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一百九十八节 大战争(一)

    (好久没要订阅了,有kb的朋友订阅一下,谢谢了,当然如果有鲜花也送点,血迹感激不尽.)人们在高山之上建立了村落,村落的周围被围上简单的栏杆,可这些并不能阻挡那些躲藏在黑暗中的猛兽,每天夜里总会有家畜和人类被猛兽叼走,人们陷入恐慌和无助当中,但他们还是没有祈求苍天因为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苍天都只是在肆意的蹂躏人类,从来没有产生过丝毫怜悯,他们宁愿站着死去,也不愿意跪着祈求怜悯的死去时间过的飞快,一些聪慧的孩子长大了,他们不但有着强大的武力可以和野兽抗衡,还有最厉害的知识,他们开始研究天地规则,这群人便是巫的前身

    由于用脑过度,身体变得消廋不堪不说,平均每个巫都比旁人快上几年死去,要知道那时候人类的寿命仅仅只有三十岁左右起初同村的人并不理解他们,他们认为这些人是在做无用的功,是在偷懒但善良的人们还是愿意养活他们,每次集体狩猎回来,都会把丰盛的野餐送去大巫们身上肩负的使命更加巨大,几乎是把自己往死里逼,他们废寝忘食的研究,最后终于让他们掌握了一种极其简单的规则,并将其控制住,可是那大巫也耗尽了心力死了,当然后面的学徒,却将那大巫的所有知识继承了下来,并继续发扬光大猛兽继续来袭,已经变成大巫的学徒,控制着手了的蔓藤,缠住了猛兽的四蹄,然后人们那种石叉和各种器具,一拥而上杀死了猛兽,从此以后,人们便正式认同了那些从来不做事,把自己蒙在草屋里的家伙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巫也一点点的壮大,每一个村落都会有两个大巫,一个学徒一个老师,两人致力于研究各种各样的规则,他们的生命周期很短暂,因为他们极早的透支了自己的生命力巫开始自称是人类的奴仆,人类也开始信仰巫,他们信仰在巫的带领下人类可以战胜所有的一切,包括洪水、猛兽和疾病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巫医尝遍百草,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然后研究出极其精湛简直神乎其技的医术,甚至强大到一定极限的巫医,生命在他们眼中已经成了闹着玩的存在直到此时,洪水、猛兽、疾病已经不能给从村落演化成部落的人类带来什么伤害了,巫也成为了一个部落里的祭祀长老,他们在部落的中央修建了一个巨大的祭台,用来收集信仰守护着这片土地上的人类巫进入到一个鼎盛的发展时期,很快在巫的带领下出现了一些极其强大的部落,部落的首领希望自己可以一统天下,所以征战开始了.........

    “将军,将军,你没事!”一名身上还满是泥草的邋遢军匪一边用手摇晃着张志远的肩膀,一边低声道

    在睡梦中,眼前的一切开始崩溃,如同镜面掉在地上忽然化成了很多碎片一样,每一块碎片里都记录了关于洪荒世界的往事微微张开眼睛,眼前的人影从模糊逐渐到清晰,张志远也回到现实中来

    看到张志远睁开眼睛,那名护卫躬身后退两步单膝跪下道:“报告将军,末将已经完美的完成任务”

    用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脑袋,张志远有点懒散的说道:“说来听听,敌军到底有多强大”

    “领导这次进攻的将领是天赐部落的神将努尔哈赤大将军,此人天生神力,可以拉开一万斤的牛角弓,只要骑在马背上,杀伤力更是凭空增大几分,至于他的那群手下,也都是不要命的货色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编制很特别,整整十万人被划分成了百人组,一百人一组,其中三万人为重骑兵,负责冲撞,三万人为轻骑兵负责斩杀窜逃的敌人,三万人为神箭手,他们有着强大的弓弩和巨大的弓车,最后一万人是努尔哈赤大奖的亲卫军,这群人每个人都有着近乎先天高手的境界,如果发起冲锋,他们产生的杀伤力,相当于十五万人的军队”

    用手摸了摸光洁溜溜的下颚,张志远皱着眉头道:“一比十五吗?这种编制很特殊,以前没有遇到过,他们应该不是第一次作战!有没有探听到他们往日的是如何战斗的”

    “报告将军,这群人战斗确实不同以往,以前他们只会横冲直撞,用人命攻下一座座城池或者部落,但这次不一样,这支军队组建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但正式投入战斗却从去年才开始的,他们首先用弓车射箭,用密集的箭雨,压倒敌人,从而让敌人不能抬起头来,最要命的是打击敌军的士气,让敌军从心里惧怕他们,要知道那些弓车所拥有的可怕杀伤力,足以洞穿十个身穿重盔甲的士兵身体然后他们用重骑兵全速向前冲,全副武装的重骑兵配合草原上努力收集来的极品汗血宝马,所产生的杀伤力简直骇人听闻,不管是多少层的军队,都会被他们如同利剑一样冲杀进去,几个来回,就把敌军部队全部打乱,各自为战,成不了多大气候,然后是轻骑兵手拿大刀趁乱而入,手里的大刀卷起一个个大好人头,从不心慈手软至于那一万努尔哈赤的亲卫军,似乎一直没有上过战场,因为还没等他们上场,敌人就会被消灭的一干二净”

    “哦敌军竟然如此骁勇,实在是可喜可贺啊”张志远脑中已经开始全速运转起来,思索片刻后继续道:“杀鸡用牛刀,这群草原上的人是不会做的,也许他们比我们自己更了解我们,他们有卧底在军营中而且职位不低,我敢肯定,我和辅国大将军的矛盾和所有情报早就已经到了他们手上这十万人很可能不是来找我们的,最大的可能就是一个幌子,他们的目标应该是熬丰要知道我们可是极其精锐的力量,虽然少,但如果执意逃跑或者跟他们打游击,也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这种庞然大物,就好像集团军一样,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梯队前进,先用弓车箭雨初步粉碎敌人的意志,在用重骑兵杀入部队当中,来回穿插,各自混战,这样我军就不成气候,最后轻骑兵即刻斩杀想要逃窜的我军,又可以最快的速度屠杀,好一个战术策略完全放弃草原上的本能游击战术,用另外一种集团军的方式进攻,好可怕的战术”

    单膝跪在地上的士兵,越听越是冷汗直冒,脊梁骨参出丝丝冷汗,虽然他狠辣邪恶,但东胜国始终是自己的国家,刻在骨子里的还是有那么一点爱国之下,如果真如将军所说的这样,那岂不是北疆要陷入到死战当中去了吗?

    “我猜想这次负责进攻的一定不会是这一点人,一定还有同样配置的二十万人左右埋伏在辅国大将军营地前面,战事一响,这里的军队就会直接碾碎我们,而我们这里是正好是辅国大将军营地的左翼,他们可以先派轻骑兵绕过左翼,直接从辅国大将军做薄弱的后面进攻,到时候前后夹击,辅国大将军再也成不了气候,成了瓮中之鳖,断绝一切粮草,只要困就可把辅过大将军那一百万人困死毕竟他们的左翼我们,可是无法从正面阻挡这群疯子的,我想消灭我们只是他们顺带的一个目的”张志远眉头锁的更加厉害,两只手按住难受的太阳穴,不断轻揉:“当然这仅仅只是一个猜测,还需要一个证实,也许我这名号确实有点血霉的味道,也说不定呢?”

    “将军请吩咐属下该如何做?”

    “给你十人装扮成胡人,进入天赐部落的领地,我要知道他们现在统一了多少木兰草原,现在又何谁在交战,要知道双面交战可是兵法大忌,除非另有原因,或者他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再或者这只是一场赌注,天赐部落赢了,那么同样是木兰草原上的胡人,也就没必要再自相残杀了,到时候一统大势,东胜国便有了危险,团结的人如同猛虎,谁也挡不住,所以我们最好祈祷我所预料的是假的,他们真的只是冲着我而来,最起码我们可以打游击,不然的话可就麻烦了,天大的麻烦,当然这种可能性极小,对付像我们这样的队伍,最完美的战术是派遣同样精湛的骑兵打游击”

    “末将这就去办”说完全身泥浆的军匪,便站起来朝军帐外面走去张志远却忽然开口道:“千万别暴漏身份,如果暴漏了那么就去死!至少可以少去很多痛苦,只要你的灵魂还在我就可以让你复活”

    提到复活那军匪全身一震,然后依然潇洒离去,竟然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将军一去不复还的洒脱和悲伤,他知道这个任务不但艰巨而且极难完成不同的名族其中差异很大,很难模仿,不过现在也只能试试了,这个情报已经关乎两国大势,就算是杀人不眨眼的军匪,也不得不变的正经起来

    看着那军匪离去,张志远站起身子,来回踱步,心中焦虑不安,他在思考一个庞大而精细的计划至于刚才的梦境,虽然有些古怪,但他也没有心思去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