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第227章 死里逃生(2)

    “看来,我不仅要挖掉你的双眼,还要缝上你这张臭嘴”话语间隐隐透着固执怒意,想来是萧逸的话,的确是惹恼了她。

    “呀!”

    “难道你偷偷亲过我,不然怎么知道我嘴巴是臭的,说,是不是偷偷暗恋我很久了”

    说道这里顿了一下,眉毛轻佻,一脸的邪笑,“嘿嘿,放心,只要是美女,我都不会拒绝”

    萧逸嘴上口花花,心绪却在飞速的运转着,思考着对策。

    硬碰硬,自己估计一百个都是死得多,打,打不过,跑,显然也跑不掉,一时间萧逸头大如斗。

    “烟花易逝,飞雪易融,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加珍贵,你想说话,就多说说,好好呼吸呼吸空气,不然等会儿”

    话到这里,红衣女人蓦地转头,望着潮水,淡淡又道,“不然就没机会了!”

    萧逸一脸吃土表情,憋了半天才吐出一个字“靠”。

    这女人油盐不进啊,打定主意要弄死他,这下可麻烦了。

    “呼啦!”

    萧逸矮身,伸手抓了一把沙尘丢向了红衣女人,然后仓皇逃窜。

    几个闪身间,身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红衣女人并没有着急追,嘴角轻轻浮现一抹淡笑。

    “下三滥~”

    望着夜幕,无尽的星空,她喃喃自语。

    “哒哒哒”

    白皙的玉足,踩在沙滩上,她脚步轻缓,宛如漫布,不急不躁。

    然而,就是这么慢悠悠的行走,眨眼间身影便消失。

    萧逸沿着大海往北走,躲进了乱世群,望着周遭,大小不一,凌乱陈列的石头。

    这是一个藏身的好地方。

    “呼”

    毕竟重伤之体,萧逸靠着一块石头,呼呼喘着粗气,额头渗出茂密汗珠。

    “嗖嗖!”

    还来不及,停歇片刻,身后就刮过一阵清风。

    不用说,那红衣女人已经追来了。

    “姐姐,你说属狗的吗?”

    萧逸一脸郁闷之极地转头,望着正矗立在一块大石头上的红衣女人。

    这一转头不要紧,可一抬头可就要了老命。

    女人所处位置正好是萧逸斜上方,从地下往上看去。

    “唔~”

    萧逸只觉得一股热流又脑门而下,直冲鼻腔,似乎有某种液体要流出来。

    脑海当中,忽闪着两个字,“红色,红色,红色…”

    女人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走光,一脸淡然,居高临下,俯视着萧逸。

    仿佛她就是女皇,只要大手一挥,千军听令,败将必亡。

    “你是逃不掉的,”她语气平淡如水,透着不可置否的坚定。

    “谁说我逃不掉了,啊呸,我哪有逃,要不是我受了伤,早把你屁股打开花了,跑,开什么国际玩笑,小爷会怕你一个女人”

    这话说出口,萧逸自己都不相信。

    一提到屁股,萧逸又忍不住抬头,海风不时会轻抚而过,裙摆轻轻摇起,里面风景,美不胜收。

    “靠,这女人是妖精”

    萧逸忙转头,他怕自己最后不时被红衣女人打死,而是自己流鼻血流死。

    “看来你是不想说话了,是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了吗,那好吧,我送你上路”

    红衣女人说完,飞身而下,萧逸只看到眼前红色声音以上,耳边随即传来呼啸之声。

    “嗖嗖!”

    “靠,世界很美好,你丫的才不留恋呢”

    萧逸大骂女人不要脸的同时,身形往旁边一块石头奔去。

    避开的同时,脖颈传来一阵刺痛,一只白皙的芊芊玉手,擦着脖颈而过。

    伸手一摸,“血”

    如若不是躲避及时,那只好看娇嫩的手,会不会已经插在自己后脖颈。

    想到这里,萧逸不由身体一颤,打了个暴戾,一阵的后怕。

    萧逸还来不及喘息,眼前红芒又是一闪,萧逸大叫“不好”

    紧要关头,也不管周遭有什么,能抓到什么是什么。

    一块石板横在胸前,那道红芒撞击在石板上发出“砰”地一声巨响。

    萧逸双眼突兀,骂道“靠,你的伞是国外进口的吧”

    看着那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油纸伞,萧逸是瞠目结舌。

    油纸伞打在石板上,伞没事,石板开裂了,这开什么玩笑呢,这不科学啊。

    “砰”

    萧逸还在惊楞间,油纸伞如同一柄利刃,转头了石板,直击在萧逸胸口。

    “噗”

    那一瞬间,萧逸只觉得,自己被一辆以两百码急速行驶的车,迎面撞上。

    身体内脏顿时感到一阵翻江倒海。

    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噗’地喷了出来。

    “哗啦”

    红衣女人,姿态优雅的释释然收手,打开油纸伞,萧逸喷出的血渍溅在油纸伞上,她一点都没有沾染到。

    这一幕看的是萧逸咬牙切齿。

    “大爷的,你是有多嫌弃我”

    捂着胸口,萧逸窜进来石林群。

    这女人简直就是变态啊,萧逸只能寄希望与这片海岸边的石林,希望错综复杂,紧罗密布海石林能够局限一下女人的行动能力,让他有机会逃走。

    大小不一的海石,模样各不相同,有的还呈现十分怪异的形状,想必是涨潮的时候被海浪冲刷形成的。

    萧逸背靠在一根圆木粗细的海石头后面。

    还来不及喘息,心里一阵不安危机感随即传来。

    他没有丝毫犹豫停留。

    矮身蹲下就地放了个滚。

    “砰”

    他刚离开的后一秒,那根石柱拦腰断裂,一柄红色的油纸伞插在断掉半截的石柱上面。

    “嘶~~”

    见状,萧逸猛地倒吸一口冷气。

    这什么伞,也太逆天了,人家利刃削铁如泥,你这破油纸伞,扎穿石头如扎纸片啊。

    “你为什么要逃!”

    红衣女人几次失手,眉宇间隐隐凸显一丝不耐烦,有些恼怒。

    “神经病,不逃,等着被你宰了,你以为你是谁啊,要杀我,我还伸着脖子帮你架好刀等你杀我不成,你不是脑子有病,就是有坑”

    对于萧逸的谩骂,女人也不恼,脸上没有哪怕一丝一毫被激怒的表情流露。

    她语气平淡如水,“明知道逃不掉,明知道必死,你为什么还有作徒劳挣扎”

    “早死,跟晚死,有什么区别吗?”

    说话间,她眨巴了一下秋水般的美眸,似乎很想知道萧逸的回应。

    “呃”萧逸是一脸的无语加郁闷。

    不过表情很快消散,取而代之是邪邪的笑容。

    “嘿嘿,是不是徒劳,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嗯?”

    红衣女人突然神色一愣,心底隐隐间竟然升起一丝危机感,这让她很莫名其妙。

    徒然!

    她双目一怔,眉宇间流露出一丝凝重之色,沉默几秒,嘴里吐出两字,“阵法?”

    “嘿嘿,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笨女人,你真以为小爷是好欺负的不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