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一百零九节

    看到火龙脉那夸张的表情,刘枫就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的有点太大方了但已经拿出来了,自然无法在收回去,倒不如大方点,多弄些好处,太亏了的事情,他自然不会去做只见刘枫干咳两声,帮还在惊愕中的火龙脉回神那条火龙脉却也发现自己的失态,很是后悔,怕刘枫事后把自己的剩余价值全部榨干净赶忙摇身一晃,化成一个身穿火红色道袍的道人

    脚踏青色丝缎编者的草靴,柔顺的火红色头发,像是一团火焰一样欢呼雀燿的束在脑后火红色的道袍背后,刻着五爪金龙,脚踏云雨,却是别有一番派头此时的火龙脉也化成道人,皮肤白皙,但整个人的气质,却给一种非常霸道的感觉这也难怪,他本是龙脉,是那兽中之王,自然有一种霸气隐藏其中

    “这块神魂玉我要了也是无用,倒不如**之美,送与你好了”刘枫的心都快痛成了一团,但脸上还是一副大方的样子:“不过,你要答应帮我一个忙”

    正在考虑怎么把那块神魂玉弄到手的火龙脉听此,顿时乐了,心说:“这小子倒是厚道,有了这块神魂玉,自己不但可以恢复全盛时期,法力更是可以暴涨一大截,而且里面还有很多妙用,那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火龙脉脸色堆起极其灿烂的笑容,他伸手一招,那块神魂玉已经消失不见,却是已经被他收起来了

    刘枫心痛的一个哆嗦,差点就露出马脚“说!什么忙,能帮上的,我自然不会推脱”火龙脉还留了一个心眼,要是这小子开的条件太过苛刻,也还是可以推脱的,这买卖稳赚不赔啊

    “我知道你是九州龙气所化,龙脉灵气最为精纯不过,平常人只要吸上一口,都可以年轻十岁”刘枫不冷不热的拍了一记马匹过去,倒是让火龙脉大为受用:“不瞒你说,我出生星宗不假,但前些年我派遭受大劫,我也侥幸逃脱,就连门派驻地也尽数被毁,灵根被斩,确实很难再回复当初的容貌来如今大劫已过,我派也定当大兴,只是当我重新回到门派驻地,看到满目萧条,大感对不起各位死去的师祖们,所以想请你,散开灵气,用以滋润我派驻地”刘枫一行话说的诚实诚恳,一点也不像是他原本的性格这也难怪,不说这世上变数繁多,就是那人类的情感,对他来说也是要命的东西有些东西,是刻在他心里的,无论如何也割舍不去这倒是和本来的那刘枫有很大想象,不像是一个修道士,反而像是在这红尘中大滚的汉子

    本来还担心是什么为难人的条件,听到刘枫如此一说,火龙脉顿时放下心来不过刘枫的话,还是让他吃惊不小,何谓大劫,他自然清楚,这条火龙脉的道行高深,和那天上的真仙也不遑多让,掐指一算,便破开了当初君魔留下来防止别人窥探的禁制,知道了缘由心里嘘喻,大敢天道渺渺,自身的实力在那天道演数面前却也算不得什么仰天叹了口气,火龙脉轻声说道:“如此简单,我就答应你便是”

    刘枫伸手打住火龙脉继续说下去,接口便道:“我还未说完,如果人间可以逃此灭世大劫,我希望你可以不闭五识,散发自身灵气,好让我派中的那些弟子获益如果逃脱不了,你也会化成飞灰,成为那六道轮回中微不足道的一员,甚至连轮回转世的机会也没有,一切自然也都是空话”

    “这个....”火龙脉用手拖住腮帮,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取舍,刘枫所说之事确实有点强人所难,毕竟给人当一千年苦力像他这种高傲的生物,自然很难答应就算当初的天机老人,他也可以不给任何面子,只是相互惺惺相惜而已可是那神魂玉对他来说确实非常重要,里面的玉王天髓,一滴就可让一名失去肉身的道士,恢复肉身不说,更是可以凝神静气,就算是那域外天魔遇到这玉髓,也会无功而返,却是要比那佛门的神功都要好上不少呢?更重要的是,那神魂玉的晶体,如果打造成兵器,只怕和那和那神兵利器也不遑多让,如果在淬炼个几千年,自然也算是一把神器要是让他放下这神魂玉,自然不大可能

    沉思良久,火龙脉长长的虚了一口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似得松了一口气:“小子我答应你便是,我想你也不用禁制我了!”

    “那是自然,就算是我想禁制你,只怕也没那个实力,那好,这件事情我们就这样说定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刘枫化成一道银光,转眼间就已经消失不见,他也没有通知金猿,自顾自的出了大阵,朝西方电射而去他相信火龙脉定然不是说谎之辈,不然早就杀人夺宝了,自己更不好站在那里监督,倒不如回英国老巢来的好,一切交给他自己打理,火龙脉自然也不好意思,弄的太差

    知道刘枫打什么主意的火龙脉苦笑两声,暗叹刘枫心机不浅同时身体也没闲着,身体化成千丈来长,粗达百米的四爪火龙,朝上面飞去,从身上喷涌而出的灵力,简直如洪水大爆发,似乎连空间都可以挤得粉碎

    冲天的灵气,从青云山上各个角落里散发开了,直冲天际,然后又被虚介子星空大阵狠狠压制住,不让它散发出去丝毫和平常灵气相比,那灵气简直就如同钢垫一般,那些正在吸纳星力的血族,无意中吸上一口,百脉具通,神清气爽不止,太过霸道的星力,也忽然变的柔和气力,如水银一般沿着身体里的经脉缓缓流动

    自从刘枫走掉的那一刻,金猿就感觉到了,他闷闷不乐的端坐在玉垫上,那一双大手无聊的托着腮帮,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时而笑,时而又露出苦恼的神情,只怕已经神游天外,回想往事去了感觉到外面发生的怪事,金猿赶忙回神,闪身出了大殿,看着眼前的景象,他自然也惊出一身冷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