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七十五节 根在那里(求收藏)

    “沉默的光,何时才能揭开被黑暗笼罩的大地,让主之荣耀降临在这片迷途的土地上”走在寂静的小道上,萨拉望着漆黑的天幕,口中念念有词茫然的摇摇头,萨拉从金色的长袍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古怪的铃声响起:“我是吸血鬼,我是一个可爱的吸血鬼,我是吸血鬼,我是一个无耻的吸血鬼........”

    刘枫在那头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把手上的牌交给站在身后的西贱:“帮忙打一局,输了算我的”

    “真的?”西贱兴奋的接过纸牌,坐在刘枫的位置上刘枫按了一下接听键:“喂,是我们的萨拉教皇吗?是不是等不急了,时间、地点你说的算,我无所谓”

    “为了不伤及无辜,我建议把交战的地点定在南海之滨,你看可好?至于时间嘛,那就十日后,毕竟我们教廷可不像你们黑暗议会,要调派点人很不容易,最困难的是要调派那两个该死的红衣主教”

    刘枫干笑两声:“放心那两个家伙跑不掉,我这次带了四名血族帝王、十名血族亲王,一百名血族公爵,还有五个狼王,其他高级狼人数百,神魔级别的黑暗法师三个,你确定吃的下吗?”

    “应该没有多大问题,那就这样说定了,有时间我在联系”萨拉挂断了手机,带着点点金光的圣力,从他的手心溢出,把那个价值不菲的手机泯灭成最原始的离子:“和恶魔交易,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心中无比迷惘的萨拉,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继续朝那隐约可见的灯火处行去

    温柔的灯火,从一间不大的房间里传出来,萨拉抬起手轻轻的扣了三下略显破旧的房门,自动打开正聚在一起打牌的欧利、奥菲古都、欧迪斯*芬克欧利用余光扫了一眼萨拉,说道:“正巧三缺一,坐下打几牌!”

    萨拉用食指在胸前划着十字架:“愿主的荣耀与你们同在”奥菲古都抓住萨拉的长袍,把他按在旁边的座位上:“拿来那么多废话,就等你呢?我们连牌都给你发好了”

    从未和天使近距离接触过的萨拉,有点意外的抓起桌子上的牌,说道:“怎么玩?“欧迪斯*芬克用手从盘子里抓一把花生米扔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玩过斗地主不,你是地主,我们是革命军,打你一个”

    “玩过,小时后经常玩,长大之后就没有再玩过了”萨拉随手抽出一张3扔在桌子上:“这家伙不出,一辈子也出不掉”

    奥菲古都垫了一张牌:“把我们从梵蒂冈调过来,一定有什么原因,说来听听”

    欧利有点恼怒的望着奥菲古都,怪他出的牌面太大了,把他想出的牌给挡下去了,他抽出一张a扔在桌子上:“帮你把门了”

    萨拉扔了一张‘小猴’到桌子上:“我和恶魔有个交易,我知道瞒不住你们,也不想隐瞒你们你们曾经救过教廷一次,在那不见一丝星光的黑夜里,如果不是你们,只怕如今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了教廷我想征求你们的意见,如果你们能打的过中国刘,我不建议同黑暗议会彻底撕破脸,毕竟向黑暗议会妥协,对于教廷来说是一个耻辱”

    奥菲古都抽出一张‘大猴’扔在桌上:“这个很重要吗?敢问如果教廷和黑暗议会继续缠斗下去,会死多少人,又会波及多少人你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清楚中国刘的恐怖,鲜血已经流的够多了,不管是黑暗生物的,还是人类的既然能够和平相处,那为什么还要兵刃相见呢?”

    “不出!”心不在焉的萨拉继续说道:“是啊,这场战斗持续的实在太久,几千年来,双方流的血液已经够多了”

    奥菲古都把所有的牌扔在桌子上:“超顺的好牌,一杆到底,你输了”

    萨拉把纸牌丢在桌子上,掏出一根钢笔,无奈的签一张支票递给欧利:“今晚我很忙,有时间再联系”欧利接过支票用手指弹弄一下,笑嘻嘻的把它放进怀里:“如今这社会啊,少了钱可不成,好了,没你的事了,滚”

    萨拉起身告退,他可不敢再领教这三个比恶魔还可怕的天使如果不是亲眼见过他们展开天使的羽翼,他根本不敢相信,他们就是天使

    西贱很愉快的帮刘枫输了一局,刘枫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死皮赖脸的说道:“我什么时候说你输了算我的,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哪有像你那样的”刘枫指着西贱的鼻子叫道:“你知道我的一滴血液有多珍贵吗?更何况还是一口,这买卖本来就不公平,老子不干了”无耻的刘枫干脆来个死不认账,反正这里他的拳头最大,也不怕他们反对

    东yin、南yin、北色三人同时举起右手说道;“我反对,你这叫没牌品,说话要算数,你不能.....”刘枫走到三人的面前,举起拳头,把拳头攥的啪啪作响;“见过沙包这么大的拳头没?太娘的,都给老子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少和我来这套”

    三人顿时语塞,奈何自己拳头没刘枫的‘大’只好郁闷的离去刘枫露出得意的笑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掏出一瓶红酒,细细品尝起来穿着睡衣,迷迷糊糊的金猿从楼上跑下来,指着刘枫的鼻子骂道:“我说小疯子,这都几点了,你们是血族,不睡觉没关系,我可是兽啊,这个好习惯,我还没打算改掉呢.......”刘枫倒了两杯红酒,把其中一杯递到金猿面前:“如果我不吵醒你,这拥有几百年历史的红酒,不就让我一个人品尝了吗?”

    刚刚还凶神恶煞的金猿,顿时眉开眼笑起来,他伸手接过水晶杯,坐在沙发上,轻轻的抿上一小口;“好酒,香味够醇厚,可是后劲太小了,要是窖藏千年以上的女儿红,那才真正够味啊”

    灰蒙蒙的天空,没有任何色彩,无法转世投胎的亡灵、僵尸、骷髅,相互缠斗,吞噬对方的魂力

    忽然又出现在这古怪的空间里,刘枫惊愕的望向自己的‘躯体’一团仿似连光线都可以吸进去的黑影他努力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自己刚放下酒杯,就出现在了这该死的鬼地方

    狼狈不堪的血尸,手握血红色的长刀,在疯狂杀戮周围的一切生物滚滚魂力被他吸进体内,可他的伤势还是恢复的很慢,很慢

    任凭恶鬼、骷髅、僵尸扑在自己的身体上,疯狂撕咬自己的身体,却无法连自己的皮肤都无法咬破血尸把目光投向的刘枫:“你又来了”

    “似乎是命运之线,把你我迁到了一起,为什么我每次到这里,你都这么狼狈不堪?”黑色虚影漫步斯里的走到血尸身前,望着那满是裂纹的盔甲,想用冰冷的手指去触摸:“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到了饥饿,你想吸收我的魂力?”

    正在撕咬血尸身体的恶灵们,忽然怔住然后一丝丝的魂力从他们的鼻子里冒出来,顺着血尸的鼻子流进他的脑袋里而恶灵们的身体,则如同飞灰般消散,仿似从未出现过血红色的眼瞳,凝视着眼前的黑色虚影:“我是很饥渴,但今天我并不打算吸收你的魂力,和我一起去做一件事情”

    黑影举起右手,对着灰暗的天幕轻轻一指,漫天的银霞落下,滚滚的奔雷夹带着无数的银色电光,朝远处荡去无数的恶灵、僵尸被屠杀一空:“可是我的实力下降太多,对付飞天僵尸、骷髅王、鬼王没什么问题可是要对付你,已经很困难了难道你想拉上我,同你一起去对付那名可以把你打成如此模样的怪物吗?”刘枫收回右手,漫天银霞凭空消失

    血尸露出玩味的笑意,把血色长刀插在地上,随意的从泥土里抓起一名倒霉的低级僵尸,坐在他的身上来自顶级僵尸的威压,死死的压在那名倒霉的僵尸身上,他动也不敢动一下血尸用手指轻轻弹弄一下胯下僵尸的脑门,把他的脑袋给弹爆,一缕魂力被他吸进身体里:“如果我告诉你,这是你来到这里是宿命,你还会不会帮助我?”

    “我的宿命?”刘枫用右手托起腮帮,学者血尸的样子,坐在空气中:“我要怎么才能相信你?”

    “我对你的效忠,就是最好的证明,难道你还需要别的证明吗?”用修长的手指指向天际:“在虚海的背后是什么,你知道吗?或者说那才是你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顺着血尸所指的方向,刘枫把目光转向那里:“你想告诉我什么?”

    “你和我本是同根,可是我们的根在那里?你可曾想过,如果我们找到了源头,我们会得到什么样的力量这里是死界,脱离六道,脱离仙界的掌控,它独立于所有的空间它为什么有这样的特权,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脱离六道之外?享受近乎永恒的生命?这可是圣人才有的权利,为什么我如此简单的就获得了?”俊俏的脸蛋换上一副愁容:“可是单凭我一个人,甚至连那个大殿的外围都无法突出那个守护者的实力,远非你我的想象,所以想拉上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