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第759章 见礼

    徐大爷选择的落脚处取的是闹中取静之地,往来的闲杂人等并不多,实际上距离庆王等人所住的别院也并不是很远。

    阿铭自知理亏,见找不到机会去给自个儿师父通风报信之后,也没有回自己马车,而是老老实实地与徐明菲和魏玄待在一处。

    自打在淮州与徐明菲分开,阿铭与白老先生这边确实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事关朝廷大事,不能说的阿铭不说,徐明菲也聪明的没有问,而能说的阿铭就在去别院的路上挑着说了不少。

    听着阿铭说话,徐明菲面上不显,可耳朵却早早地竖起了起来。

    就这样,马车一路疾行,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终于在城东的一处别院停了下来。

    信阳府与京城那边的大体规划相似,城东居住的都是城中有身份有名望的贵人,白老先生所住的别院,还是安宁伯的府提供的。

    说起这个,又是一个让信阳府众多希望巴结上庆王的人羡慕嫉妒恨的一件事。

    信阳府的人都知道,宁安伯府名头上担着个伯府爵位,实际上一家子在朝中都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人,若不是宁安伯和他的几个儿子会经营,向来与人为善,这伯府只怕早就落魄了。

    要不然当初汪如玉也不能凭着自个儿晋宁郡王妃的名头,就能给宁安伯府的人难看。

    可谁也没有想到,往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宁安伯府居然搭上了被圣上钦点主理盐政一案的庆王,让庆王住进了属于宁安伯府的宅子。

    要知道,自打庆王来了信阳府,这信阳府中有幸能见到这尊大佛的人可谓屈指可数,宁安伯府这一手,可是羡煞一干人等。

    庆王摆明了专心查案不见其他不相干的闲杂人等,那些想要巴结庆王的人明面上走不通路,背地里掉头使劲儿往宁安伯府身上使劲儿,别的不求,只求宁安伯府的人能够牵一下线,跟庆王搭上点关系。

    因此,近来这一两个月,宁安伯府门前可谓车水马龙,平日里亲近不亲近的人家,但凡能说上话的人,全都一股脑儿地跑来凑热闹了,倒是搞得宁安伯府上下颇有应酬不过来的感觉。

    徐明菲一行人去往别院之路,正好经过了宁安伯府的大门,目睹了宁安伯府那热闹了场景。

    “徐三小姐,到了。”马车一停稳,阿铭便率先下了马车,殷勤地为徐明菲撩起了车帘。

    他本来还想着要不要更殷勤一点抚徐明菲下马车的,只不过有魏玄这个护花使者在,哪里有他多表现的功夫,连手都还没来得及伸出去,就直接被紧跟着下了马车的魏玄挤到了一边。

    看着一身贵气的魏玄将徐明菲小心翼翼地扶下马车,被挤到一边的阿铭龇了龇牙,也不敢吭声,颇有些没趣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转身为二人引路。

    负责守门的侍卫都认识阿铭这个庆王身边的第一红人,见阿铭出去一趟居然还带了人回来,虽说心中有些好奇,但都十分有分寸地没有多做询问,干脆利落地给放了行。

    既然人都已经走到门口了,出于某种不可说的心态,阿铭紧紧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彻底抛开了要去给白老先生通风报信的念头。

    一行人走进大门,绕过影壁之后,也没去正堂,由阿铭领着直往书房而去。

    这要换了其他人,这么大大咧咧地往庆王的书房去,那是绝对不行的。

    可有了阿铭这个总所周知的庆王身边第一红人引路,一行人通往书房的路可谓是畅通无阻。

    别说有人上前询问了,就连他们都走到书房门口了,外头候着的侍卫见着阿铭了,居然都没有先往里头通报一声的意思,还十分熟稔地帮着打起了竹帘,方便众人往屋子里走。

    看着眼前这一幕,原本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庆王,而稍微有些紧张的徐明菲,突然就放松了一些。

    别的不说,阿铭在外头的身份变了,可对方那行事作风,看着还是跟以前一样,唯一的区别,可就是多了个打帘子的侍卫。

    “师父,我回来了。”阿铭一走进书房,还没看清楚里的情况,就开始出声喊道。

    庆王,也就是白老先生,这会儿正坐在书案之后研究刚从京城那边送来的信件,听到阿铭那熟悉的声音,眉头一皱,眼皮子一撩,就没好气地开口道:“你个臭小子,我不是说了好多遍,在这里不要叫我师父,要叫王……”

    后面那个爷字还没能说出口,原本还板着一张脸的庆王看着从阿铭身后走出来的徐明菲,立时惊得一下就从书案后站了起来,猛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磕巴道:“明、明菲丫头,你、你怎么来了?”

    “臣女徐明菲,拜见王爷。”徐明菲也不回答庆王的话,挺着背脊,错开阿铭,往前一步,作势要给庆王行礼。

    庆王看到她这个动作,身子当即一抖,以一种他这个年纪的老人家少有的速度,一个箭步从书案后头冲了出来,冲着徐明菲大喊道:“打住打住,明菲丫头,你别这样!”

    虽说庆王的反应已经够快了,但两人之间到底隔了一个书案,在他冲到徐明菲这边之前,徐明菲就利落地行礼完毕了。

    “哎呀,你这丫头,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庆王看着一本正经向着自己行礼的徐明菲,有些牙疼的吸了一口气的,回头看到还傻站在一边的阿铭,当即就甩了对方一记眼刀,火道,“你这小子,平日里就知道耍嘴皮子,这个时候怎么跟个木头桩子一样了,也不知道拦一拦!”

    阿铭对上庆王的怒火,缩了缩脖子,呐呐道:“我、我这不是也没来得及嘛……”

    “动作这么慢,要你这个徒弟何用?”庆王一边伸手将徐明菲拉起来,一边吹胡子瞪眼地对着阿铭道。

    “刚才还让我不要叫师父,这会儿又自个儿叫我徒弟了……”阿铭这会儿也不敢太过贫嘴,只能小声地嘟囔道,“自个儿心虚,就火撒到我的头上,真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