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四十三节 丘天涯的本性

    晨风做到沙发上,点点头说道:“那么就来点红酒,老道我这么多年没下过山,没想到人间变化这么大”

    刘枫倒了一杯红酒递到晨风的面前:“百年窖藏,有市无价,好东西”晨风端起水晶杯,像以前的侠客一样,一饮而尽,仔细品味两分钟,才脱口说道:“好东西,很爽口”晨风放心酒杯,歪着脑袋看着刘枫:“可是我不明白,一个如此有礼节的人,为什么会做出如此愚昧之举,难道星宗的长辈没有教你,不能随便把**外传吗?”

    刘枫很绅士的一笑:“嗯,这个我知道,但是我也有我的苦衷,我不想和老家的人争强好胜,所以就来西方发展,你应该知道,现在中国修道界的竞争很激烈星宗又久违出世,那个实力必然不行还是西方好,在这里,我们可以尽情的发展,而不必担心有什么冲突”刘枫不想把星宗几乎被灭的消息传出去,怕生事端

    晨风放心水晶杯:“既然你是三十代弟子,那么星宗二老应该就是你的长辈,他们允许你这么做吗?要知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

    星宗二老刘枫倒是听天星子说过,估计就是天星子的两个师弟,他们为了能够清修早在一千年前,就离开星宗,找隐秘的地方参悟大道去了如今过了这么多年,刘枫对他们的映像还处在一个朦胧的状态

    刘枫神色微微一愣,然后才说道;“对不起,据我所知,他们已经有快一千年没有回过星宗,如今我也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至于你说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想我是赞成的,所以我很小心,深怕自己走错一步”

    晨风像个儒雅老者一样,眯着眼睛问道:“那你还把**教与他们?难道就不怕他们背叛与你吗?”

    “怕,但是他们绝不敢背叛,因为他们知道,背叛的结果只有一个——神形具灭”刘枫的表情突然变的非常严肃:“我敬佩你是长者,但是这是我派内部的事情,我想如果您老特意去干涉的话,也是不好难道不是吗?”

    丝丝的金光从晨风的眸子中冒出,满头的青发,也无风自动,气愤一时间变的非常紧张足足过了两分钟,晨风才忽然大笑起来:“好样的,果然是长江后lang推前lang,你很不错,也很聪明,这么年轻,就取得如此成就,我敢说古往今来也许就此一家但是你要明白一山更比一山高,做人做事,在必要的时候还是低调点好今日之事我不会再提起,我希望在这件事情上,你可以有个度,别做的太过分,要知道,华夏始终才是我们的根”

    刘枫神情轻松的靠到沙发上:“魔非魔、道非道,好与坏谁分的清楚,谁道的明白反正我不是很明白,但我知道,我问心无愧,说到底我只是一个比较强大的人类而已,虽然说从在某种角度上讲,强的有点过分”

    “你能有这种感悟,修成正果也只是迟早之事,小子我看好你.......”忽然晨风抬头朝天花板看去:“似乎又有客人到了,现身!茅山派的太上长老丘天涯”

    背着七把宝剑的丘天涯,从虚空中缓步走出他无比厌恶的看着刘枫:“蛮族的吸血鬼,还是帝王顶级的货色”丘天涯面色一变:“修炼道法的吸血鬼,不是简单的货色,可是吸血鬼就是吸血鬼脏东西,就是脏东西,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丘天涯搓指成剑,伴随着剑鸣声,一把青色的宝剑从他身后飞出:“斩妖除魔是我的本分,妖道看我如何收了你”

    晨风耸耸肩无奈的笑了笑,对刘枫说道:“比我们辈分小的当中,他也算是个怪胎,今日我就暂且别过,以后也许还会登门拜访不过你要是回到家乡,尽可以去四川混元派找我,这是我的令牌,见令如见人”一个通体圆润的清脆原玉,飞到刘枫的手中,上面刻着篆体小子‘晨’

    刘枫把令牌收起来,拱手说道:“本想多留道长您几天,可惜”刘枫撇了一眼神色戒备的丘天涯:“有时间一定会登门拜访”

    晨风的身体逐渐变淡,直至消失不见,这个地下基地,对于他这种级别的高手来说,完全没有任何效应

    刚刚晨风在这里丘天涯还有所顾及,如今他一离去,丘天涯立马吼叫起来:“听说西方的吸血鬼,和东方的僵尸有很大的相同,今天我就收了你,替天行道”青色长剑化成一抹流光,朝刘枫电射而去刘枫伸出两只手指,瞬间便夹住了它一股浑厚粘稠的星力,牢牢的定住青剑,一层隐晦的星力在刘枫的手指间轻颤

    显然那把青剑灵性十足,自知受困,便拼命抵抗,想要挣脱刘枫的控制青剑颤抖不已,剑鸣不断,可就是无法挣脱

    刘枫微笑的看着脸色不好的丘天涯,说道:“不好意思,你还不够资格收我,就算是刚刚那个七转散仙,只怕也不敢说能收了我你只是一个洞虚初境的高手,如何敢在我的面前放肆”刘枫指着身上的名牌西服,继续说:“再说你那只眼睛看到我脏了,他娘的,你看看,阿玛尼名牌,这件西服够你吃斋念佛几年的经费”

    丘天涯心里大骇,他一个洞虚境的高手,在他们那一辈当中也算是排行前几的除了那些久违出山的老怪物,就属他们最厉害当然刚才的晨风,就属于老怪物之列如今他竟然连一个吸血鬼也赢不了,不服气的他,也不说话,只是拼命运功他双手快速挥舞,口中叨念梵文,那是茅山秘术,很少有人懂他身后的六把宝剑同时飞出,在空中组成一个剑圈,五彩缤纷的光芒从剑圈中迸射

    刘枫双眼银光闪烁:“这还有点意思,只是可惜,借用了剑上的力量看我如何破你了你这招,周天始动,无垠无垢,星转自如,混元无极”刘枫双手划出个银色的圆圈,然后用力一推,银圈便飞向正在准备中的丘天涯

    银色光圈,就好像一团海绵一样,飞快的把丘天涯释放出来的能量给吸收干净,然后化成无数的银色光点消失不见

    丘天涯只感觉体内的能量疯狂外泄,不消片刻就失去大半,赶忙收回飞在空中的长剑,对刘枫吼道:“你这是耍赖”

    刘枫身影一晃,带着一溜残影出现在丘天涯的身前,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一公分:“我不耍赖,难道要你毁了这里吗?该死的”刘枫无耻的性格开始爆发起来:“你个混蛋,以你的功力,全力一击是什么结果,你应该知道,一剑毁灭一个小岛,那绝不是空话”刘枫瞪大眼睛看着丘天涯,他松开那把青色的长剑,食指如电,带着一抹银光,点在丘天涯的眉心之上:“魔亦如何,道亦如何,无非只是道义上的挣执你身上戾气太重,杀孽定然不少,甚至连最起码的道魔都无法分清,可见你只是一个空有一身蛮力的可怜虫而已待到因果轮回,你定然逃不了那一劫”

    刘枫的食指银光大盛,丝丝如清泉一样的能量,顺着他的手指没入丘天涯的眉心识海在丘天涯的紫府内部,一个紫色的元婴,突然睁开双眼,从元婴的身体里面,飘出一缕黑色的烟雾,黑烟好似有生命的一样,疯狂扭动,挣扎的想要回去刘枫闷哼一声,一道剑气顺着丘天涯的经脉,直接命中那团黑雾,直接把它打散过了许久,刘枫才收回手指,松了口气坐回沙发上

    刘枫的一席话,再加行他耗费天大气力,帮丘天涯消灭一丝冤孽之气使得丘天涯愕然醒悟,他朝刘枫跪了下去,抱拳说道:“鄙人丘天涯自知罪孽深重,就算死一万次,也难以还清以往的冤孽债今日偶的您的点悟,实乃人生之兴,您的大恩大德,丘天涯永世难忘”

    刘枫赶忙站起来,快步走到他的身前,用手把丘天涯扶起来,说道:“先生是我的前辈,我们做小子的,那里敢受你一拜只是可惜,你今生杀戮实在太多,身上沾染的冤孽债也实在太多,我只能帮你消灭一部分要想真正的回归本性,还你自在,可能帮上你的,只有那些快要成佛的和尚才行,我也无能为力”

    丘天涯也不做作,暂时回归本性的他,大声的狂笑起来:“修道界向来不分大小辈分,达者为先,你能在如此年龄,达到这个高度,我很佩服至少我丘天涯活了两千多年,就没见过”丘天涯掏出一个黑色的符箓递给刘枫:“这是我用本命血喂养的飞天僵尸,刀枪不入,实力稍逊与我我知道对于像你这样的人,定然用不着,但留着研究,也是不错”

    向来有好处就占的刘枫,当然不会跟丘天涯客气,他还在心里说:“我帮你那么大的忙,受点好处也是应该”刘枫伸手接过黑色符箓,随手便把它丢进了空间里

    丘天涯转身离去:“我们有缘,总有一天还会相见,我现在必须要回去做一件事情”

    刘枫模模糊糊的听到一句话:“师哥对不起,这么多年难为你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