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第760章 冰释

    阿铭自认为已经说得很小声了,可偏偏庆王耳朵尖,一下就把他那些嘟囔的话给听了个清清楚楚。

    “臭小子你说什么?”庆王身子一转,抬手就给了阿铭脑袋一下。

    事关自个儿的颜面,怂什么的,不管是作为庆王,还是作为徐明菲的忘年交白老先生,那都是不可能承认的。

    “哎哟!”阿铭吃痛一声,捂着自己的额头,带着几分孩子气地嘟了嘟嘴,看着庆王敢怒不敢言,只得愤愤地将头偏到了一边。

    “你个不孝徒!”庆王瞪了阿铭一眼,看着已经站在书房中的徐明菲,这会儿可没多少闲工夫跟对方闲扯,再次朝着对方甩去一记眼刀之后,立马就跟变脸似得,对着徐明菲换了一张笑脸,语气亲切地道,“明菲丫头,你我之间的交情,无须那般客套,咱们往日是什么样子,今后还是什么样子就行了。”

    “那怎么行?”徐明菲虽然顺着庆王的动作重新站直了身子,却依然中规中矩地道,“正所谓礼不可废,王爷身份高贵,臣女不敢妄为。”

    “什么妄为不妄为的……”庆王看着表明态度要谨守本分的的徐明菲,只觉得自个儿头皮发麻得厉害。

    那股从看到徐明菲开始,就从他背脊处冒出的那一丝丝的凉气,不但没有丝毫的消退,反而有几分越来越厉害的迹象。

    在这明明已经过了三伏天的日子,着实让他打心底里感受到了一丝异于常态的寒冷。

    “明菲丫头……”庆王搓了搓自己的手,先是带着几分小心地看了看徐明菲,而后眼角终于瞄到了紧随着徐明菲身后走进书房的魏玄,不由双眼微微一眯,略显狐疑地看着魏玄道,“这位是?”

    魏玄见庆王终于注意到了自己,也没有隐瞒自个儿身份的意思,大方的上前一步,对着庆王行了一礼,道:“戚远侯魏源之子魏玄,拜见王爷。”

    “戚远侯府的魏玄?”庆王闻言先是一愣,随后好似想起了什么一般,抬眼将魏玄重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摸着自己的胡子缓缓道,“我记得戚远侯带着自己的儿子去西北那边打仗了,这个时候你怎么会在这里?”

    “咳!”

    庆王这边话音刚落,还不等魏玄回答,站在一旁,刚刚还在生闷气的阿铭立时回过了头,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咳嗽声。

    毕竟是做了那么多年的师徒,尽管庆王与阿铭时不时就要斗斗嘴,但默契却是一点都不少的。

    听到阿铭这突如其来的咳嗽声,庆王下意识地就回头朝着对方看了一眼。

    结果这一看,就看到阿铭对着他,贼眉鼠眼地朝着徐明菲的方向使了个眼色。

    庆王年纪不小了,可脑子却不糊涂,不然当即圣上也不会将盐政这样的大案交到他的手中。

    看到阿铭这个模样,庆王立时就反应了过来,也不追问魏玄的事情了,只冲着对方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就又将注意力转回了徐明菲的身上。

    “明菲丫头,以咱们之间的交情,老头子也不来那些虚的,你有什么不痛快的尽管说,毕竟是老头子我隐瞒再先,不管怎么样老头子都受着。”此时的庆王半点王爷的架子也没有,冲着徐明菲拱了拱手,那模样与当初以医者身份与徐明菲相交的白老先生一般无二。

    徐明菲心中的气,其实在阿铭向她讨饶之后已经消了一大半了,之后又在坐着马车来的路上,听着阿铭说了那一大通的话后又消去了几分,待到真的见到庆王之时,平静下来了的她心中已经没多少气了。

    毕竟,若是易地而处,她也不见得能将自个儿的身份秘密全都告诉白老先生。

    更何况若是不知道白老先生的身份也就罢了,明明知道对方不但是当今辈分最高的王爷,还是掌控盐政一案的主审人员,她于情于理都不应该与对方闹僵的。

    因此,见到庆王主动服了软,徐明菲也没有傻乎乎地继续硬顶着,当即就轻哼一声,嗔了请王一彦,福了福身子,顺势道:“既然王爷都这么说了,若是再拿乔倒是臣女的不是了。臣女一心将白爷爷当做好友知己,向来对白爷爷以诚相待,不知白爷爷是否也是这样看待臣女的?”

    “这是自然的!”庆王赶紧点头。

    徐明菲抬头瞥了庆王一眼,又道:“敢问王爷是以什么身份回答臣女的,是庆王,还是白爷爷?”

    “当然是你的白爷爷了!”庆王好不容易才见徐明菲的态度有所松动,当然是不能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连忙又接着道,“明菲丫头,庆王就是你的白爷爷,白爷爷就是庆王,身份称呼不过是个名头,咱们俩的交情可不会因为这个而改变的。”

    “当真?”徐明菲似有不信地道。

    “比珍珠都还真!”庆王连连点头,见徐明菲面带怀疑,立刻指着一旁的阿铭道,“不信你问那小子!”

    该问的徐明菲早在来的路上就已经问清楚了,这会儿自然不会又重复一遍浪费功夫,只直勾勾地看着庆王道:“那就先不提您隐瞒身份一事,就说说您不告而别离开淮州的事情好了。”

    “这个……”提起这个庆王面上就不禁露出几分心虚,只是心虚归心虚,之前还能找各种借口逃避这一事实,恩,可如今都当着徐明菲的面了,他就是想躲也没有地方,只能干笑了一下,硬着头皮道,“明菲丫头,这件事情确实是我考虑不周……说来也怪顾善那个臭小子,传个消息也没传个实诚的,本来我以为很快就能回淮州,谁知道这一走……就、就被拖住了……”

    说罢,庆王又偷偷瞄了徐明菲一眼,见徐明菲并没有生气的迹象,又赶紧道:“不过也还是怪我,没提前给你留个口信,后来药铺那边也给传来了消息,说是你有急事找我,只是等到我收到消息,派人去接你的时候,你已经离开淮州了。明菲丫头,你要相信,撇开隐瞒身份这件事情,其他的我绝对是对你以诚相待的。不但是对你,还有你们徐家,我都是想着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