,你绝对喝高了,你看你走路都不稳了”

    “你还说我,你都有斗鸡眼了,是不是不行,不行别硬撑着,我们草原上的男儿也不是铁啊,这奶酒可烈着呢能喝几坛下去也要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忽略了冥营,也许在他们的眼中冥营仅仅只是跳梁小丑,不值得一提谁都不知道,在未来一段时间,冥营给他们带来的震撼是多么的强烈

    ..............................................................................

    “将军还没有醒过来吗?”狠毒对从军帐走出来的鬼医开口问道

    鬼医摇摇头:“将军体内没有一丝巫力,也许是消耗过巨,所以虚脱了,必须要陷入沉睡当中才能重新恢复过来,你别操心了”

    意识如柳絮一般,在黑暗中飘飘荡荡,温暖而舒适,张志远甚至不愿意醒来可是一丝亮光却把他从黑暗中扯了出来,他又来到了这个奇特的地方,奇特的世界,一个黑白分明的世界,色彩对于这个世界是很奢侈的东西此时天下正在逐鹿,部落和部落之间开始出现摩擦,人类就是如此,解决温饱之后,他们就会有时间考虑更多事情而人首先考虑到的就是权利、美女、地盘,这是最原始的,但也是最可怕的

    首先是小规模的杀戮,巫并没有插手,只是这种战斗在各个角落上演,那黑暗的年代,活着是唯一的奢侈,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可以活过今天,就连部落的首领也是一样暗杀、利诱、毒酒、各种各样的杀人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张志远静静注视眼前的一切,他无法做出任何干预的动作,身体好似被时空的力量禁锢,只能冷眼旁观也许是身体渐渐适应了这种禁锢状态,也许是时空默认了他的存在他开始可以动动手臂,虽然艰难,但好在可以动了,慢慢的他的身体可以移动了他开始在时空的夹缝中漫游,呆的久了,时空不再把他当成异类,渐渐认同了他的存在,只要不出手干预这个世界的进程,就不会遭受禁锢

    此时的张志远,正走在一条泥泞的道路上,昨夜的狂风骤雨似乎要碾碎整个大地一般道路的两旁到处都是歪歪斜斜的树木,就连灌木也朝一个方向贴在地上,就好似人被压断了脊梁般,再也直不起来

    张志远摸着光洁的下颚,眼神迷离的望向远处,喃喃自语:“你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为什么要我出现在这里?谁在掌控我的命运”张志远感觉自己很窝囊,他感觉自己好像一个残破的木偶,根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似乎自己的命运总在别人的计算之中,让他难受的想要大叫几声,排解一下郁闷的情绪晃晃脑袋,努力让自己变的快乐起来,不管命运如何难以琢磨,也不管是谁在掌控自己的命运,但如果不快乐,那还不如赶快去死嘴角勾起一个邪邪的弧度,张志远冷笑道:“我倒要看看,这狗娘养的命运,可以把我带向何处,是那充满红莲业火的地狱六道,还是那阴暗的另一面,我可是很期待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