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九十九节 机缘(求订阅)

    (一如既往的求订阅)山西荡云一带,是全国有名的旅游胜地,每日的游客数以十万计在茂密的层林间,手持数码相机或者dv的游客把沿途的所见所闻全部记录下去

    已经日落西山,可还是有不少人打算在山上露宿,把背上的行李包卸下,从里面抽出几根钢管,在众人的合力下,组装成一个个不大不小的棚帐在这样清静而温柔的黑夜下,总会发生很多美妙的趣事,一伙人围绕着篝火又蹦又跳,情侣们相互挽着手,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下,进行一次热烈的亲吻

    身穿粉红色吊带裙,面容如白玉,脸上挂着深深酒窝的春天,坐在板凳上,微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管任何时候都是一副管家摸样打扮的杰里,身穿最正统的黑色燕尾服,壤金边的衣领,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他的富贵用手推了推搭在鼻梁上的金色镜框,杰里一丝不苟的说道:“我的任务是把你送进中国,而不是陪你旅游,我想我应该回去了”

    春天发出银铃般的轻笑声,那笑声是如此的动人,于是乎那群单身的男士,纷纷侧目看向春天,她美丽的容颜已经不止一次让他们惊讶和喜爱了春天用手挽住杰里的胳膊,那对水灵的眼睛望向满脸苦笑的杰里:“帮个忙啦,送佛送到西,而且你也不在乎这一点时间,再说了,要是你走了,那群忍者要是追杀过来怎么办,难道你想让我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去和那群凶神恶煞的忍者相斗吗?”抱着有保镖不用白不用的心态,春天可是想好好游玩一番,毕竟只要一回到派里,那群老家伙一定又会让自己闭关的,每天面对那些冰冷的墙壁,实在没有多大意思

    无奈的摇摇头,杰里对这个有点胡闹的丫头,确实没什么办法,这一路上可不太平,至少有十批实力强大的忍者,死在杰里的手上

    神念捕捉到几丝隐晦的气息,杰里打了一个嘘的手势,故作微笑的他,传音给春天道:“我们离开这里,如果你不想把这里变成炼狱的话?”

    春天点点头,杰里抓住春天,以常人看不见的速度消失在漆黑的丛林中

    感受着冰冷的狂风,从自己的耳畔吹过,似乎很享受这种状态的春天,仰天发出银铃般的轻笑:“杰里爷爷,你的年龄似乎也不小了!要不要我把师姑介绍给你,我发现你和她真的好像,都是一丝不苟,办事都是以秒计算的”一想起那个成天挂着扑克脸的师姑,春天就非常郁闷,因为那个师姑实在太铁面无私了,自己不就是偶尔‘不小心’去后山开小灶吗?被逮着了,面壁三个月定是少不了的

    被春天吓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的杰里,苦笑的摇摇脑袋:“我是绝对不敢领教你介绍的人,你就够我头疼的了”

    耳边传来武士刀划破空气的破风声,杰里猛然低下头去,漆黑的夜,忽然滑过一道闪亮的光芒,杰里那长长的头发,被削掉几根身影频频闪动,快速躲过几道剑光的他,把春天放在地上,传音道:“有多远跑多远,不要管我”露出严肃眼神的杰里,金色眼瞳逐渐升起淡淡的紫色他伸出右手一团银光慢慢浮现出来,和天上的星星遥相呼应,银光如同正在绽放的荷花一样,从中间伸出一把银色光剑,习惯用速度取胜的杰里,所选择的战斗,也是如此,即使会那些威力非凡的道术凭借本能,他脑袋中第一个想到使用的还是近战,这也许是所有吸血鬼的通病

    数十名胸前绣着三朵金花的忍者,从黑暗中漫步走出手里的武士刀早已归鞘,其中一名像头领的人物,轻笑起来:“想逃吗?似乎不大可能!如果不把你们解决掉,我们就会死的很难看”

    把手背到身后的杰里,悄悄给春天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她赶快逃走:“逃?黑暗可是我们黑暗生物的领域,难道我会逃回光明的怀抱吗?真是可笑”

    春天没有逃走,而是从怀里摸出一块血红色的玉佩,直接把它捏碎:“要逃的人应该是你们?忘记告诉你们,我那个为老不尊的师傅,就在离这里不足百里的地方”

    数十名忍者狂吼一声,手里的武士刀划出一个闪亮的弧度手持银剑的杰里,闪身挡在春天的面前,虽然用银剑挡住了两把武士刀,但却有另外八把武士刀滑过了他的身体身体被肢解的杰里,软软的倒在地上,五行能量封住他那强悍的自我修复能力,虽然死不了,却也无法在站起来

    没有沾染一丝血迹的武士刀,指向春天,那名头领狰笑道:“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先杀了你再说”刚刚举起手里的武士刀,却被一阵黑暗淹没,身体只感觉到一阵冰凉,然后就再也没了知觉,就连体内的元婴,也被一股能量瞬间搅得粉碎

    “师傅!”春天望着忽然出现的那名男子,开心的大叫起来:“如果你老人家再来迟一点,就要为你最最可爱的徒弟收尸了”

    手指微微勾起,一把青光朦胧的飞剑,已经飞回都身后的剑鞘中,脸上那狰狞的疤痕依然存在,丘天涯却露出温和的笑意:“此去可有收获啊,我最最可爱的徒弟”再罗马和刘枫一见之后,丘天涯就独自一人飞到西极宗,拜在一名得道高僧面前,请他化去身上的戾气两人闭关一阵时日,最终彻底化去身上的戾气,彻底恢复心性的他,自然也就没了当初那种狂意

    流淌在地上血液开始缓缓的朝一起聚集,杰里的容貌逐渐清晰起来丘天涯望向面色几乎白的透明的杰里,疑惑的问道:“吸血鬼?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伸手抱住邱天涯胳膊的春天撒娇道:“师傅要不是这位爷爷,我早就被那群忍者杀了,呜呜,你可要为我报仇啊”春天梨花带雨的继续说道:“你不知道我此行遇到了什么?简直就是超级大事件啊”

    丘天涯用手指了指变成尸体的忍者:“我不是给你报仇了吗?你想让为师怎么样,你快给我说说,这一路都遇到了什么?哎,派你却也是情非得已,为师那会正和心魔缠斗,那能抽出闲空去调查呢”

    春天把头一扭,转向别处,故作生气的说道:“那你忍心派你最最可爱的徒弟去冒险啊,你这个没良心的师傅,我差点就去地府投胎了,难道你有本事去地府把我的魂魄给要回来不成”

    丘天涯脸愁成一团,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好转移春天的注意力他掏出一个玉瓶扔向杰里:“里面有一粒天宝级丹药,吃了它,你身上的伤势因该不会有大碍说起来我和你吸血鬼还真是有缘,你们那个什么会长,确实是个高人”

    “谢谢道长,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想我得回去了”扒开瓶口,倒出一粒闪烁青光豪光的丹药,杰里想也没想就吞进肚子里,转身消失在黑色的夜幕中

    望着杰里消失的方向,还想把自己师姑介绍给他的春天,顿时有点不乐意起来丘天涯用手在春天的眼前摆摆:“回神了,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我可告诉你啊,他们是吸血鬼,不是人类,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把丘天涯的手拍掉,春天用那水灵的眼瞳,看向丘天涯的面孔:“我只是有点遗憾,没能把那个可恶的师姑介绍给他,我感觉他们蛮般配的,都成天挂着扑克脸,做起事来一丝不苟”那水灵可爱的眼瞳,忽然变得非常狡黠:“师傅你变了,要是以前,你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替天行道还是比较喜欢现在的你,以前的你太极端了,而且还没有情面可讲”

    “为师以前确实做了很多错事啊,为师算过,再过不久我就要渡劫了,虽然已经回归本性,但由于以前做过太多伤天害理的事,对于渡劫,我是一点把握也没有啊”眼神中有点暗淡,又有点不舍的他,用手溺爱的抚摸春天的额头,忽然发现春天已经不小了的他,柔声说道:“为师死不足惜啊,毕竟欠别人的,迟早还是要换的为师最担心就是你,你天资聪颖,可是太过天真,又不通达事理,喜欢恶作剧,你那些品行都要好好改改,如果那天为师不在了,也算安心啊”

    春天学着小时候一样,噘起小嘴,像邀功一样说道:“师傅你一定要相信自己,你会度过去的,因为眼下就有一个弥补你过错的机会,只要把握得当,渡劫的事情,会变的相当轻松”

    “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我正要把这件事告诉你跟掌门呢......!”用最简洁的语言,把自己在日本的所见所闻交代清楚丘天涯一把抓住她,架起一道剑光闪电般的向山门掠去,他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天不灭我!这可是天大的机遇啊,对整个中原道门都有莫大好处的机缘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