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第243章 同归于尽(1)

    “哗!”

    徐红鸾的身影在夜幕下化作一道疾影,速度之快令人咂舌不已。

    萧逸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一记粉拳在视线中越来越大。

    “砰!”

    他甚至来不及作出任何躲闪,脸上就传来一阵麻痹感。

    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萧逸这下恼怒不已,那双英气的眸子当中,熊熊怒火,汹涌燃烧着。

    不过他并没有冲昏头脑,短短几秒交手,萧逸深刻体会到眼前这个女人的真正实力。

    想到这里,心里不由苦笑。

    可笑自己先前还用阵法困住人家,合着人家压根没拿出实力,在逗他玩,就像是在戏耍一直蚂蚁。

    “为什么我这么弱,为什么你们都在逼我!”

    “我只是想过平平凡凡的生活,我不想参与你们的破事,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呸”

    萧逸揉了揉被打的左脸,吐出一口血污,伶俐的眸子紧盯着徐红鸾。

    “呵呵”

    徐红鸾嘴角轻轻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那是一种蔑视,绝对压制的蔑视。

    在她眼中,蚂蚁的挣扎,无论多么汹涌,都是徒劳,她只要轻轻抬脚就能碾死。

    忽的,她的目光不由一凛,眉头轻轻蹙起。

    身前半米处,萧逸望着她,身体倒着一步步后退,方向正是起潮的海岸。

    脑海当中划过这样一道闪电。

    莫非他知道求生无望想要自杀,念头刚起她又摇头否定。

    萧逸的目光告诉她,这个人不会是那种软弱之人。

    蓦地,一道危机感应如同电流,一瞬间划过脑海。

    “呵呵,现在想走,晚了”萧逸冷然说道。

    话音刚落,只见原本就汹涌澎湃的海水,竟然卷起一记巨浪,呼啸着冲向徐红鸾。

    海浪宛如一骑绝尘铁骑,势不可挡,顷刻间不仅是萧逸,就连徐红鸾也被卷入。

    徐红鸾只觉得自己被一辆上百码的重卡迎面撞上,脑海翁翁炸响。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纵使她身手不凡也来不及躲闪,从萧逸后退,到浪潮卷起不过短短十几秒而已。

    一切发生的太快,直到此刻她终于知道萧逸目光的怪异是什么。

    那是一种决绝,一种同归于尽的决绝。

    “噗”

    后背传来一阵剧痛,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徐红鸾迷迷糊糊就晕了过去。

    此时的萧逸也好不到哪去,刚才的那道阵法,用尽了他体内仅存的一丝元气。

    身体浸泡在海水中,想要睁开眼睛,不知道那个变态的女人中招没有,可是却发现,自己连眨动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算了,不想了,好累,好像睡,我是要死了吗?

    ……

    定海西郊。

    “咯吱嘎吱!”

    摇椅的响声充斥在古色古香的小楼中。

    摇椅上躺着一位鹤发老者,他两鬓有几缕白发,不过双眸却伶俐逼人,没有半分老态,反而隐隐间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势气莹然。

    “哒哒!”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从脚步声可以听得出,这个是一个女人的脚步声,轻盈而柔缓。

    “什么事!”

    女人脚步声虽然轻缓,老者眉头还是微皱,他喜欢安静,在他的住宅,不能有任何的近现代机械,不能有任何的噪音,那样会让他心情烦躁。

    “小姐失踪了”

    “你说什么?”摇椅的‘嘎吱声’随着女人的开口戛然而止。

    “小姐失踪了,我们找不到任何的踪迹”

    “她去了什么地方?”

    零号犹豫着,清冷的脸上漫上一丝局促,平时她虽然骄狂,谁都不放在眼里,也唯有眼前这个人能够让她心生拘谨还有害怕。

    她的任务就是跟着徐红鸾,这次徐红鸾失踪,可以说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小姐说找到了杀她虫蛊的人”说道这里,零号顿了顿,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徐福,但她看到的只是一个背影。

    “小姐不让我跟着!”

    小楼陷入了寂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徐福摆了摆手。

    “你下去吧!”他的语气平静无波,听不出任何的异样,甚至没有怒气。

    零号并没有离开,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下去吧,红鸾的脾气我知道,让她去散散心也好”

    “可是…我担心小姐会有危险!”

    “呵呵”徐福转过头,可以看到,他浑浊的眼眸当中透着一丝苦涩。

    “危险?”

    “零号,你知道红鸾是什么修为吗?”

    被叫作零号的女人摇摇头说道,“不知道”

    可以听得出,她语气当中有一些轻视,显然她并不认为徐红鸾厉害到哪里去。

    “呵呵”徐福也毫不在意。

    转过身,负手而立,望着蔚蓝天空,仿佛陷入了深深回忆当中。

    “我曾经差点死在她的刀下”许久之后,徐福喃喃自语。

    零号顿时瞪大了双眼。

    如果不是这话又徐福亲口说出来,她是一百个不信,要知道,徐福可是聚顶修为。

    聚顶是什么,那是站在金字塔最顶端一群人,他们一人可屠师百万,诸雄时代,聚顶高手不过千人而已。

    灭世之战过后,更是铩羽大半。

    现在徐福竟然说,徐红鸾竟然差点杀了一位聚顶高手,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直到现在,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徐红鸾总是一副高高在上,总是用一种蔑视的目光看她。

    原来在她眼中,自己一直都是一只蝼蚁,可笑自己还轻视,觉得她不过是靠着徐福。

    “吩咐下去,让5号盯紧朱军,加快事宜进度,我们时间不多”

    “朱军,最近有点出阁,我们要不要……”说着,零号作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徐福摆了摆手,淡然说道,“想要狗听话,就给他啃骨头,小角色,翻不起风浪”

    零号俯首点头,“我知道了”。

    紫荆城,议员大院。

    朱军一家,妻子陈丽红今天穿了身大红连衣裙,透着成熟少妇风姿韵味。

    此时她正端着水果拼盘,信步芊芊走近。

    正厅中,四人端坐,郑国华正跟朱军举杯痛饮,显然两人都情绪高涨,妻子张慧琳也不劝谏,完全放任,看得出开,她脸上也洋溢着舒展笑容。

    “这次吞掉大美人会所,我的碧水云天在定海真正的一家独大,哈哈,痛快”

    “想想白佳那女人的脸,我就畅快”

    朱军轻轻碰杯,他也有些喝高,不过经常走官场,他没有郑国华那股商人的粗狂。

    “一个女人而已,没有王斌做后台,她不过是只任人揉捏的蚂蚁罢了,我想捏死她,轻而易举”

    郑国华忙恭维道,“嘿嘿,那是,那是,姐夫可是定海最年轻的议员,她一个小女人,根本不放在眼里”

    “等到年后大选,那是,整个定海还不是姐夫的天下”

    郑国华说着又倒满了一杯酒。

    朱军刚被吹捧得有些飘飘然的得意表情,蓦地一僵,脸上表情闪过一丝不自然。

    “年后大选?呵呵,就算作到一把手又如何,那个恐怖的老头,自己能够摆脱他吗?”

    “行了,行了,少喝点,等下还要吃饭呢”见两个男人都有些喝高,陈丽红制止了还要痛饮的两人。

    想起不该想的人,朱军的情绪也低迷了不少,妻子劝酒,正好顺道收势。

    “国华,那批药材怎么样了?”

    抿了一口陈丽红递过来的茶,朱军看着郑国华淡然问了句。

    郑国华楞了楞,然后才道,“那批货啊,最近给天花坏血病闹得,所有药材都被扫货,一时间我也凑不齐啊”

    天花坏血病,朱军也知道,甚至隐隐间知道的更多,重重迹象表明,这病菌跟那个恐怖老头有牵连。

    “你尽快弄到”

    “好,我知道了”郑国华点点头。

    顿了一下,让酒劲缓缓又道,“姐夫,你弄那么多药材干嘛”

    其实这句话,郑国华早就想问,只是碍于重重原因,一直没有问出口,这次接着酒劲顺口就问了出来。

    碧水云天会所是朱军授意开设,可以说,碧水云天能够作到红火,都是朱军在作推手。

    起先,他还认为,朱军收购大批药材是用于会所,不过渐渐的,郑国华发现,很多药材根本就不是用于美容这块。

    不仅货量大的吓人,郑国华不傻,很快他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朱军授意他开设这个美容会所,不过是用于洗药,挂着会所的牌子,大肆收购药材,在外人看来,这一切都很正常。

    朱军,并没有回答,而是身体轻轻一侧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酒劲上来还是什么。

    “国华,什么药材啊?”

    对于朱军收购药材的事情,作为枕边人的陈丽红并不知道,不由问了句。

    郑国华这会儿酒劲也清醒了不少,暗恼自己多嘴。

    讪讪一笑,随便扯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陈丽红跟张慧琳有心觉得奇怪,不过也没多作过问。

    如果有心人梳理一遍的话,会发现,徐福在定海下了一盘大棋。

    药材收购,失踪人口,病菌现世,这一切串联在一起,是一场惊天阴谋。

    这一切,已经跳出局的萧逸并不知道,如果他知道自己苦苦寻找的小丫头嫣嫣又出现了,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此时的他,正被海水推波着,随着海水正向着一座岛屿飘荡而去,而岛屿的的南面,一位身穿红色连衣的女子正缓缓睁开了她那双秋水碧波的眸子。

    她的眸子当中透着茫然,她坐直身体,摸了摸后脑。

    “呀”

    一阵剧痛传来,女子不由轻声叫了句。

    睁着迷茫的双眸,看看四周,金色的沙滩,如同麦田,黄灿灿一片,浪声夹杂着海鸥的啼叫充斥着在耳边。

    “这是那里,我是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