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两百零三节 大战争(六)

    (求鲜花订阅,有心的兄弟去下面评论一下,血迹谢谢各位兄弟了.)“你的身体怎么可能会如此坚硬?”暗影杀手惊呼道,可惜一切都太迟了张志远眼眸中冒出浓浓的红光,那红光是如此的诡异好像是两个疯狂旋转的黑洞,可以把人的灵魂都吸入进去,说不出的诡异无形的魔力,让暗影杀手在也移不开眼睛

    此时的他双眼瞪大,全身上下如同痉挛一般,冷汗如同小溪一样从身上哗啦啦的滴落,他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这是死亡的威胁张志远用手捧起暗影杀手的两颊,言语间说不出的轻柔:“这是上古巫术——怨念恐惧,可以大幅度降低目标攻击和防御,扰乱心灵,另对手感觉到恐惧你看到什么?无边炼狱是吗?你曾经无情蹂躏的对手,已经开始对你的灵魂经行讨伐了,不是吗?”

    无数的灵魂在哀嚎,扭曲的容颜,僵硬的尸体,还有那漫天飞舞的绿色尸气在幻境中暗影杀手失去了全部能力,甚至只能站在那里动也动不了,只能看着那些讨债的人,慢慢接近,然后tian食自己的血肉

    恐惧令暗夜杀手发出无意识的呻吟,身体抽搐的愈加厉害,好似有无数的恶鬼在tian食他的身体一样:“你灵魂上的怨气和血气,就是你什么的终结,上古巫术——罪恶灵魂的审判”无声无息,无形的血炎从暗影杀手的体内燃烧起来,只是转眼间,暗影杀手的身体变化成蓝色荧光消散的一干二净,就连魔婴也不能例外

    而张志远手里还捧着一个透明的灵魂,血炎并没有伤害到暗影杀手的灵魂,因为张志远保护了他张志远嘴角发出冷笑:“那么现在可以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吗?就算你不说,我也会从你的灵魂中复印出来”

    已经勉强恢复神智的暗影杀手,透明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不是不说,而是不能说”说完暗影杀手的灵魂哀嚎一声,直接被一股横空袭来的力量冲击的粉碎张志远甚至都来不及保护他伸手一招,抓住了那一丝力量,一个恶毒的巫术便对那力量施展开来,上古巫术——魂爆

    远在地魔界的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忽然闷哼一声,嘴角已经流出一丝鲜血只见此人端坐在血色的骷髅宝座上,**的上身有着被扎实的肌肉充斥,无数的诡异魔纹布满全身两只眼睛好似铜铃一般,冷冷注视着天际充满威严、黑暗、死亡的大殿内站着无数的魔头,他们看着魁梧壮汉嘴角溢出鲜血,顿时惊呼一声,高声吼道:“魔尊大人,你怎么了?”

    伸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刚才来自灵魂的狂暴,似乎让他有点心有余悸,随后是深深的暴虐,他大声吼道:“该死,这么诡异的能力,竟然只凭借我的一点力量,就可以直接对我的本体做出诅咒,难道真的如传说所说的那般,上古大巫......真是可怕的存在,连我这万劫不灭的魔体都差点着了道”嘴角发出一丝冷笑,魁梧壮汉忽然仰天发出狂笑,狂傲的音lang,如同世界上最狂暴的龙卷风一样,风一样席卷整个大殿.........

    气恼的跺跺脚,张志远知道刚才那股力量绝非普通人可以拥有的宛如深渊一样深不见底,张志远也深深的感觉到惧怕除非自己可以到掌控空间的地步,不然对上这种级别的家伙,也只是有死无生:“邪恶的力量,难道是从地魔界传来的,不过现在张志远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要弄好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便可,然后把风吟娶回来,那就一切完美了”重新回椅子上,张志远又掏出那白色手绢,见物思人........

    转眼间两天就过去了,春天的气息愈发浓厚了,冬眠的动物醒来了,蝴蝶飞舞在花丛间但不知道为何,空气中的肃杀之气却愈发浓重派出去的探子来报,仅仅两日,百里外的十万骑兵,又增加了十万,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当中堆积如山的粮草、军械,还有往来的车队,远远的就可以看的清清楚楚,这是后勤,要拉多长的战线才需要如此庞大的后勤

    张志远站在最为高大的树枝上,望着远方那如长龙一样延伸到远方的车队,轻声道:“如果熬丰不是傻子,他就应该知道这样的阵势,绝对不是来对付我的我们就装傻子,通知全军,我们躲进山里去,我还有个惊喜要给你们呢”两名和他一样站在树枝上的护卫,躬身跳了下去

    很快冥营的几百名军匪便集结完毕,张志远也站在他们的面前来回踱步一干军匪双腿啪嗒一声并在一起,声震如天的吼道:“愿为将军效死”

    张志远满意的笑了笑:“我可不希望你们去死,我就这一点班底,要是打完了我找谁哭去?我有一个可以增强你们实力的方法,过程有点痛苦,就是不知道你们愿意不愿意接受”

    回答他的只有一句话:“愿为将军效死”

    “很好,完美的答案,这是你们的选择,从今往后你们就是我的巫卫,灵魂大巫的巫卫你们将拥有不死的生命,强大的力量,近乎永恒的寿命,但是你们付出也很大,你们要献出自己的灵魂”张志远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军匪,郑重的问道:“你们还愿意吗?”

    回答依然只有一句话;“愿为大人效死”

    张志远仰天狂笑:“好,好,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能小气了”只见张志远从怀中拿出一把黝黑的匕首,狠狠的把自己手腕上的大动脉划破,顿时鲜血喷涌而出血液在下落的过程中,分出一部分,化成几百滴血液在一干军匪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钻进他们的眉心当中眼前的场景虽然很诡异,但早被张志远磨练成纪律严明的军人,此时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另外一部分落在地上,逐渐形成以个繁杂的巫文,鲜血散发着红色的光芒张志远全身上下的巫力鼓荡,眉心竟然睁开第三只眼睛,那是巫眼,专门用来观察天地规则的巫眼这是他第一次使用大型巫术这个巫术在上古时候是用来控制猛兽的,上古巫术——控兽,由鲜血组成的巫文,散发出幽幽的红芒,好似人的心脏一般,竟然开始快速鼓荡起来咚咚的响声不绝于耳,即使远在千里之外都可以听的清清楚楚那声音似乎有着奇特的魅力,大型猛兽,还是块要结成妖丹的妖兽,或者已经极其强大的妖兽,都控制不住的恢复成原型,朝这里狂奔而来起初很零散,但最后却化成一道洪流如果站在树上看去,就会发现一道如同遮天蔽日的兽群朝这里狂奔而来特别是奔跑在最前面的几头野兽,竟然有数百丈来高,体型巨大的不像话一头黑色猛虎,一个雪白的野狼,还有一个全身黝黑,眼中闪烁寒芒的螳螂,泡在最前面的是一头提醒巨大的黑猩猩

    大地在野兽的脚步下颤动,好似七级地震一样,但张志远却不为所动,有些军匪光是听到声音,就感觉全身无力,但还是站的笔挺挺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感觉身体隐隐发热起来,一个个全身冒出丝丝的热气,但他们还是忍住没有动,因为他们相信,将军既然可以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可以平息

    漫头银风飞舞,眉心上那第三只眼睛平静的盯着从远处狂奔而来的兽群,被划开口子的那手臂,已经恢复如初,一点被割伤的痕迹也看不出来嘴里念叨着听不懂的巫文,张志远整个人如同掌控天地的神灵一样此时脚下的巫文开始起了变化,一个巫文扭曲变形最后化成两个巫文

    很快,野兽就已经快要奔跑道张志远的面前,忽然一声闷响,奔跑在最前面的黑猩猩,脑袋不知道为什么掉了,喷涌而出的滚烫鲜血,全部落在那群军匪的身上他们的身体已经红的发烫,得到那血液的滋润,就好像一个在沙漠中行走了好几天的旅客,忽然见到绿洲一样,疯狂吸收流淌出来的血液

    无数的野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斩掉头颅,滚烫的鲜血很快就在地上聚集起来,只是几个呼吸间,便形成了一个个河流,这条河流似乎违背了自然规则,源头是那些野兽的尸体,但终点却是那群军匪的身体他们的身体如同一个装不满的容器,拼命收集一切有用的鲜血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场景,远远看去,就好像这群野兽在争抢着赴死一般,血很快就染红了大地,漫过膝盖张志远全身上下的巫力已经鼓荡到了极限,声音越来越大,传出老远老远眉心的第三只眼睛,也露出凝重的眼神,脸色苍白的他,几乎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很后悔不该把场面搞的这么大,现在是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到底,不然全功进气不说,这个残局也好收拾

    只见张志远双手似乎抓住什么,狠狠的一提,两个被鲜血覆盖的巫文,被他提了起来,在滚烫的血液上浮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