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第229章 往事成追忆(1)

    任凭红衣女人多强悍,此时身体无法动弹,虽有生吞萧逸的恶念,奈何…

    萧逸缓缓伸出右手,呈爪状,目标直指红衣女人挺拔峰峦。

    “喂,你想干嘛,死变态,别碰我”

    难道这混蛋想占自己便宜。

    红鸾只觉得脑海乱糟糟一片,隐隐间竟然有一丝害怕。

    她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自己竟然会怕眼前这个,刚才还被自己打得落花流水的混蛋。

    可是看着那作怪地魔爪离自己胸脯越来越近,心脏‘砰砰’乱跳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候,小腹传来一阵剧痛。

    萧逸握爪成拳,毫不留情一拳打在她身上。

    红鸾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真正发疼。

    猛然抬起头,迎面却是萧逸那张可恶到极点的嘴脸,满脸堆着得意贱笑。

    “八婆,真以为小爷八百年没见过女人啊,就你这两坨肥肉,我还不稀罕摸呢”

    “怎么样,这一拳滋味不错吧,嘿嘿~”

    红鸾双目圆睁,透着冰冷杀气。

    “两坨肥肉,不稀罕……?”

    萧逸的话,让她一时间咬牙切齿,埋汰人,也不能这样埋汰吧,真是太可恶了。

    忽的,萧逸绕到她身后,红鸾只觉得后背被人轻点了几下,不痛不痒。

    有了先前的教训,她可不认为萧逸这么作没有道理。

    果然,半秒过后,她对身体的掌控完全失去。

    除了嘴巴,她甚至连转头都作不到。

    萧逸拍了拍手,转回前方,两人四目相对。

    “哟,还瞪我呢,信不信我让你连眼皮都动不了”

    “你混蛋~”红鸾骂道,随即猛的闭上嘴巴。

    她明白,萧逸这是故意的,让她嘴巴能动,肯定是想要逼问什么。

    她才不会说呢,大不了就死呗,反正活着还……

    对于红鸾的举动,萧逸毫不在意。

    有些话,憋在肚子里太久,不吐不快。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回应他的是红鸾冰冷的眸子。

    “你……”

    自己被她搞得全身伤上加伤,换来一张扑克脸,萧逸顿时感觉这买卖太亏。

    拼着当肉盾被打的体无完肤,这才能够在三不知鬼不觉中封住红鸾的经脉穴道,让她无法动弹。

    这付出跟回报,完全不等价啊,萧逸顿感郁闷到死。

    “好,不说是吧,信不信我把你扒光了扔大街上,供大家欣赏”

    说话间,嘴里‘啧啧’有声,托着下巴抿嘴道,“瞧瞧,这身段,这脸蛋,可惜了,可惜了”

    “一副臭皮囊而已,你别想从我嘴里知道什么”

    红鸾面色沉静如水,一脸地淡然之色。

    那一副模样仿佛就是在说,你爱咋滴就咋滴,我不在乎。

    “我……”萧逸咬着牙,一脸郁闷到极致的表情,憋了好半天才吐出一个“靠~”字。

    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一瘸一拐,倒是有几分寒碜。

    月影如水,微风抚起,波澜不惊,萧逸的脚步很慢,似乎在信步游园,不骄不躁,迎着夜风,走向无尽黑暗。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萧逸喃喃自语。

    都到了这个地步,冰儿死了,而我恐怕也……

    就算知道幕后黑手又能如何,报仇,十之八九是飞蛾扑火。

    也正是想到这些,萧逸才转身离开,红衣女人是谁,为什么杀他,这些知不知道又有什么。

    报仇不现实,只能是徒增烦恼罢了。

    夜幕下,萧逸的身影,显得十分萧瑟,佝偻着,远远看去,像个流浪汉。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许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将自己掩埋吧。

    “咳咳咳”

    嘴角溢出丝丝血渍,看着手掌,忽的萧逸想到了那个奇怪纹身。

    那是师傅留下来的唯一东西,一时间触景思迁。

    缓缓顿下步伐,靠着海岸边的一颗树坐下,仰望着夜空,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师傅,你在哪,你知道吗?我要死了…”

    “如果师傅在天国就好了,那样我们又能在一起了”

    “呸,萧逸,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师傅那么厉害,怎么会死呢!”

    他的目光深邃,宛若一滩寂静湖水。

    忽的,一阵滔天大浪声响起。

    萧逸蓦地坐起“涨潮?”

    举目眺望,果然,潮汐来了。

    “坏了…”恍惚之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快步离去。

    “轰轰轰!”

    海浪击打着岸边的石块,沙滩,海水一点点升高。

    不过半刻功夫,红鸾的小腿已经被海水侵透,红色的长裙因为湿透的原因,黏在了身体上。

    “动啊,动啊,你到是动啊!”

    她内心当中一时间,焦灼不已。

    任凭叫唤,大脑发出的指令,身体根本就不执行,除了嘴巴,她失去了各个器官部位的控制权。

    “呼啦啦”

    又是一道大浪掠过,顿时将她全身打湿,这下连头发也被侵透。

    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水鬼,呵呵,老天爷还真是喜欢作弄人,明知道我最讨厌水,竟然让我死在水里。

    红鸾眨动了一下眼睛,想要把冲进眼睛的海水挤出来。

    “红鸾,你就要死了,怕吗?”

    她目光平视前方,似在跟人对话,又似在质问着自己。

    “死——对于我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

    蓦地,她的眼眸当中泛起一丝雾气,目光深邃,仿佛陷入了久远的回忆当中。

    浪花打在她身上,海水漫过腰间,她都无知无觉。

    ……

    “丧门星,你个小丧门星”

    “打她,打她,滚出我们村子,滚出去,你跟你妈都是丧门星”

    “一个臭不要脸的贱人,被野男人搞大肚子,把我们村的脸都丢尽了”

    “一个贱女人,还教出一个小贱人,偷东西,我打死你,打死你……”

    ……

    这是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女孩,脸上乌漆墨黑,不过轮廓分明,已经有人艳倩之资,待到大几岁,定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美人胚子。

    一群成年人将她围中间,有人冲她吐口水,有人对她谩骂。

    甚至有的小孩冲她扔石头。

    小女孩蜷缩成一团,任凭踢打,辱骂,都死死抱住怀中的一包草药,死不放手。

    她瘦弱的身体,发着抖,小脸苍白,双目空洞,但隐隐间却充满了倔强,她没有哭,没有叫,只是默默承受着这一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