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九十五节 阳谋(上)(求订阅)

    (请求用包月订阅的用户,用kb订阅一下,血迹感激不尽,实在对不起,成绩太仆的话,写的时候也没什么激情啊)身穿青色道袍的身影在高楼间不断跳窈气,身上弥漫出浓厚的血腥味,几乎快要把下本身染红的血液,还在不断汩汩而出她用手捂住肚子上那狰狞的伤口,用力的向一座很远的高楼跳去

    身穿黑色劲装,胸腔绣着一朵金色菊花的忍者,身影如水纹般浮现在女道士的身后,手里的武士刀,眼看就要滑过女道士的脖子忽然身体僵硬在原地,眼瞳不断放大,他几乎不敢相信的把目光转向从胸前突出的那只手掌那颗还在跳跃的心脏,带着滚热的温度,很显然那是自己的

    “不是每个人都有幸看到自己的心脏,你很幸运,因为至少你在死之前,看到了自己的真面目”用力把那颗还在跳跃的心脏捏碎,刘枫把手抽了回来

    虽然用尽了全力,但那座高楼似乎已经变的遥不可及,身体开始急速朝地面坠去面色煞白的女道士,慢慢的闭上眼睛,感受着的清风吹乱自己的发丝,死亡虽然在逼近,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有种解脱的放松心态感受着身体一点一点的变的冰冷,生命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

    期待已久的碰撞没有来临,却感到了一双温暖的大手,接住了自己的身体疲惫的睁开双眼,女道士的眼光望向了那双大手的主人奇异的殷红眸子,仿似没有任何温度一样,充满了冷漠,但那双手却给人温暖的感觉:“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嘴角微微翘起,用僵硬的声音说道:“你是茅山派的门人!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也算是有些渊源,救你自然也就在情理之中当然这并不足以构成我救你的理由,最重要的是我看那些忍者非常不爽,刻骨的不爽而已他们要杀的人,我自然不想让他们得逞,你说是不是呢?”一团银色星力在围绕着刘枫的身体旋转

    看到那团银色的星力,似乎那每分每秒都在流逝的生命,已经有了保证,从肚子上那传出的刺骨疼痛,也变淡了不少,女道士有点惊喜的叫道:“你是星宗门人,那么我就放心了”用完了最后一点精力,女道士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无奈的摇摇头,刘枫的身体逐渐变淡,直至消失不见,人已走声音却留了下来:“只是淬丹期的小娃娃,为什么跑来东京拼命呢?”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就过了一个星期,在这一个周内,日本警察差点要疯狂了,一家家豪华夜总会、酒店、赌场等等有名有势的娱乐场所纷纷被砸而且都是最彻底的那种,最要命的是一点线索也没有种种魍魉鬼魅的事情表明,这不是一件简单的案子说来也是,好好的夜总会,怎么会被熔浆给我溶了呢?还有那奇特的黑色火焰,很多行人都看到了,那又作何解释甚至在变成废墟的赌场上空,都能够看到中间那深不见底的坑,高空卫星拍摄到的照片,经过专家鉴定,那洞的深度竟然达到恐怖的两千米,那是什么概念什么力量可以再一夜间弄出那么个神迹出来

    做为警察局里面的侦案小组组长的堂本静,长期从事警员工作的他,早已经习惯了各种各样诡秘的案件,也确实侦破了很多案件,所以上面专门指派他调查这件案件但对于这样的一个案件,还是有种难以下口的感觉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用最笨的办法开始查案从其他警队抽调了很多人手,去事发周围问那些居民,可是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当晚他们都睡的很香,没有感觉到任何事情的发生就连那些夜夜失眠的老年人,也表明那天是他的幸运日,因为他终于睡的很舒服

    坐在办公桌前,把腿翘在桌子上,嘴里叼着一根香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一个为老不尊的流氓警员,只有知道了解他的人,才知道这个人的可怕那双略显沧桑的眼睛,偶尔透漏出玩世不恭的神态,说明他是一个可以突破常理束缚的人心里寻思最近的所有案件,感觉这其中一定有着某种关联的他,始终保持那个动作,大脑在飞速运转

    啪嗒一声,大门被人用暴力推开,一行面容精悍,右手很明显比较宽大的人闯了进来从旁边跳出一名想要阻拦的警员,可惜还未掏出手枪,就被人用胳膊肘砸中脑袋,软软的瘫在地上拍拍双手,那名很壮实的青年,漫步斯里的坐到堂本静的办公桌前,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

    看出这一行人不简单的堂本静,很明智的选择了不反抗,对外面不断观望的警员,露出放心的眼神堂本静把手伸进桌子下面,轻轻的握住那把早已准备好的大口径沙漠之鹰:“你们是什么人,找我何事”

    精壮的大汉,用小拇指挖鼻屎,然后把那堪称恐怖的鼻屎,弹弄到上好香木做成的办公桌上站在门口旁边的两名护卫,随手把门关上略微点点头,面容精悍的他,懒洋洋的哼道:“还真是小心谨慎啊,在警局,也在桌子下面放一把13毫米口径的怪物手枪,嗯,老实说你很有钱途以我活了几百年的经验来说,要想战胜你的对手其实很简单,只要比他们活的长久一点,再长久一点,更长久一点而已你有这个观念,是好样的”

    诡计被识破,却没有任何不舒服表情的堂本静,并没有把手拿开,露出非常职业化的微笑:“活了几百年?你当这个世界真的有妖怪不成?虽然我有点不大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我想警告你,不要在警局这样无所顾忌,傲慢也是原罪之一”

    惊讶的望着面色平静的堂本静,精悍的壮汉忽然狂笑起来,他笑的是如此的肆无忌颤,如此的狂傲,似乎一切竟在掌握中一样:“你真的很有趣,在这么多孩子当中,你真的很出色,要是那个已经死去的樱,有你的一半心机,也不会落到横尸街头的下场可惜了啊,不过她不死的话,我又如何能够了解,那名男人到底有多么恐怖呢?”弥漫在周围的空气,忽然变的粘稠不堪,好似一吨重的重水压在周围一样

    堂本静只感觉心闷异常,似乎都快要窒息了一样他从桌子下面掏出手枪,指在那名正在狂笑男子:“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可是我很讨厌你的笑声,如果你再不停下了,我就开枪了”

    伸手握住那把用特种钢材做成的精密手枪,正在狂笑的男子,逐渐露出了狰容,被他握住的手枪,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逐渐扭曲变形起来:“不懂我说什么不要经,对付老人家,你好意思用这么暴力的武器吗?怎么说我也是活了好几百年的老人啊”

    惊恐的松开手,堂本静嘴巴几乎张成o形:“天啊,这怎么可能?”

    “没见过不一定就不存在,不知道,就不一定不合理我是山口组的大长老——中山君,这是我早年用的名字,不过这几百年间,为了在人间行走,也陆续换过几个名字名字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并不是很重要”中山君把腿翘在桌子上,换上一副比较慵懒的相貌:“现在让我们来谈谈关于最近最流行的恐怖事件”

    内心虽然还处在惊愕当中,但脸上已经再也看不出丝毫惊讶的表情,有的只是深深的城府:“哦,我忘记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最近被毁灭的固定资产当中,可是绝大多数都是你们山口组的呢?难怪你们会急了,原来是这样”

    中山君眼中闪过一丝阴隼的杀意,语气也变的格外阴森起来:“不是大多数,而是全部,不但我们的固定资产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就连我们的虚拟财产,手里持有的股票,证券等等,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我们每天流逝的钞票,足以让任何人为之疯狂”

    伸手打住中山君的话,堂本静言语当中略有厌恶之色:“你们这群黑帮,平时趾高气扬,在遇到危机的时候,竟然要伸手像政府求救,你们还真好意思”

    中山君身后的两名忍者,同时踏前一步,右手已经搭在了武士刀之上,眼中杀意闪动伸手阻止两名手下的异动,中山君就若无其事的哼道:“我想你弄错了,我们手里掌握了政府百分之八十的议员和政党,几乎这个国家的一切,都是我们的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或者直接点说,我们不让你们知道而已平常时期,都是一些比较正常的人和你们这些所谓的政客打交道,自然也就看不到我们的正面目至于你所说的求救,我想那因该算不上!如果你还想让这个国家长存下去就要动用手里的权利,给我们行一些方便,不然那些狼子野心的议员,也许会突然暴毙,然后由别人接替只是我们现在抽不出手去清理那群反叛的狼,等我们抽出手的时候,就是他们灭亡之际”

    “你们不是在说笑!”堂本静有点半信半疑的问道,毕竟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太过诡异,让他有点难以把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