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一百二十七节

    正当乔纳莉心力憔悴之时,刘枫忽然对四大贱人传音喝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禁制住丫头”

    四大贱人闻声微微一愣,随后心里差点没把刘枫给骂的狗血喷头,自己不去禁制,到让他们来做恶人,以后怎好相见不过四人知道这也许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所以当下没有迟疑,身影微微一晃,便出现在乔纳莉的身前,四人在乔纳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将其制住在一旁帮扶乔纳莉的爱丽丝也是一惊西贱对手没有放手的爱丽丝晃晃脑袋,满脸无奈之色:“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总不看着她陪着老板去死!”

    爱丽丝神情复杂的看着四大贱人,然后缓缓松开双手,退后两步,把目光转向早已不见踪影的天际,微微叹了口气,神色竟然有些黯然,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全身笼罩在黑雾之中的王仁贵,放出神念微微感应一二,顿时大惊,心中大骂:“该死的刘枫,竟然来的这么快,既然早就结仇,看样真的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暗骂过后,王仁贵便气恼的对四周道:“此时不来,更待何时”话音刚落,漂浮在黑雾中,隐隐露出面目的无名鬼物们,一个个飞快的朝王仁贵体内电射而去,速度快若闪电,仅仅只是瞬间,王仁贵便吞噬了不下十万的五名鬼物

    那些鬼物也是奇怪,没了灵魂,也失去了真灵,但却能够凭借对这个世界的憎恨,隐隐凝出实体,可见其利害非常

    不过吸收他们的王仁贵更是厉害到了极点,此时他的身体快速胀大起来,只见他用胖胖的手臂,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身上的道袍早已经化成飞灰,**的身体上有无数的黑红二色的魔纹缠绕,情况说不出的诡异他嘴里叨念出晦涩难懂的咒法,一开始细不可闻,到最后似乎整个东海都可以听到他叨念咒法的声音伴随着他的叨念,他身上的魔纹跟着发出微微的红黑光芒,胖胖的身体,竟然停止住了胀大,反而一点一点的朝中间挤压,逐渐恢复起容貌来

    刘枫遁光的速度飞快,只是转眼间,便到了东海之滨,他也不言语,一直在体内温养,已经进化过两次,雄威大胜的银风,轻轻一划,一道弯牙状的血红剑气,便射了出去

    哗啦啦,无数的银芒落下,争先恐后的投进那剑气之中一开始那剑气并不甚强悍,但吸收了海量的星力,变的越来越强大起来,最后落到那黑雾之上的时候,竟然有万丈来长

    那剑气劈进黑雾之中,却没什么建树,只是劈开数十里的空旷地方来而已和笼罩整个东海的黑雾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不足为惧

    见此刘枫眉头拧成了川字型,大感辣手,但是现在箭在弓上,不得不发自从他领悟到幻星界之后,形体再一次发生了古怪的变化,毕竟他是吸血鬼,不是人类,修炼人类**,会发生什么变化,谁也不清楚,至于是好是坏,也许只有他本人知道一二

    全身上下的道袍换成黑色劲装,一对略带金属质感的血红色翅膀缓缓伸展开来只见那翅膀委实有些诡异,无数细小如蝌蚪的符文在上面快速游走,但却给人好似什么也没有的感觉明明是生物翅膀,却给人一种高科技制造出来的金属翅膀一般,最奇怪的是,本来笼罩在上面的银色星力,也变的古怪起来,竟然和雷电、风混合在一起,刘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小试身手一下,却发现速度比以前快了许多,万米之内,几乎和瞬移一般

    银风的剑体已经完全透明,就算是修为极高的人,用元神去看,也是无用,更何况御剑的时候无声无息,可见用此剑来暗算人,绝对是不二神宝

    刘枫脚踏天星罡步,整个人忽隐忽现起来,手里的银发被他舞的的密不透风他的面色慎重,可见此秘法的厉害,他一字一顿的念叨:“天地正法,周天寰宇罡星,显我真身,万法归一........”伴随着刘枫的叨念声不断高涨他走过的地方幻化成无数的细小银丝,只见那些银丝,勾勒出一个星图,和天上的周天星路遥相呼应

    刘枫施展的法术,是《星典》里少有威力至大的一种,全名叫——万法归一天星灭心术,刘枫也不知道这法术的威力到底如何,他知道此法术一经施展,威力至大,足以杀仙灭佛,至于可以灭多厉害的仙佛,那就难说了

    刘枫现在已经有点后悔使用这秘术了,他淬炼已久,好似万年ru液的真元,如掘堤的洪水一样,疯狂注入脚下的阵法当中,本来模糊的星图,变的宛若实物刘枫心里骇然,最后实在不支,只好借施法中的一个空挡,从空间里拿出一粒天宝级丹药,送进了嘴里

    一连吃了三颗丹药,才挺了过来,最后当他盘腿坐在星图中间,手里的银风直指天际,暴喝道:“万法归一,天星灭心术,疾”一股前所未有,凝结了满天星斗的强横力量,横贯虚空而来,快到不可思议

    而且那星力漆黑如墨,修为低一点的人只要看上两眼,便全身胆寒,好似中了剧毒一般刘枫用手里的银风对着下面的黑雾遥遥一指无声无息,那细小如筷子般的漆黑星力,直接穿过了浓厚的黑雾,狠狠的刺进了施法到紧要关头的王仁贵身上

    那星力委实诡异到了极点,射在王仁贵的心脏后,按照常理本应该射穿才是,可并非如此,反而全部没入王仁贵的体内

    在刘枫施法的时候,王仁贵就感不妙,可还是晚了一步,在最后关头,被破了真身他吼道:“该是的杂种,老子不死定饶不了你”话毕,王仁贵的身体快速胀大,身上那诡异的魔纹,再也起不到丝毫作用,只是转眼间,王仁贵便涨成了一个直径百米的圆球,那里还有个人的摸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