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九十一节 杀伐(求订阅)

    (如果有包月的兄弟,请帮忙用kb订阅一下,因为包月是不算订阅的,也看不到成绩,拜托了,最后谢谢你们的支持)在刘枫的命令下,上千名拥有轻松毁灭一座城市的黑暗生物,兵分四路,从东南西北四面朝中间开始大清洗而最中心的位置,直指富士山

    清冷的月光洒下,给寂静的街道凭空增添几分恐怖的色彩从黑暗中隐隐传出男女交合时发出的呻吟声,那动人心魄的声音,宛如婴儿在啼哭清冷的黑暗中,鬼魅般的出现两百多名身穿黑衣的黑暗生物

    穿着优雅的中世纪黑色燕尾服,颈领的边沿上用金丝绣上,修长的身材给人非常协调的感觉皮鞋踏在马路上,发出咚咚的声响,偶尔从他们身旁飞驰过的车辆,也无法掩盖那充满充满异样的声调刘枫抬头望向悬挂在天上的那一轮晕圈,嘴角翘起狰狞的弧度:“多美美丽的夜晚啊,让人不觉得想要吸血”猩红的瞳仁闪过一丝暴虐的血色,刘枫把目光转向在黑暗中隐约可见的一家夜总会隔着老远,就能听到那刺耳的重金属音乐

    拥有一头灿烂金发的神魔法师,优雅的站在刘枫身后,轻声说道:“尊敬的先生,如果你想吸食鲜血的话,那么就请尽情豪饮,身为黑暗种族的我们,人类不过是我们的奴隶和食物而已”

    不可否认的笑了笑,刘枫带着一行人,朝那家名叫‘夜;你想我吗’的夜总会走去:“这是第几家了,同往常一样,黑暗过处寸草不生,所有的敌人和所能见到的一切,必须杀的片甲不留”

    高大粗犷,绿油油的眸子充满野性光芒的狼人,伸出舌头tian了tian嘴唇,狰狞的笑道:“如您所愿先生,把敌人的身体撕成一块块的碎片,正是我们狼人的特长啊”

    站在夜总会的门口,刘枫望着站成两排,身穿红色绸缎做成的武士服,胸口绣出一朵金色的菊花紧握武士刀的手指骨,因为用力过度,而显得没有血色轻轻的晃晃脑袋,右手优雅的打了一个响指,站在刘枫身旁的北色给刘枫递过来一根雪茄如同变戏法一样,变出一个打火机,把雪茄点着,西贱恭敬的退到一旁狠狠的吸上一口香醇的烟香,就连黑色墨镜也无法掩盖那深红色的瞳仁:“准备充足啊,今天有什么样的大餐,尽管拿出来就是,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几名身穿诡异绿袍的阴阳师,手里拿着人头骨,从大门内涌出,他们嘴里念着晦涩的音节,一圈圈黑中带着血色的波纹从手里的人头骨中散发开来诡异的波纹,慢慢爬上云端,周围的光线开始扭曲就连本来清晰可闻的呻吟声,也犹如遥远的梦境,再也听不到丝毫

    周围的幻境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本来稀稀拉拉的行人,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似乎他们本来就不存在一样听任阴阳师布下结界,而没有任何举动的刘枫,轻笑道:“无知的抵抗,只会换来灭亡,难道让我一点点的用剑锋割破你们的喉咙不好吗?至少痛苦不会来的那么强烈”

    从夜总会的大门里,涌出一名名身穿黑色劲装的忍者,他们的胸前绣着两朵金色菊花,用黑纱蒙住整个头颅,只留下两只闪烁杀意的眸子上千名忍者慢慢的把刘枫带来的黑暗生物围在中间,人未动,但那狂乱的杀意,似乎要把周围的空气抽干净,只留下深深的窒息感

    胸前绣着四朵金色菊花的樱,在十名胸前绣着三朵金色菊花的忍者的护卫下,从夜总会的大门里缓步走出

    冲刘枫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黑色的瞳仁,对刘枫频频暗送秋波修长而沾满指甲油的手指,轻轻的遮住自己的嘴角,樱轻声说道:“我们又见面了,尊敬的黑暗之子,只是您的威名似乎要比以前要大多了,难道不是吗?整个帝国都被你闹得沸沸扬扬,死在你屠刀下的帝国子民,实在太多,我们不得不站出来,稍稍灭灭您的威风”

    刘枫耸耸肩,整个人朝后面坐去,似乎他身后有一个隐形的王座一样,整个人就怪异的坐在那里一条腿翘在另一条腿上,嘴里喷着浓厚的烟草味:“我记得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既要做**,又要立牌坊’现在的你们,应该就是这样想的,当然你们已经这样做了你们会在乎那些子民的死活?见鬼去,我屠杀他们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躲在那座一坨屎一样的山峰里,瑟瑟发抖呢我把你们的场子一个个砸掉,已经严重受挫的你们,不得已才出来面对我的威严不过做**,做到你们这样的,也确实不容易,摊牌!我想你一定不想和我开战,因为你没自信”

    嘴角微微抽搐两下,眼中忽然弥漫出浓厚的杀意,那对黑色的眼瞳,慢慢浮上一抹殷红硬生生的压制住心中的杀意,樱轻笑起来,弥漫在空中的杀意也如秋风般消散:“尊敬的黑暗之子,还真是爱说笑,不过我真的没打算跟你开战,因为我怕死,我很怕你,你甚至让我那几乎趋之完美的心境,也产生了一丝心魔”打开手里的羽扇,眼尖的刘枫看到那扇面上画着一对对男女媾合的诡异画面:“所以我想请你放过我们,我可以代替山口组许诺在未来数百年内,再也不会踏足美洲和欧洲”

    “听起来很诱人,但是我更喜欢,从精神和躯体上完全摧毁对手,那样就一切都完美了,没有你们,所以我再也不用担心你们会踏足其他土地多么美妙的场景啊,难道不是吗?山口组灭亡”用惨白而修长的手指抚摸脸颊,搭在鼻梁上的墨镜,被血焰化成游离份子,那对充满杀意的眸子,随意的望向樱和那十名忍者

    樱的右手有意无意的摆动两下,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数千名忍者忽然拔出雪亮的武士刀,刺向了被包围起来的黑暗生物

    妩媚妖异的眼瞳迸发出透骨的杀意,樱仰天狂笑道:“既然如此的话,那就请你滚回地狱去好了,该死的中国刘”

    身材高达的狼人,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在月光的照射下,身体快速妖化,变成一头头站立的狼人体型变的更加巨大的他们,笔直的冲向那群手持武士刀的忍者极细的光线闪过,锋利的武士刀砍在狼人的脖子上,却难得寸进原来那看似柔软的毛发,变的比精铁还要坚硬,勉强挡住了那一把把雪亮的死神镰刀一只利爪按住忍者的手臂,另一只利爪已经高高扬起锋利的手抓,快速划过忍者的脑袋,把他们的脑袋给拍个稀烂,如同烂西瓜一样,彻底爆开,化成一团红中带白的血雾

    一次冲突就瞬间损失了几十名好手,樱的心脏狠狠抽搐两下,他恨不得自己冲进去杀个昏天暗地,可是他不敢啊,那个恐怖的黑暗之子,就坐在那里,眼神不断打量自己回想到那恐怖的一夜,樱就感觉自己的腺上分泌出的激素,开始增加,一股难言的恐惧席上心头

    躲藏在狼人身后的血族开始发威了,实力最弱也是公爵级别的他们,手持血翼剑,冲进了忍者里面可是当他们手里的血翼剑,划过忍者的脖子时,却无奈的发现,那只是一道残影,真正的忍者本体,已经躲进了虚假的位面中,伺机要给这群可恶的黑暗生物致命一击

    三名神魔法师,慢慢张开脊背上的黑色羽翼,周身血光缠绕在数十名亲王的保护下,慢慢升高嘴里开始叨念起晦涩的音节,古老的魔法咒语,给人一种难以言语的为压感

    庞大的黑暗能量,开始聚集在他们的身旁,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能量球樱有点恐惧的望向那三个巨大的黑色能量球,暗自揣测那三个玩意的威力到底有多大得到一个可怕结论的她,把目光转向那群手里拿着人头骨的阴阳师:“快点解决掉那三名魔法师,难道你们想看着他们把这里炸成碎片吗?”

    十名阴阳师,把人头骨放在地上,枯廋的身体盘膝坐在地上,从空间里拿出一根人腿骨做的杆子,不断敲打那些人头骨从人头骨里发出摄人心魄的幽幽魂音,一丝丝诡异的红色丝线,从人头骨的鼻骨里冒出来,悬浮在上空

    聚在空中的红色丝线,聚而不散,如灵蛇般舞动,慢慢勾勒出一个诡异的滕图,红色的滕图上冒着浓浓的血光一股阴冷的寒流从滕图里面散发开来天空慢慢落下淡蓝色的雪,四周的空气直线下降

    凭空坐在那里的刘枫,眼中露出玩味的笑意,他感觉到一名强大的生物,从未知的空间横跨而来诡异的图腾,慢慢从中间拉开一条裂缝那十名阴阳师的嘴角溢出丝丝血液,敲打的速度却愈加快了,咚咚的声响,连成一片

    裂缝越来越大,最后产生一个足够一个人通过的裂缝,恐怖的寒流,从裂缝里汹涌而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