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一百三十七节 潘阳湖上

    “小子,你天天这样睡也不是个事啊”那名武功修为极高的老乞丐,用手推了推刘枫的肩膀关切的说道

    “管你屁事,我喜欢”连身体都懒得动弹的刘枫,冷冷的应道

    老乞丐神秘的笑了笑,对刘枫的言语并不恼怒,只是狠狠的灌了两口闷酒,撕开身上的麻布衣,让整个胸膛暴漏在冰冷的空气中:“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好酒,好酒”老乞丐纵身一跳,跳到房屋的大梁上,一只脚吊儿郎当的掉在空中:“正所谓只羡鸳鸯不羡仙,这做人啊,很难,很难,能做自己想做的那种人,更是难上加难”老乞丐的眼睛开始变的迷离起来,情不自禁的又灌了两口酒,整个脸蛋也变的通红一片:“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话不假,现在想想,如果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就算让老子我做玉皇大帝,我也不会开心的”

    “你似乎有话想说?”刘枫终于动容了,他拉开破被褥,坐直身体,抬头望着那吊儿郎当的老乞丐:“有话直说,老子最讨厌婆婆妈妈的”

    “小子,我看你眼中尽是沧桑,似乎和你的年龄不相符合啊,正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一味的沉湎痛苦当中,只会让关心你的人更加难受”耸耸肩,老乞丐把酒壶扔给刘枫:“接着,喝两口,这酒叫做醉生梦死,喝了它你会忘记所有的烦恼,当然也会忘记很多东西,很多不开心的事情送你一句话,人生只是一种生活,不要让黑暗、悲伤蒙蔽了你的双眼,你就是你,你是独一无二的”老乞丐的双瞳有种奇异的魅力,让刘枫毫不犹豫的喝下大口大口的‘醉生梦死’

    酒刚下肚,就化成一股热流冲进他的脑袋里,只是一口,刘枫就已经醉了,因为他有醉的理由这酒很奇特,没有理由醉的人,哪怕就是喝上千杯,也是无用,可是有醉的理由的人,只要一口,保证会醉

    刘枫迷迷糊糊的站起来,眼中幻想弥生,乔纳莉、青颖、韩芳等人的容貌的在他的眼中频繁闪动一头撞在地上,刘枫呼呼的睡着了,睡梦中,那一个个人影逐渐变淡,最后消失不见,一行眼泪从他紧闭的双眼中滑落老乞丐从大梁上跳下,站在他的面前,轻声说道:“你失去的只是一段记忆,并不是命运的真实,总有一天会找回来的,小子红尘炼心如果你也过了,那么我就放心把巫的未来交与你了”老乞丐的容貌如水纹般跌宕起伏,最后变成了那名守墓者,他神秘的笑了笑,转身没入黑暗当中走的时候,随手把睡在周围的乞丐,打成飞灰,毁尸灭迹,却是干净利落

    ‘咳咳!”刘枫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满脸灰尘,随手把身上破衣服扔掉,看了看昂脏的身体,皱了皱眉头:“我怎么啥也想不起来了,我是谁,谁是我?我为什么在这里?”

    当兰京城外的柳枝抽出一丝嫩芽的时候,春天到了厚厚的积雪在温暖的阳光下,化成滋润生命的水流,灌溉着春天于是小草出生,花儿开起姹紫嫣红的花骨朵儿,就连城里的书生、豪门子弟等等也一个个出了城门,来到城外十里外的潘阳湖游玩诗人们吟诗作画,豪门子弟主要是欣赏那些同样出来游玩的大家闺秀,同时思量着如何攀上一个好的大家之族,这是一个机会不是吗?

    一个身穿麻布衣的青年,站在潘阳湖旁边,抓住一个路人便问:“我是谁?你可以告诉我吗?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叫什么名字?”一连串的问题,问的郊游之人郁闷不已

    青年抓住的人,也都是刚出来游玩的人,其实那些来过几次的人都知道,潘阳湖出现一个怪人,每天在那里抓住行人便问自己是谁这个怪人有时候更加奇怪,他会和一些花花草草说话,关心它们有时候还会跳入湖里,半天不上来,直到路人以为他已经被淹死的时候,他却从湖水里跳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些稀奇古怪的珍珠,每一个都是价值连城的货色但由于他人很傻,所以那些宝贵的东西,也大多都只被他贱卖了这个怪人很怪,最后所有人都给他下了这个定义,你看过追着蝴蝶玩的吗?看见过,一个人可以对着一个毫无生命的蚂蚱说:“你好漂亮哦,你老公呢?他不要你了吗?”

    这日艳阳高照,潘阳湖上水波曼曼,数十个泛舟随着湖水载波载浮,自负才高八斗的诗人们,一个个得意洋洋的扇着手里的羽扇,一面吟诗,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摸样同时用眼光朝那泛舟不断扫描,其心思已暴漏无疑当然比他们更加直接的是那些豪门子弟,一个个故作风雅的朝泛舟轻笑,有些肆无忌颤的还吹着口哨,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

    一名伸出白色绸缎的妙龄女子,站立在泛舟的舟头,旁边一名丫鬟为他撑起一把桃红色雨伞,她们嬉笑的望向对面那群不断招蜂引蝶的诗人和豪门子弟夏天朝张风吟笑道:“小姐,你看那群人朝你笑哩,难道你不动心?”

    张风吟抿嘴轻笑道:“他们那里是真心的,表情动作非常儒雅不错,但实在太过做作了”

    夏天调笑道;“那小姐喜欢那个乞丐了,嘻嘻,不过那个乞丐也不知道到那里去了,怎么城里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呢?”

    张风吟轻叹一声,神色却是有点暗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他,总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很奇怪”

    “小姐又思春了”夏天嬉笑道两片红霞飞快的爬到他的两颊,她有点扭捏的道:“哪有啊?我只是有点奇怪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两女调笑之间,却没有发现几根用水草做成的吸管,慢慢的逼近泛舟十几条黑影在水底游荡,眼看就要到泛舟之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