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七十九节 演戏

    神要是公然去跟人作对,那是任何人都难以对付的(《荷马史诗》)欧迪斯*芬克用手指向两人,给他们下完诅咒,然后把目光投向滚滚而来的黑色云彩:“好恐怖的黑暗之力,难怪..........”

    两名红衣大主教忽然闷哼一声,从他们的鼻孔、嘴里、耳朵里喷出淡金色的圣焰在死亡的逼迫下,他们忽然像发情的公牛一样,给自己加持了勇气、力量、守护等神术,然后朝那滚滚黑云飞去

    两名巅峰状态的红衣大主教,自然有过人的实力,只见两人背靠着背,手里各自拿着一颗拳头大小的光明之钻ru白色的圣力如同激光一样,射向黑云,他们开始大声吟诵起来:“赞美我主,我主万能,借我主之力,破除眼前的黑暗,为迷途的世界,带了一丝光明”

    一道巨大的圣光从天而降,笔直的轰进两名红衣大主教的体内两人忽然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手里的光明之钻发出劈里啪啦的声响,眼看就要龟裂两道大概只有一米直径的淡金色光束朝黑云射去

    高空之上忽然浮现出片片银色的彩云,手提血翼剑的四大贱人,吊儿郎当的走了出来那四队漂亮的金色翅膀上刻着无数符箓,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东yin,扯开嗓门大声叫道:“阿呔,你当我们是假的,我们可是帝王哩”无数的细小银丝,从四人的身上散发开来,缠上那两道淡金色的圣光束上就像大型切割机切割钢管一样,银丝轻易的把那两道圣光切割成无数的碎片就好像一块本来很纯净的玻璃被敲碎了一样

    极其灿烂的金色光芒闪过,那两名红衣大主教,忽然感觉身体一个哆嗦,脖子上似乎被冰冷的刀锋划过东yin用金色的眼瞳,冷冷的望着两人:“你们已经死了,彻底的死翘翘了”

    两人徒劳的想要按住脑袋,可是从伤口出汹涌喷出的血液,让他们根本来不及反映,就失去了意识,灵魂也彻底坠入黑暗之中

    露出无比夸张表情的北色,大声叫道:“大哥你也太残忍了?两个脑袋瓜子,就被你硬生生的分家了,天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么帅气”

    东yin把头高高昂起,挺起胸脯,应声道:“我是谁啊,我可是老大坐下第一猛将,长大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爱,神见神爱的东yin”西贱和南yin同时露出鄙视的眼神:“你就自吹自擂,反正也不会遭雷劈”

    拔出苦难之剑的大卫*科菲尔,露出难堪的脸上,问身旁的萨拉:“黑暗和光明已经流了太多的血液,今日一战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命丧黄泉,这真的值得吗?”

    绚丽的紫金色翅膀慢慢伸展开来,那庞大的威压,缓缓朝海面压去凝结成气雾形态的银霞,在他的周身飞舞,刘枫的身影缓缓出现在萨拉等人的面前比普通血族翅膀要大上不少的翅膀,上刻满了奇特的符箓那对银色的眸子,慢慢转化成紫金色刘枫望向欧利三人,嘴角翘起一个弧度:“天使,有意思”

    欧利三人站成最稳固的三角状,他们单膝跪下,食指在胸前划十字架:“奉主荣耀,我等愿俯身为您扫荡一切黑暗,请赐予我等瑞兽战骑”三匹头张犄角的战马,慢慢在欧利三人的身旁浮现柔软的白色毛发,炯炯有神的兽瞳,脚下是一朵白色祥云,看起来无比的神骏欧利三人俯身上马,只见三人同时招手,一把用圣力凭空凝聚成的圣枪便出现他们手中他们身上的长袍,也在金光中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极其亮丽的战甲盔甲的缝隙处用最细密的银链连接起来,肩膀的两侧有高高的犄角,犄角成螺旋状,顶头尖尖的,如果再配合冲撞力,将会产生恐怖的杀伤力,可以把山都顶个窟窿出来盔甲的背后是一幅诡异的鲜花,应该是一朵血红色的郁金香

    “战!”三人同时对刘枫吼道:“用你的黑暗荣耀发誓,同我们决一死战”

    刘枫心里暗暗发笑:“决一死战,这三个家伙,啥时候变的这么会演戏了”但脸上还装出微怒的表情,嗔怒道:“此地范围太过狭小,我们到别处去”刘枫化成一道银光朝遥远的海域飞去

    瑞兽战骑仰天长嘶,脚下的祥云翻滚,紧紧的跟着刘枫的后面萨拉暗暗的松了口气,用手推了推搭在鼻梁上的镜架说道:“我说,一切叛逆我主的存在,必将匍匐在地上,聆听主之恩赐,诚心归顺我主”

    带着点点金色光芒的圣力,从金色卷轴上缓缓散开,朝四大贱人飘去东yintian了tian嘴角,用金色的眼瞳,冷冷的看着萨拉:“我们不信奉那个该死的伪善者,我们只信奉,我们的老板”用血翼剑划开预言之力,东yin化成一道银色的闪电,电射而去

    站在萨拉身边的大卫*科菲尔,凝神静气,几乎在瞬间挥出一道完美无瑕的圣光十字斩东yin和大卫*科菲尔两人缠斗起来

    狼人从黑云之上扑了下来,张开的血盆大口,发出亢奋的长啸三名新进阶的神魔法师,背脊上伸出长长的黑色羽翼,他们手里拿着中世纪流出下来的魔法杖,嘴里叨念着晦暗的音节

    萨拉也不再隐藏实力,手上的金色卷轴发出刺目的金光,搭在他鼻梁上的镜片,似乎有无数的密码在快速飞过他用手指着那三名正在准备恐怖法术的神魔法师,嘴里叨念着只有神才明白的晦涩语言

    狼人们在海面上不断跳跃,那黝黑的利爪似乎可以撕裂一块钛合金钢板发绿的眸子,闪烁着疯狂、凶悍的杀意,让人为之心悸三名身穿圆桌骑士圣甲的骑士,带领着三百多名身穿黑色甲胃的黑衣圣堂迎击而去暗夜的精灵——血族,以极快的速度穿插其中,手里握着血翼剑,不断给那些黑衣圣堂上留下触目惊心的伤口,但却不够致命

    偶尔从遥远天际传来的恐怖的能量波动,那是刘枫和欧利三人弄出的动静

    用星力催动黑暗之力,使出一招非常耗力,威力却非常小的黑暗之触粘稠的黑暗遍布方圆十公里的范围,纵使你修为在高,在那里面的能见度,也不会超过十米刘枫的修为委实有些恐怖,普通亲王全力施展黑暗之触,也仅仅只能笼罩千米的范围,而刘枫上来就是十公里大小的黑暗之触

    刘枫把翅膀收起来,站在黑暗之中,笑嘻嘻的望着欧利三人:“各位,这个演戏的功夫,有长进,倒是有点神棍的味道”

    欧利、奥菲古都、欧迪斯*芬克纷纷下马,恭敬的朝刘枫行了一个古老的骑士礼节:“大人,我们仅仅只是跟你学了一点而已,还没有尽得其精髓所在,还有待改进和加强”

    刘枫哑然失笑,回想一下往事,愕然发现自己确实有够无耻的他不自然的摆摆手:“都上马!那个演戏自然要像点样子,用点影响大,威力小的招式就成”

    三人躬身领命,起身上马,手里的长枪发出刺目的金光,好似三个小型太阳,在空中释放出刺目的光辉于是黑暗中便有了光,金色的光明撕裂了黑暗,三把长枪笔直的刺进刘枫的身体里面,枪头从刘枫的后背凸了出来

    刘枫品头论足的说道:“嗯,马马虎虎,我这个苦肉计,估计是史上最牛叉的一个好了,也该你们尝尝彩头了”从伤口处流出的紫金色血液,忽然飞舞起来,在空中连接成细线,这是血族特有的血术——血之吻极细的血液在空中划出刺耳的破风声,直接把欧利坐下的战马搅成片片金光消失不见,随后又把欧利的一条胳膊给扯断

    只是转瞬间,奥菲古都、欧迪斯*芬克两人的翅膀,便被刘枫硬生生的撕下来一半四人相视而笑,刘枫望着插在身上的三把圣枪:“罢了、罢了,能够实现和平,我们这次做出的牺牲,也算值得,各位随我回去!”

    “大善!”

    黑暗议会隐隐的压过教廷一头,虽然并未造成严重的人员损失,但也毫无胜算正当双方打的不可开交之时,刘枫和三位天使,忽然从远处疾飞而来

    “都给我住手!”滚滚的音lang以扇面的形式,朝四周散播身上插着三把圣枪的刘枫,冷冷的扫过停下来的众人:“黑暗议会同教廷,因为教义上的争执,争斗数万年,所流的血液难道还不够多吗?”

    身上挂彩的欧利,冷冷的扫过那些还想动手的教廷执事:“住手”

    一名很明显上了年纪的黑衣圣堂,站出来望向欧利,说道:“为什么?难道为主献身,不正是我们的荣耀吗?”

    欧利怜悯的望向他,伸出食指在他的眉心上点了一下:“主是不会让他的子民,再做无谓的牺牲,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和平!这是我们能为你们争取的最后机会”

    黑衣圣堂望着很明显受伤的刘枫,神色有点黯然的说道:“可是他已经受伤了,不是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